跳至正文

中国官方宣传已将这个国家带进了一个平行世界

北京本周发现了五个新冠病例,据说病毒的源头竟然是来自韩国的进口服装。于是当局下令,接触过这批韩国服装的人士,必须每周接受一次核酸检测。《法兰克福汇报》报道称,这一切听起来本来荒唐可笑,但偏偏很多人对此深信不疑,甚至为这类让人哭笑不得的伪科学理论站台的学者也大有人在。这篇题为《习近平的平行世界》的报道写道:

“这一切再次凸显了中国宣传机器的强大力量,疫情爆发两年以来,中国的官方宣传已经将这个国家带进了一个平行世界。基于基本常识的理性思维已经被宣判为人民公敌。科学研究必须屈从于当权者习近平的一纸命令。对习近平而言,防疫政策早已演变成了’有序的中国’和’混乱的西方’之间的一场制度抗争。

最明显的例证就是几天来中国最繁华都市上海的防疫举措。成千上万名身着统一制服的医务人员,从全国各地开赴上海,正是为了显示中国政府的操控能力。毫无疑问,这的确是中国与西方的众多差异之一。长期以来,上海市的防疫措施一直都是尽可能将对民众生活的影响降至最低,该市也以此为傲。然后,新增病例急剧增多之后,中央政府接管了该市的疫情防控。于是乎,精准防疫的原则很快被吃苦耐劳的防疫精神所取代。

同’混乱的西方’截然不同,在传说中的’有序的中国’,所有新冠感染者,不管有无症状,无一例外都会被无限期地关进隔离中心。至于集中隔离可能会提升重症几率,则并不是需要关心的问题。在一些隔离中心,感染者为抢夺被褥、食品和饮用水而大打出手。毕竟为这座人口两千五百万的大都市同时提供足够的后勤补给,令有关当局感到力不从心。尽管如此,政府非但不允许市民出门自行购买生活必需品,以缓解压力,而是将上海作为重要教训,要求中国其他城市提前准备好足够的隔离床位。”

过去两年当中,党的清零策略一度曾受到民众的广泛支持,因为这一政策使中国避免了大量的新冠死亡病例。然而奥密克戎病毒变异毒株的出现却使情况出现了变化,清零策略令经济和社会付出的代价越来越高。自杀率上升,新冠感染之外的其他病患更无法得到及时的救治。文章最后写道:

“尽管一些仗义执言的科学家早已提出相关建议,但当局为何不肯根据疫情的变化调整防疫措施呢?过去两年以来,中国领导层一直在向民众灌输这样的观点,所谓的’与病毒共存’理论正是西方颓废堕落的明显例证。任何对现行防疫政策的调整,哪怕只是允许感染者居家隔离,都有可能会被理解成’习总书记重要指示’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是否坚决执行习近平强硬防疫路线,已经成了考验党政官员忠诚程度的标尺。无论是对香港民主运动的打压,还是中国政府在俄罗斯侵略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都能看出这样一个模式:同美国开展制度竞争俨然成了中国政策制定者的唯一动力。”

《商报》发表题为《清零政策的桎梏之下》的报道,认为中国严苛的防疫措施已经对全球经济产生了影响。文章写道:

“拙劣的危机管控不仅令当地民众怨声载道,国际企业当中的不满情绪也在蔓延。欧盟商会西南区代表巴根纳斯科( Massimo
Bagnasco)批评到,沟通渠道很不畅通,政府部门发出的信息相互矛盾。

鉴于深圳政府多次实施局部和全市性的停摆措施,欧盟商会驻深圳的副主席成克尔(Klaus
Zenkel)也批评当局缺乏远见和应变能力。他说,无休无止的旅行限制和停摆措施正在使中国陷入孤立状态,国际企业也正在失去对中国的信任。”

即时新闻:中国官方宣传已将这个国家带进了一个平行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