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封城后的外籍人士:“我想回国,但出不了小区”

上海是中国最国际化的大都市之一,有十里洋场的声誉。这里的外国人来自不同国度,为了不同的目的,做着不同的职业,过着不同的生活。但是在上海疫情持续、中国严格防疫的情况下,他们中许多人过上了相似的日子——困守家中。

拖家带口的他想回国

这是外籍教师布鲁斯(化名)在上海居住的第8个年头。上海封城后,他和妻儿被困在公寓里。布鲁斯迫切希望能回到自己的国家。

“自2019年以来,我就没有见过我的父母了,他们也从未见过我去年出生的二女儿。
我妻子的父母也从未见过他们的外孙女。”布鲁斯说。

虽然上海机场每天都有很多航班,但布鲁斯说,从家里到机场成了一段不可能的旅程。除了机票昂贵,还要克服三个障碍。

他对美国之音说:“首先,你必须被允许出你的公寓和小区去机场。在现阶段基本上,我们不能离开我们的公寓。我们楼关了,小区也关了。你真的没法出去。你必须请居委会批准。有一个特殊的通行可以让你出去,要拿到这些通行证非常有挑战性。”

布鲁斯去过居委会,还请大使馆和工作单位帮忙,结果都被拒。

其次是新冠检测。必须是搭机前48小时的阴性检测结果才有效,但检测的时间和出结果的时间都不确定,很难在上飞机前的限定时间内拿到测试结果。

第三是交通。布鲁斯说:“过去的几天里仍然没有前往机场的交通工具。没有地铁和公共汽车。没有出租车,没有优步。唯一运行的是上海机场一线,幸好离我家不太远,只有六公里。所以我们准备带着婴儿和孩子步行六公里到车站去。”

由于孩子年龄尚小,食品和饮水是布鲁斯家很头疼的问题。

他说:“上海的(自来)水一般是不能喝的,因为里面有重金属。。。一般我们喝瓶装水,所以很难买到。。。水的供应是当务之急。。。现在我们基本上必须通过网上食品购买服务来获取食物,但竞争非常激烈,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买到太多。我们已经订购了几样东西,但还没有到货。所以我们仍然完全依赖在封城前购买的食物以及政府发放的食品,但那些根本没有多少,远不足以养活一个四口之家。”

封城两周后,布鲁斯一直在吃罐头和方便面。“我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吃水果了,唯一的新鲜蔬菜是政府发放的。”

幸好有好心的邻居,大家非常团结。

布鲁斯说:“周围有些人,邻居们,非常乐于助人,自发地给我们鸡蛋之类的东西,还有一个人负责所有食物的购买,她联系了我,帮我买了几样东西。所以是的,当然有些帮助。但总的来说,我认为,小区里的人本来就很团结,因为,我们显然都在经历同样的事。”

即便如此,由于小区里婴儿不多,布鲁斯无法通过团购买到婴儿用品。

布鲁斯说:“我在团购中从未见过婴儿用品和水,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我们如何能够买到这些东西。”

独自被困 他生活在恐惧之中

布鲁斯有妻儿的陪伴和邻居的帮助,但欧洲来的博士生小马(化名)则没那么幸运。如果没有封城,他现在已经完成学业,踏上了归国路。封城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

他对美国之音说,他现在生活在恐惧之中:“我在这里感觉不安全。
我害怕被绑架到中央隔离设施并被关在那里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我怕我的猫会被穿白色防护服的人打死。我担心他们不会让我去机场离开这个地方。”

“我是大楼里唯一的外国人,而且可能是整个社区中唯一的外国人。与同龄人隔绝对我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这里没有人跟我说话。”

如果说获得物资对上海本地人来说是难事,那对小马这种语言不通的外国人来说是难上加难。

“因为我真的看不懂中文,下订单对我来说更加困难,最后我就被落下了。要订购任何东西,我都不得不等到深夜,那时所有的中国人都吃完饭并开始休息。这对我的自我价值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最近,我的室友开始一起下大宗订单,但他们不帮助我,他们只是让我看着他们收到鸡蛋和蔬菜,而我所有的都是以前室友搬走时忘记扔掉的剩菜。”

小马只能依靠政府补给和学校获得食物。学校的食品包“主要包含方便面、一些新鲜蔬菜和猪肉罐头。我们从政府那里得到一些食物,但这些食物非常稀缺和随机。”

“我本应该完成博士论文的,但我的工作效率极低。前一个半星期都是因为饥饿。”小马说。

久居上海 他生意受阻

相比布鲁斯和小马,美国商人汤姆·沃德(Tom
Ward)在生活上似乎是轻松的。今年77岁的他已经在上海生活了24年,自称是上海本地人。

沃德说:“我想念能出门的日子,在附近小区散步,和朋友一起,享受我在上海的正常生活方式。我很怀念自己去挑我想买的东西。例如,在我家门外是一个很大的菜市场,我在那里买蔬菜,我和那个菜贩买菜也有12,13年了,他都认识我了,我去他的摊位,他知道我喜欢芦笋,总是把芦笋放在我的包里,我想念与摊贩建立的联系和友情。”

沃德承认,他现在的生活并不代表大多数上海人或中国人正在经历的生活。虽然他不认为外国人在上海得到了特殊优待,但是他说,“我只是认为我们有优势、经济和教育优势,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我们住在一个管理良好的综合大楼里,有一家专业的管理公司负责所有的维修、安全和服务。我们在市中心。居民大部分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专业人士。因此,我们很快就能够获得管理公司的帮助,并能够组成我们自己的采购团队完成采买。”沃德说。

相比之下,老城区和不懂上网的老年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沃德说:“一个较老的社区,本地社区,没有专业管理的社区,可能有老年人不会上网,他们没有在线账户,不使用互联网。也缺乏有组织的努力来获得物资供应。他们可能也无法表达他们的需求。”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沃德虽然生活上没有过多烦恼,但作为上海一家从事咨询行业的美商公司负责人,他的生意却因为封城而受挫。由于无法出行,他的一个大项目被推迟,这个项目占他全年一半的营业额。

沃德说:“我们刚刚与日本一家大型制造商完成了一个项目,他们想继续进行另一个项目。但是,他们想要面对面,而不是在Zoom上见面。
他们想要亲自面对面谈,敲定工作范围并启动项目。他们远在浦东。我们去不了,所以现在已经推迟了几个月。”

沃德这样的情况在外籍商人圈中并不少见。

上海美国商会近期做的调查显示,商会大多数受访者对上海封城的做法不满。

沃德是上海美国商会的成员。他说:“我知道有很多不满的外国人想离开,或者他们的家人想离开。尽管从某些方面说,我是华人社区的一部分,那些和我每天交流的人,他们表达了对封城的不满。但迄今为止,他们还没有表达出反叛的意见。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只是接受,没有人喜欢,但他们只是接受。”

据路透社报道,中国欧盟商会4月11日表示,已致函中国政府,详细说明中国对新冠的控制措施如何扰乱欧洲公司运作,并敦促中国修改政策,例如允许一些新冠患者居家隔离。

商会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签署的这封信说:“目前为遏制最近在中国爆发的新冠疫情而采取的措施正在造成重大破坏,从物流和生产一直延伸到中国境内的供应链。”

美国之音试图联系中国欧盟商会,但在本文发表前未得到回复。

封城值得吗?上海的未来在哪里?

科学数据显示,奥密克戎、BA.2等新的病毒变体虽然传播性强,但重症率死亡率大大降低。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人质疑封城的必要。

布鲁斯说:“绝对不值得封城。 为了在上海甚至没有造成一人死亡的事情而封城,对经济和公民福祉造成了巨大的损害。”

另一些人认为,香港今年二月以来疫情急剧恶化给了上海封城一个合理的理由。

同样被困浦东区的上海纽约大学访问教授、历史学家杰奎琳·阿密约(Jacqueline Armijo)说:“香港老人的死亡率很高。
人们已经计算过这在中国,特别是在上海可能意味着什么,我认为这是主要的担忧,这是一个合理的担忧。”

封城使上海经济停滞,许多人认为这有损东方明珠的声誉。

布鲁斯说,这次上海封城“显示一切自由都可能随时失去,严厉的措施可以落实到位。我认为,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外国人选择住在这里之前会三思而后行。”

但一些人对上海的未来充满信心。

沃德说:“这是一个坚强有活力的社区,它会恢复。。。但在完全恢复之前,要经历痛苦。”

小马说,上海这次封城能给中国其它地方提供的经验是,“如果你做一件事不起作用,与其更加努力地重复相同的操作,不如反思这个政策并尝试其他方法才是更明智的。”

即时新闻:上海封城后的外籍人士:“我想回国,但出不了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