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死守俄乌冲突关键地,乌军旅长突阵亡?

4月16日,马里乌波尔已被包围45天。

当天,俄罗斯军队向被困在亚速钢铁厂的乌克兰军队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其立刻投降,被乌军拒绝。第二天,俄乌两军再次在钢铁厂的废墟中展开殊死决斗。

俄军恢复进攻的同日,
顿涅茨克武装宣布,在11日到12日夜间的战斗中,他们挫败了乌克兰海军陆战队独立36旅(下简称乌独立36旅)从马里乌波尔伊里奇冶金厂突围的尝试,该旅旅长弗拉基米尔·巴拉纽克上校阵亡。

作为被围乌军中军衔最高、战斗经验最丰富的军人,巴拉纽克是马里乌波尔守军的重要指挥官。如果顿涅茨克武装的声明属实,这可能给马里乌波尔战局带来重要影响。

死守俄乌冲突关键地,乌军旅长突阵亡?

·战火中的马里乌波尔市区

死守俄乌冲突关键地,乌军旅长突阵亡?

视频引发疑问

为了证明巴拉纽克已死, 顿涅茨克武装在网络上发布一段特种部队伏击巴拉纽克部队的视频。

在视频中,
顿涅茨克武装使用无人机和夜视装备发现一支乌军,并与其展开夜战。随后,视频中出现了乌克兰士兵遗体和损坏的武器。其中遗体的制服上可以清晰看到乌独立36旅的臂章。不过,视频中并没有展示巴拉纽克的遗物和身份证件。

死守俄乌冲突关键地,乌军旅长突阵亡?

·一名阵亡的乌克兰士兵军服上的乌独立36旅的臂章

巴拉纽克阵亡的消息未得到乌克兰方面的证实。与此同时,乌克兰互联网上流传着另一则视频,据称是突围成功的巴拉纽克在亚速钢铁厂地下工事中拍摄的。视频中的“巴拉纽克”坦承,被围困的乌军缺乏食物和弹药。但他坚称“(我们会)守住马里乌波尔,直到最后”。

在视频中出镜的“巴拉纽克”胡子拉碴、声音沙哑、眼睛浮肿,与其战前照片中的形象迥异。 这让许多人怀疑他不是真的巴拉纽克。

死守俄乌冲突关键地,乌军旅长突阵亡?

·在乌克兰网络上传播的“巴拉纽克”(图左)视频

还有人质疑,4月14日,在与被俄方称为新纳粹组织的亚速营联合发布的“求救视频”中,乌独立36旅出镜的代表不是这位“巴拉纽克”,而该旅另一位军官谢尔盖·沃莱纳。如果巴拉纽克当时在亚速钢铁厂,他应当作为乌独立36旅的指挥官与亚速营指挥官一同现身。

死守俄乌冲突关键地,乌军旅长突阵亡?

·求救视频中的谢尔盖·沃莱纳(左)和亚速营指挥官普洛克彭科

这一系列存有疑点的信息,让巴拉纽克的命运成谜。而这不过是激烈的马里乌波尔围城战中的一个插曲。

事实上,早在俄乌冲突爆发第一天,马里乌波尔市便成为俄乌双方角逐的目标。3月2日,俄军实现了对马里乌波尔的合围。包围圈中有乌军守军四个旅,其中就包括巴拉纽克指挥的乌独立36旅。

在此后数周里,乌独立36旅与俄军在伊里奇冶金厂展开一个多月的拉锯战。作为指挥官,巴拉纽克行事冷静,依托防御工事打持久战,并因战功被授予“乌克兰英雄”勋章。

死守俄乌冲突关键地,乌军旅长突阵亡?

·躲在隐蔽工事内的乌克兰士兵

然而,随着物资补给和重武器消耗殆尽,缺乏准备的乌独立36旅一度面临崩溃——在阻击俄军坦克部队时,他们吃惊地发现,英国援助的反坦克导弹竟然打不响。士气大跌的乌军士兵,有50多人选择向俄军投降。

从4月开始,乌独立36旅出现力不能及的迹象。4月11日晚,巴拉纽克带领数百名乌军展开突围,意图转移到亚速营据守的钢铁厂。尽管突围遭到俄军和顿涅茨克武装阻击,仍有许多乌独立36旅的士兵抵达亚速钢铁厂。

一天后,俄军宣布攻占伊里奇冶金厂,并俘获1160名乌独立36旅士兵,其中约400人为伤员。4月13日,俄军攻占马里乌波尔港口。亚速钢铁厂就此成为乌军最后的据点。

作为乌军的防御重心,亚速钢铁厂占地约11平方公里。冷战期间,为了保障钢铁厂工人的安全,苏联在钢铁厂地下修建6层地下掩体。掩体中拥有完善的发电、储藏和通风设备,并可以抵挡核打击。英国《每日电讯报》认为,该掩体可以至少容纳1500名乌克兰士兵。

在英国军事专家克伦普看来,俄军如果想彻底消除乌军的抵抗,就不得不进入地下掩体与乌军短兵相接。“那里的(乌军)士兵不想被俘,我认为他们不会投降。俄军也不想进去,在地下一米一米地去清剿他们。这太可怕了。”

死守俄乌冲突关键地,乌军旅长突阵亡?

·通过红十字组织建立的安全通道撤离的马里乌波尔市民

尽管如此,越来越多的俄军正在投入到对马里乌波尔的进攻中。在这样的情势下,俄军和乌军展开激烈巷战,双方皆伤亡惨重,马里乌波尔就此成为俄乌冲突中的“绞肉机”。

死守俄乌冲突关键地,乌军旅长突阵亡?

曾在克里米亚被缴械

作为乌克兰的一线军官,巴拉纽克的公开资料寥寥无几,关于他的最早记录是在2000年。那一年,26岁的巴拉纽克加入乌克兰海军陆战队,担任排长,长期驻防克里米亚半岛。

在乌克兰军队体系中,海军陆战队与空降兵一同被视为精锐部队。海军陆战队在装备、训练和待遇上都优于普通部队。同时,乌克兰海军陆战队保留苏联时期传统,如新兵入役前需痛饮一升海水,且海水容器必须是军舰防爆灯的灯罩。

2012年是巴拉纽克在乌军海军陆战队服役的第12年。那一年,他获得少校军衔,并开始接受维和任务训练,准备加入乌克兰维和部队。

然而,2014年的克里米亚危机,打断了巴拉纽克按部就班的军旅生涯。面对突然出现在克里米亚的俄军,巴拉纽克服役的乌克兰海军陆战队第一旅迅速被俄军缴械,并送进俘虏营。

死守俄乌冲突关键地,乌军旅长突阵亡?

·刚被俄军释放不久的巴拉纽克。(资料图)

克里米亚事件过后,巴拉纽克与数百名乌克兰士兵被俄军释放。在乌克兰接受采访时,巴拉纽克的右眼有明显伤痕,军服衣领上也有血迹。记者问他为何身上有伤痕,巴拉纽克笑答:“这就是(当兵的)‘职业风险’,我这是因为屁股被踹而得上了脑震荡。”

死守俄乌冲突关键地,乌军旅长突阵亡?

·接受乌克兰媒体采访时的巴拉纽克上校

巴拉纽克当时告诉记者,俄军开装甲车撞倒兵营大门,并使用催泪瓦斯和震撼弹把乌军从营房中驱赶出来,但整个过程中无人受伤。他还表示,克里米亚境内一直有希望与俄罗斯合并的声音,“我不认为那些选择留在克里米亚的战友就是‘叛徒’”。

回到乌克兰的巴拉纽克,很快受到乌军重用。2020年,他升任副旅长。2021年9月,他成为了乌独立36旅旅长。

值得一提的是,乌独立36旅的军官和士兵,主要由被俘后选择返回乌克兰的乌军组成。该旅于2016年进驻马里乌波尔市。巴拉纽克上任后,便指挥乌军在当地构筑工事,将这座海滨城市变成一座要塞。

死守俄乌冲突关键地,乌军旅长突阵亡?

乌克兰的红线

作为俄乌冲突的主要战场,马里乌波尔的命运得到俄乌双方关注。今年3月,双方曾达成协议,委托红十字会在马里乌波尔建立人道主义通道,以疏散困在市内的平民。

然而,俄乌双方很快开始相互攻击。俄方批评乌军下属的亚速营故意阻止平民疏散,并绑架大批平民作为人质。4月17日,俄方宣布特种部队从乌克兰武装人员手中解放了马里乌波尔清真寺,并解救了许多被绑架的平民,其中有不少是中东国家的侨民。乌方则宣称俄方炮击人道主义通道和居民区,威胁了平民安全。

4月17日,乌克兰外交部长德里特洛·库列巴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马里乌波尔市的形势已经非常严峻。他还强调马里乌波尔是乌方进行谈判的“红线”。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此前也曾表示,如果俄军最终围歼马里乌波尔的乌克兰守军,那么和平谈判就不可能再继续。

死守俄乌冲突关键地,乌军旅长突阵亡?

·在马里乌波尔市进行巷战的俄罗斯坦克

美国智库战争研究所认为,在目前的形势下,俄军占领马里乌波尔全市只是时间问题。马里乌波尔是黑海主要港口之一,也是乌克兰重要的冶金和炼钢中心。如果俄军占领该市,可以让俄军将顿涅茨克地区与克里米亚地区连成一片,东线与南线的俄军得以会师,战略意义可见一斑。

死守俄乌冲突关键地,乌军旅长突阵亡?

·战前的马里乌波尔市区

如果俄方在未来几天攻占马里乌波尔,该市将是俄乌冲突爆发以来,首个易主的乌克兰主要城市,这也意味着,俄军可以控制乌克兰近80%的黑海海岸线。

这会促使俄乌双方趋于妥协,还是激化双方矛盾,目前尚不得而知。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历时一个多月的马里乌波尔围城战,已经将这座美丽的城市化为废墟,四十多万马里乌波尔市民或将成为无家可归的难民。

而作为马里乌波尔乌军的主要指挥官,巴拉纽克的生死不仅关系着乌克兰守军的作战能力,也影响着守军的抵抗意志。

即时新闻:死守俄乌冲突关键地,乌军旅长突阵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