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疫情求助:我的父亲在酒店隔离期间去世

上海疫情求助:我的父亲在酒店隔离期间去世

我尝试克制悲痛的情绪,尽量说清来龙去脉。

可我人微言轻,只望蝴蝶振翅能引来台风,刮去阴霾,让我父亲的死水落石出、还他一个公道。

这是一篇问责,我想问清楚,究竟谁来为我父亲的死负责。

三月二十七日,家父因与阳性密接,被收容于曹阳路1518号大都会海逸酒店隔离点。

家父心脏一直不太好,常备保心丸。

我和姐姐虽然担心,但家父总说在隔离点一切安好,我们悬起来的心才放下。

四月四日当天具体发生什么,我们只能努力拼凑,但我愿意以承担一切法律责任为前提,将我所知道的经过陈述出来。

17:20分

家父在服完药后,心脏却突感不适。

由于没有【隔离点值班医生】的联系方式,家父用私人手机,尝试拨打【隔离点值班民警】电话,让【隔离点值班民警】呼叫【隔离点值班医生】,试图自救。

(此信息来源于【家父手机通话记录】、【隔离点值班民警】以及【隔离点值班医护】)

无人应答。

17:21分

家父用私人手机拨打120以求救治,接通。

120接线员告知,私人拨打120并不能派救护车进行急救,必须走程序,即:先联系【隔离点值班医生】,由【隔离点值班医生】联系120,才能派救护车。

无果。

(此信息来源于【120接线记录】)

17:29分

家父用私人手机拨打110,接通。

110总线几经周转,最终联系到【隔离点值班民警】。

(此消息来源于【110接线记录】以及【隔离点值班民警】)

17:38分

【隔离点值班民警】联系到【隔离点值班医生】,【隔离点值班医生】得知情况。

17:40分~19:35分

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何种事实,哪怕是现在,我们也无从知晓。

【隔离点】单方面给出了当时的经过:

第一,【隔离点】在18:20分联系到【隔离点专派救护车】。

第二,【隔离点值班医护】通过客房电话,不停地询问家父身体情况,并给予自救指导。

不过,他们口径一致地给出了一个事实:17:40分~19:35分,确确实实没有任何【隔离点值班医生、护士】来客房询问家父情况、看护家父。

并且,家父的同事就在客房对面,18:02时,同事叫家父,无人应答。

同事便自行去吃饭了。

19:35分

救护车致电【隔离点】,表示已经快到了,并让【隔离点值班医护】做好准备,收拾家父的行李。

此时,一位【隔离点值班医生】来到家父客房门口,敲门无果,并借用房卡打开房门,然后关紧了客房房门。

不久,又一位【隔离点值班医生】来到客房,进入房门后,关闭客房房门。

(此消息来源于【家父十几位同事】)

19:50分

救护车到来,【救护车的急救人员】带担架、心电设备来到客房,而此时的心电图已经是一条直线了。

接着,【急救人员】用担架将家父抬进急救车,赶往普陀区桃浦路的利群医院。

(此消息来源于【利群医院的记录】)

20:42分

姐姐接到值班民警电话,说家父被送去医院抢救。

20:49分

我也得知此事,安慰姐姐后,偷偷地给家父打了电话,未接。

20:50分

家父回电了,电话那头是【利群医院的医生】。

他说,家父走了。

当天晚上,我们来到医院,办好了死亡证明。

我们一无所知,我们想知道真相,所以我们想见家父,想拿到家父的遗物,搞清楚家父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们得到的回复是,尸体由于曾是密接者,不让见。

遗物由于曾属于密接者,暂时不让拿。

由于太过蹊跷,我们多次报警,最后来了四五辆警车,终于得到一个答复:明天见遗体,明天拿遗物。

这已是我们最大的争取,至少有个准信了。

到了次日,我们穿着防护服,见到了家父,也看见家父身上的抢救痕迹。

接着,利群医院开始告知我们,这里尸体不能存放48小时以上,必须尽早火化。

我们想做尸检,我们想要个明白。

当天,利群医院的领导要见我们,并语重心长地说了许多,比如现在环境下没有机构可做尸检之类的。

我也确实不忍家父开膛破肚,最后就答应了火化。

殡仪馆来了以后,因为尸体曾是密接者,不愿意来太平间接家父。

在他们的拜托下,我推着家父,来到殡仪车前。

因为尸体曾是密接者,没有设置尸牌。

我至今也忘不了工作人员的那句话:“你确认这是你父亲吗?确认我们才能带走。”

随后我打开了裹尸袋确认遗体。

呵呵。

后来,我们设法联系各单位、部门,我们想要得知实情,换来的却是互相推诿。

只有民政局给我们指了一条明路,让我们联系到桃浦街道,开了一次线上会议。

隔离点说:人必不是在隔离点死的,因为救护车不拉死人。

医方解释:国际上来说,人停止心跳后的30分钟都是抢救时间,只有30分钟后才能正式宣告死亡。

当时急救人员在酒店用过心电图,已经是一条直线了,但考虑到还有救援的可能,所以才抬上救护车,赶往医院。

而现在,已经没有有关部门再联系我们了。

我们去联系他们,也只有一个答复:很同情、等流程。

写到这里,我终于能带一些情绪了。

家父从不让人担心,什么事都自己抗着,留给我们姐弟的只有乐观爽朗的笑容。

所以姐姐来电时,我说:“没事,这不有急救人员嘛,肯定好好的。”

我没想到他在生死关头,都不愿给我和姐姐打一通电话,他一定是想扛过这关,把这次小小的风波瞒住、不让我们担心吧……

可是爸,你要我们怎么接受这样的结果?它不尽人事啊…倘若有【隔离点值班医护】在17:40~19:35之间上门看护你呢?倘若【隔离点专派救护车】在18:20指派,18:50到达呢?我不敢想啊!因为可能会有更好的结果,你可能还能站在我面前啊!

说等流程,那是不切实际的,真相只会慢慢积灰,取证只会越来越难。

而且这已经暴露出隔离点救护上的弊病了,我们家属怎么能接受不了了之?怎么能接受这弊病不除?

我的诉求只有一个:

请与本案无关、且具有调查力度的机关部门告诉我、亲口告诉我,家父究竟因为什么疏漏而死!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以下评论由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络:

矮矮的高冷:跪求在座各位嘴下留德,我们已经承受了失去父亲的痛苦,也提供了相关的手机通话记录截图,我们没有必要去捏造不真实的事情

请叫我谢同学:最恶心的三个字,走流程。

noah2077:从上到下都是政治凌驾于科学之上,未来应对新冠更科学措施为什么需要老百姓的命来填[哭]

QHC小哲:当今社会最致命的几个词“我做不了主”“请示下领导”“要走流程”“还在审核”

再上一碗螺蛳粉:把所有的力量和资源都给了清零新冠,屁民果然只有被支配的份儿。

长宁谢广坤:#停止政治暴力#

荷花香满径:还有比新冠厉害百倍的病,他们的命就该为这个政治妖魔化的新冠让道?这是什么行为?杀人不见血的行为吗?新冠上海没死一个人这段时间,而病人被没完没了的封控和被抢走医疗资源倒是死了好多,请问同是病人,一个病入膏肓,一个没有症状,傻傻老百姓被专家吓得分不清,高层呢?

年迈的白鸦:关键点:“120接线员告知,私人拨打120并不能派救护车进行急救,必须走程序”,建议定这种规矩的领导尽快自杀

Lucifer:你要知道你看到的只是一个会发微博的案例 同时这件事随时都能发生在你家人身上

干炒老严:到底还要无视多少并非死于新冠却最终死于新冠规定的人?

今天也被狠狠屏蔽:今日不为他人鸣不平 明日何人为我诉不公

即时新闻:上海疫情求助:我的父亲在酒店隔离期间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