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防疫“三驾马车”不同调 乱象责任全推给习

上海街头突然出现无声的抗议。本周日晚间,有人在市内挂出了反对清零和封城政策的标语。在寂静的街道,这些标语令人格外震惊。另外,官媒播出副总理孙春兰抵沪视察百年街道梦花街,却被揭是在一国企大厦的楼顶拍摄。

上海居民对市政府的“清零”及“封城”政策,似乎失去了忍受力。继上周“上海逝者”一文被封之后,本周日晚上,有居民在马路边的树干和交通灯灯柱上,绑着白底红字“逝者名单”、“人们正在死去”、“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以及“反对无限制封城”等标语。这些标语暗示这座有2600万人口的城市,死亡离每个人并不十分遥远。

上海防疫“三驾马车”不同调 乱象责任全推给习

 
左上:上海居民挂出“反对无限制封城”的横幅。 右上:上海居民抗疫当局网络封锁自由言论。
左下:昏暗的交通灯下标语写着“人们正在死去”。 右下:在中国互联网被屏蔽的《逝者名单》出现在上海街头。(网络图片)

抗议标语反映民间对封城不满

上海居民赵晓本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说,有人乘着夜色,将这些写好的标语挂在繁华区域,表达对封城的不满:

“现在上海的民怨非常大,比如说我有一个朋友她经历了武汉疫情,这次又在上海经历了疫情,比较倒霉。我们都去问她,上海和武汉哪个比较差?但是这次上海抗疫涉及到很多政治因素。”

正在上海指导抗击新冠疫情的中国副总理孙春兰,在过去两周忙于视察调研。官媒近日播出孙春兰抵沪视察“居民区”画面。其中孙春兰在听取介绍百年街道梦花街的电视画面,被居民发现是在国有企业上海豫园集团总部大楼顶楼的天台拍摄。

上海防疫“三驾马车”不同调 乱象责任全推给习
俯瞰孙春兰在豫园集团总部大厦楼顶,在全封闭状态下,听讲解员介绍百年老街。

中国文史学者张晴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说,近期上海疫情防控出现了从中央到地方管理的“三驾马车”,孙春兰在上海的行动似乎并不自如。他说:

“孙(副总理)、李(书记)、龚(市长)三个人各唱各的调,想让孙看的就给她看,不让她看的,她就看不着。她要去的地方被严格规定了的。再一个,各区县也是自行其事。清零派和共存派水火不容。看局势何时能到所谓否极泰来。”


据闵行区江南欣苑小区居民发帖说,该小区自从3月2日实施封闭至4月17日。所有居民经历了不下
30次的聚集性核酸检测,十多次的抗原检测,最近一周,更是一天一次核酸和抗原检测,终于把一个封闭一个半月的小区,测出阳性来了。对此,居民调侃道,“医护人员,你们辛苦了,市长同志您如愿了。”

学者张晴说,许多原本核酸显示“阴性”的居民,因多次下楼排队做核酸,导致阳性。他说,居民们排队做核酸检测,是爆发此次疫情的关键因素:

“一个是聚集性核酸检测,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跟外界接触,只有两个机会,一个是做核酸,一个是取快递,就是团购商品。”

上海防疫“三驾马车”不同调 乱象责任全推给习
左图:上海市徐汇、川沙两区下文,暂停图购至4月25日,以阻断病毒扩散。
右图:上海闵行江南欣苑小区居民封闭一个半月,核酸检测数十次,最近一次发现阳性感染者。网民嘲讽医护人员“您如愿了”。(网络图片)
 

上海多个行政区取消团购阻病毒

目前,上海的防疫政策可谓朝令夕改。徐汇区政府上周五(15)日发出《关于暂停团购的通知》,推翻了两周前鼓励居民团购食品的供应机制。通告称,为切断疫情传播途径,决定从本周一(18日)开始到4月25日,小区停止团购一周。张晴说,现在的政策可谓朝令夕改:“现在又说团购的车有问题(病毒)。”

上海居民郑先生对本台说,上海多个区政府都决定取消团购:

“川沙不准团购,老百姓又不敢吃政府提供的食品。政府的食品已经出现质量问题,比如梅龙镇集团提供的猪肉,出现质量事故。”

一居民两周无可口可乐哭泣求助

因为取消团购,上海一居民在群里抱怨喝不到可口可乐。她哭诉道:

“我等了一整天的可乐,都没有给我弄到,就把我的订购取消了,凭什么啊,我菜也可以不吃,肉也可以不吃,我就想要可乐。我两个星期了,我一杯可乐都没喝到过,喝不到可乐的心情你懂吗?”

即时新闻:上海防疫“三驾马车”不同调 乱象责任全推给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