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马克龙连任真实威胁 不称为“法国脱欧”的法国脱欧?

马克龙连任真实威胁  不称为“法国脱欧”的法国脱欧?

4月13日,现任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的极右竞敌马林勒庞(Marine Le
Pen)举行记者会,交代其从政以来甚少触及的外交政策,惹来各界关注。

虽然马克龙在2017年的次轮投票曾以66%得票击败勒庞,但这次却不会是当年“全民一致反极右”的剧目重演。根据《经济学人》综合民调的模型估算,以票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的综合民调,两人这次得票预计只有6个百分点之差,可算是叮当马头。《经济学人》也形容勒庞的胜算与特朗普2016年的低水平类似。

为免勒庞变成“法国版特朗普”,此前几乎准备“躺着赢”的马克龙已马上紧密到各地拉票,甚至深入勒庞票仓,游街与民众直接沟通,希望利用余下十数天的时间,争取到大量尚未决定要否投票和如何投票的选民支持。

同时,马克龙也表明愿意缩减其提高退休年龄的计划,甚至对以公投作决断保持开放态度,希望能够借此吸引到在首轮投票中以22%得票排名第三的左翼候选人梅朗雄(Jean-Luc
Melenchon)支持者在次轮投票中将选票交到自己的手中。

不过,由于马克龙“富人总统”形象根深蒂固,反对者立场几定,而其政策与梅朗雄也分歧甚大,这些“临急”之举到底有多大成效,值得质疑。

当马林勒庞成为法国总统已不再是空中楼阁之际,这位近年摆出温和形象的极右政客到底有何外交主张,就成为了外界的一大论题——特别是在俄乌战争正撼动整个欧盟的这个关键节点。

再次退出北约联合指挥

在13日的记者会上,对于北约,勒庞虽然表明法国不会退出,亦会尊重其共同防卫条款,却声言将会再次退出北约的联合指挥机制,亦不会将法国军队置于欧洲指挥之下。

其实早在1966年戴高乐将军治下的法国已退出过北约的联合指挥机制,直到2009年才重新加入。对于北约而言,此等冲击其实有限。可是,勒庞对欧洲军事指挥的反对,基本上将会使“欧洲军队”的梦想告终。这既是对北约、对美国的拒绝,也是对于欧洲整合的否定。

对于俄罗斯与欧洲的关系,勒庞认为当俄乌战争以和平条约解决之后,她将推动北约与俄罗斯达成战略性和解。她的理由是,如果欧美与俄国长期敌对,最终只会迫使俄国更加靠向中国,形成“超级强权”,而这对华盛顿也没有好处。

在短期政策上,曾声言自己与普京价值接近的勒庞,此刻表示支持西方的对俄制裁,却反对任何针对俄国能源的制裁,认为这将会推高物价,而民生开支正正是勒庞这次竞选的最重要议题。同时,勒庞也对向乌克兰输送武器持保留态度。

由于此刻欧美各国援助力度甚强,法国停止军援影响有限,但这却使欧洲更难合力加重对俄制裁。

相对于北约、美国、俄罗斯,“欧洲整合”才是勒庞最主要的针对对象。

另一个“英国脱欧”?

以往曾主张退出欧盟和退出欧元区的勒庞,此刻已放下了“脱欧”旗帜,声言要在留在欧盟之中改革欧盟。

然而,时代错配般声言“一个不伟大的法国就不是法国”的勒庞,却打着“不结盟”的旗号,希望迫使欧盟从“欧洲主权”的走向,退回至“主权国家联盟”的回头路。

在此,勒庞有两大敌人,一是布鲁塞尔的欧盟建制,二是法国历史上的竞敌德国。

对于布鲁塞尔,勒庞主张要把欧盟委员会变成一个由欧盟各国领袖组成的欧盟理事会的秘书处,夺去其各种权力,基本上就是要解除布鲁塞尔欧洲“类政府”的地位。

同时,勒庞也主张透过修宪给予法国公民在就业、福利、住屋等项目上的优先地位,超越其他欧盟成员国公民,同时减少法国对欧盟预算的付款,并在政府采购项目上面优待法国企业,增加对于法国农业的补贴,豁免欧盟与他国贸易协议中的农业条款,并在神根地区(Schengen)的各国国界重新建立边境检查。

这些主张全部都与欧盟共同市场有明显冲突。

当诸如波兰、匈牙利等国违反欧盟条约,布鲁塞尔尚有对于这些长年接受欧盟高额资助的国家作出惩罚的工具。对于法国,布鲁塞尔可算是束手无策。因此,不少评论都认为,一个不主张脱欧的疑欧法国,比一个主张脱欧的英国,对欧盟存亡有更大威胁。

对于德国,勒庞则继承了法德之间历史上的敌对情结,她指控前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治下的德国暗中建立“欧洲霸权”地位,声言她不会让民意反核的德国“毁灭法国的核工业”,指德国代表着“法国战略定位的绝对否定”,表明会中止所有德法之间的合作,包括两国在坦克、战机研发上的既有合作,以及预计于2040年成事的“未来空战系统”等等。

主张终结“法国对于柏林的盲信”的勒庞,将会为作为欧盟决策核心的法德同盟关系划上句号。

如果马林勒庞果真能在4月24日击败马克龙,这将会是继英国脱欧以后的另一次欧盟大地震,而欧盟也未必有能力应付这个始创国的背离。

有人认为,即使勒庞当选总统,其党派在本年6月的法国国会选举中也未必能夺得多数,这某程度上能对勒庞的执政构成限制。不过近20年来,法国也没有再出现府院分治(cohabitation)的情况,且法国总统在外交路向上有重大决策权,支持欧洲整合、欧盟自主的人对于勒庞当选的可能实在不应淡然处之。

即时新闻:马克龙连任真实威胁 不称为“法国脱欧”的法国脱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