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靠疫情发财的,不怕遭到报应吗?

最近网上在流传一张上海团购的群聊截图。

主要内容是,有人靠做团购生意一个月赚了三千多万。

具体操作很简单,只要你租到货车,用关系找到货源供应商,再逐个联系上海各社区或小区建立起商业链,就能做起暴利的生意。

由于疫情,各类蔬菜的进货价都比平时便宜,但卖出去的价格却可以提高十几倍。

比如一个食材礼包卖 500 元,其成本只有一半。

她还表示,目前在上海卖高价菜的中间商大有人在。

至于她自己,四月份九天内就净赚「908 万」。

这个图从常识来看,怎么都像是假的,老徐一开始也不信,因为最近谣言太多,官方澄清的速度已跟不上传谣的速度。

但是,目前没有见到类似的辟谣。

而直到我去深扒之后,才发现这些消息不是空穴来风。

现实,更为疯狂。

比如,有网友发现各大外卖软件上都开始卖菜了,但卖菜的不是超市,而是一些平时做菜或做面的商家。

购买物资的操作和平时点外卖没有任何区别,并且基本都标明隔天就能配送。

靠疫情发财的,不怕遭到报应吗?

但价格,真的太贵了。

就拿软件上的价格来说,几十份起送的蔬菜加一只鸡 170 元;一份 14 斤的普通青菜要价 160 元。

其他团购里,连作为佐料的小米椒,都卖到了 140/ 斤。

靠疫情发财的,不怕遭到报应吗?

这架势,我还以为是世界末日没物资了。

再比如,有网友发现小区门口来了一批橙子,居然一箱要 650 元。

靠疫情发财的,不怕遭到报应吗?

更绝的是,这种物资倒卖的风气还渗透到了校园当中。

上海某高校内,有学生在朋友圈高价售卖自己囤的物资,并美名其曰是自己的囤货。

靠疫情发财的,不怕遭到报应吗?

价格表中,可乐去到 10 元一瓶,泡面 20 元一桶,奥利奥和薯片则溢价到 30 元一盒。

靠疫情发财的,不怕遭到报应吗?

更让人无语的是,实际上这些物资都是他私自出楼,去学校围墙和外头接应入的货。

价格贵不说,光是校外的货品多半都没有消过毒。

一旦沾染上病毒,后果可想而知。

靠疫情发财的,不怕遭到报应吗?

但在这些人眼里,他们不惧怕任何后果,只想着如何在疫情下多捞点油水。

甚至只要你动了这些中间商的奶酪,他们就会用阴险的方式来巩固他们的垄断地位。

有网友说,自己好不容易和其他业主整了个蔬菜团购,结果一觉醒来发现菜买不到了。

原因仅仅是团购价格太低,被竞争对手用某些理由给举报了 …

最终,为这个小区提供菜源的厂子也被隔离封锁,里面的菜出不来只能烂在库里。

靠疫情发财的,不怕遭到报应吗?

以上信息,目前我都没有见到来自官方层面的辟谣。

那就是说,或多或少,绝对有人在上海疫情当中发了一笔国难财。

这让我想起 2020 年疫情初始,全国各地最缺的东西就是口罩。

于是,打起口罩主意的人来了。

比如,吉林当地船营区的某药房,原本单价五毛到一块的口罩,十片却卖到 150 元。

即便有市民投诉,老板也大言不惭地说现在抬价是对的。

靠疫情发财的,不怕遭到报应吗?

再比如,广西。

有人在微信群里以卖口罩为由实行诈骗,3 天净赚 11 万。

操作手段就是在对方付款之后,简单粗暴地将其拉黑。

靠疫情发财的,不怕遭到报应吗?

当地有的药店,还拿口罩和其他药品捆绑销售,并起名为 ” 流感套餐 “。

靠疫情发财的,不怕遭到报应吗?

这些事例,真的太多了。

但老徐想告诉那些此刻在发着国难财的人,你们会有报应的。

像我刚刚提到的这些倒卖口罩的,几乎都被处理了一波。

2020 年 1 月,北京丰台区一药房在特殊时期,把进价 200 元 / 盒的口罩卖到 850 元。

被当地市场监管局查处后,被罚了 300 万。

靠疫情发财的,不怕遭到报应吗?

另一边,天津津南区一药房也因发国难财,拟被罚款 300 万元。

涉嫌经济犯罪的相关人员,也被移送公安机关。

同年 3 月,上海有人囤积口罩 40 万只、酒精消毒液 60 多吨。

口罩 3 毛一只收购,4 到 10 倍出售,卖了 290 万只;消毒液 10 元 1
升收购,五倍价格出售,卖了两万瓶,赚了差不多有 1000 多万。

被查处后,他们被当地公安依法刑拘。

靠疫情发财的,不怕遭到报应吗?

能通过这种哄抬价格赚到钱,尤其是赚到大钱的,几乎都被秋后算账。

不止钱没了,人也进去了。

回头去看现在的上海,

是因为缺物资了所以他们才能奇货可居吗?

不是。

以今天官方通告的数据来看,截至 4 月 11 日,已累计向上海供应蔬菜 1.8 万吨,米面 850 吨,肉蛋 500
吨,还无偿支援了蔬菜等食品 5400 多吨。

怎么多粮食供应给上海,怎么会出现「没菜可吃」呢?

老徐认为有两个原因。

1、政策缺陷。

昨天,顺丰同城小哥「日入过万」上了新闻,缘由是现在叫跑腿都需要加小费才有人接单。

一天赚的钱,胜过此前一月。

对于这种行为,老徐我没有想要批判的意向,当然,我也没想支持。

因为据我看到的,并不是所有选择叫跑腿的家庭都是家缠万贯,纯粹是因为他们出不去小区,买不到东西又没办法不给。

这明显,就是政策下的缺陷。

既然选择了封控,却没法保障「最后 100 米」的配送,搞得像资本国家一样谁多出钱谁就能获得食物。

这没错,但是在原本物资不缺乏的时刻,是否是哪里出了差错呢?

上海,是不是该意识到呢?

2、人性使然。

现在很多上海人的心态是特殊时期不敢喊贵,有的吃就已经很好。

甚至很多人在有菜吃的情况下,心里还是害怕什么时候又没菜吃了。

心理饥荒,也开始了。

老徐真的很心疼。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一个城市的温度,体现在非常时期,人民的权利是否能得到保障。

这群恶臭发国难财的人,只因手里掌握了渠道或权力,就弃人性而不顾。

不仅没有为城市和国家做出一点贡献,反而置同胞于更不堪的境地。

你们这样发财,对得起那些安分守己在家配合,努力不为国家添麻烦的老百姓吗?

诚然,任何灾难面前都会有发国难财的人。

但是,如何让这些人得到最大的惩罚,如何以儆效尤让他们不敢发国难财,如何制定好措施让这些人无国难财可发。

这些,也是政府该做的呀。

我们始终是社会主义,不能疫情面前到了上海就变了个样,更不能让上海人吃这个闷声亏。

不是每个上海人,都住汤臣一品。

写这篇文章,老徐也是想给那些人提个醒:别再心存侥幸了。

此事过后,国家一定会对你们进行秋后算账,甚至还会比之前打击口罩更严。

即使侥幸躲过了,我也相信你们这些发国难财,一定会遭报应的。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小人的下场,最后一定是可悲的。

即时新闻:靠疫情发财的,不怕遭到报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