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跟快递员聊了聊,终于知道我为啥收不到货

周六下午 4
点左右,电商园侧门,程勇把快递车开到树荫下,停车关电,往座位上一歪。掏出烟点上猛吸一口,缓缓吐出烟雾,仿佛也从身体里深深地叹出一口气。本该快递车川流不息的侧门,本该响个不停的接单系统,此刻安静得只剩程勇手机里传出的短视频声。

这样 ” 空闲 ” 的日子,程勇已经过了 31 天,也是他隔离复工后的第 19 天。

3 月 9 日,浙江杭州新增 1 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该病例在顺丰速运余杭中转场工作。随后的 3 月 10 日至 3 月 13
日 8 时,杭州又陆续新增 48 例本土确诊病例,均在顺丰速运余杭中转场工作。这一轮由快递运输环节引发的疫情,给程勇带来了一周多的 ”
带薪假 “。按以往的疫情处理速度,隔离结束,快递业务也将恢复如常。

跟快递员聊了聊,终于知道我为啥收不到货

杭州一处顺丰网点门口停满了快递车

然而,返岗的程勇发现,快递停摆的情况变得更糟糕了。

” 本来以为复工就好了,谁知道江浙沪这边疫情越来越严重,很多地方收不到也发不出。”
说着,程勇给小巴看了商家快递信息群的消息,这是一个由商家及不同公司快递员组成的微信群,此刻群内不断有人发出 ”
全网暂停派送城市网点汇总 “” 系统停发更新 “” 网点停发表 ” 等文档。

跟快递员聊了聊,终于知道我为啥收不到货

快递交流群截图,来源:受访者

如同奔流不息的江河,滋养着沿途的植被,快递员是千万看不清面孔的存在,他们在各自负责区域流转上午从站点接收快递去派送,下午从客户处收取快递带回站点分拣装车,每天以
” 件 ” 为单位获取 1 — 2 元的提成。随后快递跟随物流链条,在货车、转运中心、网点、快递员间流转,盘活整个线上生意。

现在,江河被一座座水坝拦截。

自 4 月 8 日起,上海、安徽、陕西、河北、辽宁、西安、河南、山东、浙江等 10
余个省市高速实施管控封闭,部分收费站出入口暂时关闭,部分服务区也宣布关闭。

另外,据正点财经报道,目前全国超 2000 个快递网点停发,快递物流板块受到影响。

作为快递物流链条的起点与终点,快递员们有的被封控在家,有的虽行动暂时自由,却如程勇般 ” 清闲
“。他们所面临的是收入锐减、失业等危机,而与他们连接的,是同样艰难度日的快递网点及损失惨重的电商卖家。

快递只是物流经济分支中的一个小环节,但在疫情的持续影响下,整条快递生态链都在经受考验。

” 想开了所有快递员,自己送货 “

下午 6 点半左右,程勇带着今天揽收的十几个快件回到网点:” 以前同事都羡慕我,跑电商园那块区域,揽收多,每一个件我能有 2
块钱左右提成。但这一个月收入比之前少了有上万元。”

到达网点,程勇根据收货地址,将快件进行区域分拣,小巴注意到,有一部分快递被统一堆放在了角落,而那边,已有几个积压快件。

” 这都是熟客让我们帮忙寄到上海、江苏那些地方的,只能等有机会再发,发不出去就先放着。” 程勇解释道。

前文提到全国有超 2000
个快递网点停发。发件网点停发,意味着收件网点将无法接收快件,而网点及快递员绝大部分收入,恰恰源自收件派发

跟快递员聊了聊,终于知道我为啥收不到货

上海,全副武装的快递小哥在运送物品

对此,程勇给我们算了一笔账:”
现在我们每个区域每天都会少四五十个件,每个件派费一块多,相当于一个月的派件提成就少了三千多。”

他所提到的派费,即派件费,是快递发件网点支付给派件网点的派件费用。像通达系这类加盟制度快递,一般由发件网点付给总部,总部根据全网及各区域具体情况进行调节,支付给派件网点(总部代收代付),再由网点支付给快递员。

在这一过程中,快递的运费也在 ” 揽收业务员—发件网点—总公司—收件网点—派送业务员 ”
中流转,成为快递生态链各个环节,尤其是终端业务员及网点的主要收入来源。

程勇的老板叶露露,是个 1994 年的宁波姑娘,大学毕业后便跟着男朋友来到杭州,用家里资助的 10
万块钱,开起了快递站。

” 每天早上司机会去分拨中心拉属于我们网点的货,然后让快递员去送,晚上 8 点前再把站点收到的件拉去分拨中心发货。”
针对收发货流程,叶露露介绍道。

而最近一个月,人员、流程都没有变化,由此带来的支出也没有因疫情影响而减少。叶露露表示,除了 4 个快递员每人每月 4500
元的底薪加上拉货司机每月 6000 元的工资外,每月还需支付 3 万元房租,向分公司仓库支付 1000
元左右的场地租用费,用于租固定场地装卸货。另外还有快递三轮车租金等其他费用。

” 我手底下的区域还算可以,以往每个月能有 5 万左右纯利润, 现在估计只剩 3 万不到了。” 叶露露看了眼办公室外继续说道,”
要是再这么下去,都有点想开了快递员,让我家人来杭州我们自己送货了。”

在这场快递停摆中,快递员、快递网点收入减少是最直观的现象,而支撑网点乃至快递企业基础收益的商家群体,则是被忽略的
” 受害者 “。

订单少三分之二,发一件亏一件

在叶露露的客户群里,有一个顶着柴犬头像的 ” 阿土姑娘 ” 格外活跃,每天从下午到晚上,闲聊吐槽都少不了他。

虽然微信名叫姑娘,但 ” 本体 ” 却是个做文玩生意的 85 后复古男青年。之所以这么活跃,阿土说他已彻底心死躺平:”
江浙沪已经发不出快递了,危险地区也不能卖,生意不好,时间充足,要是不找同病相怜的‘倒霉蛋’们说说话,更焦虑。”

跟快递员聊了聊,终于知道我为啥收不到货

快递不配送地区,来源:受访者朋友圈

2013
年,文玩行业兴起星月菩提投资热潮,一串普通品相的星月菩提手串,甚至可达上万元。就是在那个时候,初入职场的阿土决定炒了老板鱿鱼,创业做文玩生意。

” 工作室加上我一共 3
个人,我们是直接买原材料自己打磨串珠再销售的。一开始是微信上卖,后来开了淘宝店、抖音抖店,属于跟着风向走的老电商人了。”
阿土向我们介绍道。

据了解,阿土卖的手串均价 200 左右
,正常情况下最高一天销售额在一万二左右,最近由于疫情原因快递停发,直接导致交易额减少三分之二,成交率减少四分之三。

除单量较少外,即便快递能顺利寄出,在运输过程中同样存在无法防范的风险。

4 月 4 日,央视新闻报道北京朝阳区新增 5 例阳性病例。4 月 9 日,北京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 4
例,均为确诊病例;朝阳区 1 例、丰台区 3
例。随即,北京本地宝发布北京三区具体范围,作为快件通往北方的重要集散点,位于丰台区的北京南站同样在封控区内。而此时阿土寄往河北的一串手串,已在北京南站中转站等待了一周。


我寄出的时候收货地是没问题的,到北京有疫情,因为消毒之类的管理,速度慢,也能理解。谁知道最后干脆封控了,这一等估计十几二十天,手串肯定会反油变花,就贬值了。
当问到快递停发管控带来的影响,阿土发来了大段大段的 ” 吐槽 “。

跟快递员聊了聊,终于知道我为啥收不到货

快递分拣流水线上对快件进行单件消毒

群内另一个做饼坯生意的卖家,同样被快递管控所困。由于商品属于生鲜,对时效性要求相对较高,一直以来发的都是顺丰。

但由于目前防疫要求,消杀步骤增多,导致时效性无法保证,顺丰已不接收生鲜快件。冒险发其他快递,中转站卡壳、退回等情况层出不穷,往往发一件亏一件。

” 大家基本都半停工状态,我工作室的员工也遣散了,准备回家躺平等待疫情结束吧。” 阿土最后说道。

快递为何 ” 垮 ” 在疫情第 3 年?

环环相扣的快递生态链打了结。

前文程勇、叶露露都提到,快件的 ” 一生 ” 要经历包括两边快递员、快递网点、总部在内的至少 5
个环节。而在这些环节中,还包含中转、分发、运输等多个细分步骤。

跟快递员聊了聊,终于知道我为啥收不到货

快件运输模式,图源:西南证券研报

一方面,由于多次发生快递外包装携带新冠病毒导致传染的问题,快递在运输过程中,增加了消杀环节。

据了解,按照《疫情防控期间邮政快递业生产操作规范建议(第七版)》《浙江省国际邮件快件疫情防控工作指引(试行)》等行业疫情防控制度,浙江快递行业在抓好进口邮件快件疫情防控的同时,抓好经营国内快件业务的企业疫情防控工作,加强司乘人员的疫情防控,分拣中心、网点场地、车辆都将执行严格消杀,作业时间和末端投放均有所延长。

而更重要的是,此次疫情重灾区与快递发达地区的高度重叠。

来看两张图,第一张是目前全国累计确诊病例地图,第二张是去年 7 月全国快递单量及各地区占比情况。

跟快递员聊了聊,终于知道我为啥收不到货

跟快递员聊了聊,终于知道我为啥收不到货

全国疫情地图(上)、快递单量占比图(下)

从两张图的对比可以清晰地看出,目前疫情最严重的东部地区,快递单量占全国总单量的
79%
。在东部,有着快递量连续多年排名靠前的义乌,电商发达城市杭州,通达系发源地桐庐,以及物流枢纽城市上海,据统计去年上海全市累计完成
37.4 亿件快递。

这就如同在快递链路上打了一个又一个结,快递从发件方到收件方的过程中,需要不断解开缠住的线路。

具体来看,受到疫情影响,江浙沪部分地区接连实施封控管理,电商无法处理订单,仓库无法发货。等到电商仓库解封,各地快递网点又因中转站在封控区等原因出现停发的情况。

” 现在杭州的韵达就全停了,因为中转站在被封的海宁市。” 叶露露给我们举了个例子。

与此同时,前文提到多地高速路口关闭,即使货物能顺利发出,承担物流跨省运输的货车司机也连人带货被堵在高速路口。

即便最终所有的结都解开,消杀、封控的等待时间,也将导致到达网点的快递不断积压,终端业务员派件运力有限,再一次延长了快递的时效性。

总结来说,由于快递物流链路的环环相扣,此次疫情暴发地点与快递发达地区高度重合,导致目前网购的商品,陷入了 ”
闯关式 ” 尴尬
境地:

买家下单,卖家仓库封了;卖家解封,物流网点封了;物流解封,收件方网点封了;收发两地均解封,路封了 ……

静待回暖

对快递员及网点来说,此时收件,是遭投诉的风险增加;对卖家来说,此时发货,则意味着亏损。

” 我 2020 年之前开的是另一家快递网点,因为被网店持续投诉,一个月就罚款 20 万,吃不消就关了换了现在这个。”
在快递行业摸爬滚打 5
年多的叶露露,中途曾换过加盟品牌。快递行业的投诉罚款,一直都令快递员及网点苦不堪言。

程勇拿买家最常见的诉求 ” 送货上门 ” 给我们举了个例子:”
公司规定下午要把当天的货全部派送完,每天好几百个件,每个都当面签收根本来不及。如果按客人要求放门卫或者门口,客人之后打电话问快递怎么显示签收了,或者放哪儿没找到之类的问题,就算是询问,负责这个件的快递员也要罚款
100。要是投诉到邮政那边,那就是 500。”

除此之外,快件遗失、损坏、变质等情况,都会通过责任划分向收件或派件的快递员进行罚款,一般来说需要承担货品价值 20%
及以上的赔偿,剩下的,则由网点负责。

” 现在物流这么慢,保质期短的货,送到就坏了,那客人就有可能投诉,我们收一个件才赚两块钱,赔出去几百,谁受得了啊。”
程勇叹了口气继续说,” 现在收件,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与此同时,物流处处卡壳,就连对时效性要求不那么高的商家也被迫躺平。

阿土告诉小巴,从上个月开始,已有 40 多件商品发出后停在中转站,客户一直收不到货申请 ” 仅退款
“。阿土将货款退给客户后,却无法追踪快件是否成功退回。往往在几天甚至十几天后,中转站解封,快件自动按原定收货地址给客户派送。

这种问题件的发生概率,阿土表示在 30% 左右:”
最近积压在中转站的快递很多,我也晓得找出退回件工作量不小,但我们卖家真的太惨了。干脆像 2020
年那会儿一样,全停了,也就死心。现在每天发快递都像在赌博,赌中转站、收件地会不会突然暴发疫情,赌输了,这笔订单就可能打水漂。

由快递员、网点、商家在风险下被迫躺平带来的影响,直接且迅速。

国家邮政局 4 月 2 日发布了 2022 年 3 月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经国家邮政局测算,2022 年 3
月中国快递发展指数为 251.1,同比下降 7.1%,其中发展规模指数、服务质量指数、发展能力指数、发展趋势指数分别下降
1.7%、8.6%、8.1% 和 39.1%。经营数据上,全国快递收入预计同比下降
4.4%,而单量、单价预计分别同比下降 2.5%、1.9% 。

跟快递员聊了聊,终于知道我为啥收不到货

图源:国家邮政局

时隔 3 天小巴再次联系阿土,得知他已回到庐山老家,叶露露则并未开除业务员:”
毕竟经营了这么多年,有一定的客户群,只要需求还在,总会好起来的。”

事实上,快递生态链卡壳带来的问题近期已经开始有序疏通。

3 月 14 日,拼多多发布公告,对部分收发货地址在受疫情影响地区的订单,实行 ” 延迟发货暂不赔付 ” 的政策。

3 月 15 日,天猫平台发布公告,考虑到疫情对商家店铺经营、物流发货产生的影响,在全国范围内暂停延迟发货的自动赔付。

4 月 10
日,江苏新闻报道,江苏省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指挥部办公室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全省邮政快递服务防疫情保畅通工作的通知》,强调:

各高速公路出入口、国省干线、城市道路、县乡道路不得禁止或限制邮政快递车辆的正常通行,不得禁止或限制快递网点正常运行,因疫情防控需要实施区域封控时,对邮件快件投递人员发放工作证或通行证等。

而在国家层面上,4 月 11
日,国务院发文要求各地区、各部门全力保障货运物流特别是医疗防控物资、生活必需品、政府储备物资、邮政快递等民生物资和农业、能源、原材料等重要生产物资的运输畅通,切实维护人民群众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具体要求有以下五点:

一要全力畅通交通运输通道;二要优化防疫通行管控措施;三要全力组织应急物资中转;四要切实保障重点物资和邮政快递通行;五要加强从业人员服务保障。

4 月 13 日,小巴将上述文件发给在老家躺平的阿土,他回了个大笑的表情,说:” 差不多了吧,再久真吃不消了。”

即时新闻:跟快递员聊了聊,终于知道我为啥收不到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