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俄军的如意算盘 乌军应避免大规模会战 采取这战略…

张宇韶

乌克兰拥有内线作战的条件,面对即将到来的新攻势,绝对避免与对手进行大规模的会战或野战。图为遭俄军猛轰的马立波。(美联社)

俄国在乌克兰战场上似乎陷入了困境,开战之初所设定的战略目标几乎无一达成。北方战线的关键是快速拿下一二大城基辅与哈尔可夫,在瘫痪乌克兰的政经中心后,逼迫泽伦斯基迁都或流亡海外,如今这位总统不仅持续领导其军民奋勇抗敌,甚至在首都对世界民主国家发表动容的演说,当英国首相强生造访战地与他漫步在基辅街道时,这个画面就是粉碎普京大内宣的最佳利器。

南方与东部由于有克里米亚与乌东亲俄势力,因此在开战之初俄军略有斩获;莫斯科在政治上透过“假公投、假独立、真併吞”让乌东两国脱离乌克兰主权,这个剧本既是过去2014年克里米亚的翻版,也是未来普京在乌克兰遂行“两韩模式”的样板;差别在于南北韩是以三十八度为界,乌克兰则是以第聂伯河分裂成东西。

此外,循著克里米亚半岛地区入侵的俄军,在第一阶段战事爆发时即夺下赫尔松此重要河港城市,除了希望将东南战线连成一块外,更希望达成控制黑海与亚速海将乌克兰变成内陆国家,最后沿著第聂伯河北上,夺下包含扎波罗结等重要城市,最后从南方对基辅进行战略包围。

遗憾的是,俄军在东南战线会师的如意算盘,被坚守至今马立波所打破,如今这个指标性城市不仅有普京急欲消灭的亚速营,乌克兰守军还能透过城市的存在威胁黑海舰队的军事行动。另一个部分,俄军在拿下赫尔松本希望左迴旋夺下南布格河出海口尼古拉耶夫,并以此为跳板佔领乌南最大城市奥德萨,在乌军的抵抗下俄军的战略迟迟无法完成。

俄军的如意算盘 乌军应避免大规模会战 采取这战略…

马立波这个指标性城市不仅有普京急欲消灭的亚速营,乌克兰守军还能透过城市的存在威胁黑海舰队的军事行动。(美联社)

开战一个多月以来,俄罗斯军队的态势就是北方深陷泥淖,东部进展有限,南方攻势受阻,战事的进展打破了普京一开始透过闪击战瓦解乌克兰抵抗意志的目标,当这场战争演变成消耗战时,战况的天平已经巧妙发生变化;尤其俄军在战场上损兵折将、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开始奏效、各项战争军事物资源源不绝进入基辅时,普京得在战略与战术上进行调整。

众所皆知的是,俄军日前在北线全面撤退,为下一场战事进行新的部署。深入观察、莫斯科与其说是撤退,不如说是战略转进,试图将北方的军队逐次调往东部与南部战线,因此兵员整补与后勤补给是当务之急。然而从先前的从东部战区调兵,徵召十三万新兵入伍,要求犯人加入“惩戒营”,瓦格纳与真主党佣兵合作等迹象来看,俄国的战争机器显然出现耗竭的状态。

在俄国调兵遣将后,乌东战场俨然成为下一个主战场之所在。因为这裡具备战略、政治与经济三层的价值。就战场态势观察,乌克兰在东战线出现了一个新的突出部,这让俄军出现南北夹击围歼的战机,这种状态与1943年德军夺回哈尔可夫与别尔哥罗德的战况十分接近,诱使夏天时德国中央、南方集团军发动库尔斯克会战消灭红军的突出部位置。

莫斯科若想要发动大规模的野战或钳形攻势,首先就必须拔掉南方马立波所存在的军事威胁,因此首要目标就是倾全力攻佔这个城市。一旦俄罗斯完成大规模歼灭乌克兰军队、佔领乌东地区后,前述的“两韩模式”与掠夺顿巴斯的经济资源的政经成果自然构成普京结束战争班师回朝的条件。

俄军的如意算盘 乌军应避免大规模会战 采取这战略…

莫斯科若想要发动大规模的野战或钳形攻势,首先就必须拔掉南方马立波所存在的军事威胁。图为马立波遭轰炸的卫星图。(美联社)

面对俄军新的战略部署,乌克兰的处境比较像是曼修坦在1943年初的状态。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之后,红军除了想要切断南方集团军A、B集团军在顿河与外高加索之间的联繫外,更在攻陷哈尔哥夫一举南下佔领札波罗结的指挥部,达成围歼南方集团军的结果。曼修坦的因应之道就是採取著名的后退战略防御,在消耗弱化红军的攻击矛头后,利用其补给线过长、攻击动能下滑的弱点,透过装甲部队与掷弹兵进行反击,同时收复哈尔可夫再度取得战略主导权。

乌克兰拥有内线作战的条件,面对即将到来的新攻势,绝对避免与对手进行大规模的会战或野战,而是仿效曼修坦的战略防御作战,充分发挥灵活的调动,发挥战场的局部优势打击对方攻击箭头,待其攻势受挫后使其陷入消耗战的僵局,等待局势变化才是乌军最高战略指导原则。

即时新闻:俄军的如意算盘 乌军应避免大规模会战 采取这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