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第5轮对俄制裁频留后路 纽时:欧洲已经吃不消

欧盟今天就侵乌对俄国祭出第5轮制裁,禁止输入俄煤首度触及敏感能源领域。但这次较前几轮更难达成共识,且仍不乏例外与豁免,凸显欧盟制裁力度濒临自身的临界。

“纽约时报”指出,第5轮制裁含有涉及44亿美元的俄罗斯煤矿禁令,要求即刻在新合约生效。但在德国坚持下保有让旧合约继续4个月的过渡期,从而削弱对德、俄双边的冲击。

此外,欧盟执委会原本雄心勃勃打算禁止所有3500艘由俄国公司所营运的船只进入欧盟港口,后来也限缩成只针对悬挂俄罗斯旗帜船只,打击面瞬间只剩1/3,大量俄企运营但悬挂低税负国家旗帜的船只仍不受影响。

复杂情况也反映想禁止俄国石油、天然气的挑战艰钜。尽管乌克兰大声疾呼、美国和越来越多欧洲成员也支持全面禁止,但不少欧盟国家依赖俄罗斯石油与天然气甚深,不愿见供应突然削减。

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波瑞尔(Josep Borrell
Fontelles)6日在欧洲议会发表谈话时说:“我们虽已援助乌克兰近10亿欧元,看起来很多,但我们光每天付给蒲亭的天然气费用就是这个数字;自开战以来我们给乌克兰10亿欧元供御敌,相较之下却已付给俄国350亿欧元。”

开战后一度重贬的卢布,最近几周兑换美元和欧元的汇率已反弹至战前的水平,虽部分原因是俄罗斯央行采取资本管制和其他干预措施,但不可否认卢布回涨必与外部大量买进有关,一些欧洲国家已软化立场,愿遵照莫斯科要求以卢布支付天然气。

莫斯科的官员昨天称俄国目前仍挺得住西方制裁。俄国总理米舒斯京(Mikhail
Mishustin)说:“搞这套战略的人相信靠制裁就能在几天内击垮我们的经济,他们的如意算盘始终没打着。”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培斯科夫(Dmitri S.
Peskov)今天告诉媒体,想要俄国煤矿者大有人在,“很显然,煤依然是非常受欢迎的大宗物资,欧洲人不要,自有其他市场会要”。

即时新闻:第5轮对俄制裁频留后路 纽时:欧洲已经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