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通胀失控、增长下滑…滞胀阴霾笼罩全球

各国基金经理都在为可能出现的更多坏消息做好准备,他们正在斥资数十亿美元进行对冲,选择向通胀挂钩债券、黄金和一些实物资产倾斜。

如果说持续的高企通胀已经让多国经济难以招架,那么伴随着经济增长下滑而到来的滞胀就更将成为他们的心中大患。

英国《金融时报》的分析显示,俄乌冲突之下,全球经济从新冠疫情打击中复苏的节奏放缓,今年或将遭受增速减慢和高通胀的双重冲击,也就是滞胀。

本月美国银行对基金经理的调查结果显示,对于全球增长的乐观情绪已降至历史最低点。并且滞胀预期跃升至66%,为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根据最新的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Institution)-英国《金融时报》(FT)追踪指数,不断上升的物价压力、供给扩张的下滑和市场信心的下降都将拖累大多数国家的经济增长。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Eswar Prasad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政策制定者将面临“严峻的困境”。

本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将下调对大多数国家的经济增长预期,恰逢各国财长和央行行长将在IMF和世界银行的春季会议上,讨论如何应对日益恶化的经济前景。

据彭博社报道称,IMF已经表示,俄乌冲突的爆发意味着将下调对143个经济体的增长预测—共占全球GDP的86%。

IMF总裁Kristalina Georgieva直言:

危机正在接踵而至。

经济冲击步步临近 风险对冲箭在弦上

英国《金融时报》认为,目前政策制定者必须弄清楚的是,如何应对迅速上涨的物价,以及在债务水平已经很高的情况下提高利率的危险。

Prasad认为,在通胀压力飙升和政策回旋空间有限的背景下,2022年或将成为“一个充满地缘政治调整、持续供应中断和金融市场波动的忧虑时期”。

布鲁金斯-英国《金融时报》全球经济复苏跟踪指数(Tiger)显示,自2021年底以来,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势头明显丧失,市场信心水平也从峰值回落,近期金融市场表现也有所下滑。

Prasad表示,虽然美国的需求端依然表现强劲,并且劳动力市场已恢复到疫情大流行前的水平,但高企通胀给美联储的物价稳定任务造成了巨大挑战,3月份CPI数据已经飙升至8.5%的40年高位。

Prasad对此指出:

美联储面临的真正风险是失去对通胀的控制,对此美联储或将被迫采取比它所暗示的更为激进的紧缩政策,而这增加了2023年经济增长明显放缓的风险。

而对于最易受到俄乌冲突影响的欧洲国家来说,市场信心水平更是急剧下降,并且他们还在努力减少对俄罗斯能源进口的依赖。

Prasad提及,在供给短缺的困境之下,很难随意推出政策解决方案并对其采取行动:

要使全球经济保持在合理的增长轨道上,需要采取一致的行动来解决根本问题,包括采取措施限制疫情大流行产生的破坏、采取措施缓解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以及推出更有针对性的举措,比如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支出以提高长期生产力,而不是仅仅提振短期需求。

彼得森研究所高级研究员Karen Dynan表示:

我们看到增长放缓的原因是,各国央行需要从目前非常宽松的状态下收紧政策,这样金融状况就会收紧,这将抑制需求。

Dynan预计今年和明年的全球经济增长将放缓至3.3%,而2021年为5.8%。

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及,高盛认为,美联储将面临一项艰巨的任务,即在不导致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情况下收紧货币政策,使通胀降温。

高盛集团首席经济学家Jan
Hatzius周日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美联储面临的主要挑战是缩小工作岗位和工人之间的差距,并通过收紧政策,在不大幅提高失业率的情况下减少就业机会,从而将工资增长放缓至与2%通胀目标一致的速度。

但目前实现“软着陆”可能很难,因为从历史上看,美国就业岗位和工人差距的大幅下降只发生在经济衰退时期。

与此同时,Hatzius预计未来两年美国经济收缩的可能性约为35%。

因此在这种背景下,各国尤其是欧洲的基金经理,都在为可能出现的更多坏消息做好准备,他们正在斥资数十亿美元进行对冲,其中不乏欧洲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Amundi和全球第二大基金管理公司美国先锋集团(Vanguard)。

据彭博社提及,Amundi首席投资官Vincent Mortier倾向于对全球股票采取中性立场,并在信贷方面采取防御性配置:

受到疲软技术面,央行支持政策取消、利率上升和经济增长压力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信贷将被要求进行防御性配置。持续的通胀则要求向通胀挂钩债券、黄金和一些实物资产等敏感资产倾斜。

需求释放或能抵御冲击?

但是彭博社分析指出,仍有声音表示,虽然可能出现滞胀前景,但是经济复苏仍是当前的主流,至少对发达经济体来说是这样。

摩根大通上周发布的分析报告显示,由于疫情大流行时期的刺激措施,发达国家家庭仍有11%至14%的收入可用于储蓄。

在劳动力市场趋紧的情况下,杠杆率处于数十年来的低点,收入以每年约7%的速度增长,这是今年下半年潜在经济增速反弹的催化剂。就像上文所述,虽然美国物价水平持续高企,但是消费者并不会“退缩”。

伦敦对冲基金和咨询公司Eurizon SLJ Capital的负责人Stephen Jen表示:

虽然我认为全球经济放缓的原因比重新加速的原因更多……然而,全球经济是否会陷入衰退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因为全球新冠疫情的消退应该会释放出巨大的被压抑住的需求,从而有助于抵消很大一部分不利因素。

即时新闻:通胀失控、增长下滑…滞胀阴霾笼罩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