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速斩俄罗斯天然气供应 立陶宛为何敢开第一枪?

12年前,任职立陶宛国营石油与液化天然气接收站营运商KlaipedosNafta的马西尤利斯接获一项新任务,这项任务的宏大目标,就是要结束立陶宛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

美国政治新闻机构Politico报导,马西尤利斯(Rokas Masiulis)接任Klaipedos
Nafta负责人后,负责监督立陶宛在波罗的海沿岸启用浮动式天然气接收站(FSRU)。

一艘名为“独立号”(Independence)的液化天然气载运船于2014年投入使用,目的是确保即使立陶宛跟俄罗斯的政治关系恶化到不得不关闭东部天然气供应的程度,立陶宛消费者仍可获得天然气供应。

随着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残暴行为益发明朗,立陶宛政府本月初宣布不再进口”有毒”的俄罗斯天然气,成为第一个不仰赖俄国供气的欧洲国家。

马西尤利斯说:”当我们接手独立号任务时,我很兴奋,但我没法想像这最后竟成了一项意义如此重大的计画。”马西尤利斯后来成为立陶宛能源和运输部长,目前则是立陶宛输电系统营运商Litgrid执行长。

减少俄罗斯对西方有利可图的天然气供应,是欧洲领导人当前面临的一大挑战。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西方国家正在寻求大幅削减克里姆林宫的战争经费。

立陶宛总统诺赛达(Gitanas
Nauseda)推文说:”我国在多年前做出的一些决定,让我们今天可以毫无痛苦地切断与侵略者的能源关系。如果我们能做到,其他欧洲国家也能做到!”立陶宛还说,他们会停止购买俄罗斯石油。

欧洲工业强国德国是外界特别关注的焦点,德国电力约15%来自天然气,而德国的天然气约有一半来自俄罗斯。德国经济暨能源部长哈柏克(RobertHabeck)表示,德国要到2024年才能摆脱俄罗斯天然气,这让乌克兰官员愈来愈沮丧。

2012年初,总部位于挪威的Hoegh
LNG公司宣布拿下立陶宛的大型液化天然气运输船合约,并责成韩国现代造船厂开始建造独立号。造价3.3亿美元的独立号采用许多专业设备,包括中国的再气化系统和丹麦的对接系统。

独立号是一个浮动式储存再气化装置,将液化天然气从运输船上抽到这个浮动式天然气接收站后,再转化为气体以供使用或储存。

浮动式天然气接收站系统建造速度相对快,大概1至3年就能完工,必须取得的许可也较永久性陆上设施来得少。

重要的是,使用浮动式天然气接收站的国家可选择供应来源,比如立陶宛的液化天然气目前主要来自挪威、美国和卡达。

挪威顾问公司Rystad
Energy天然气市场分析师说,对于像立陶宛这样的小国来说,浮动式天然气接收站是一个优良的解决方案,立陶宛每年消耗大约20亿至30亿立方公尺的天然气。立陶宛去年约有1/4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

至于对德国这种每年消耗900亿立方公尺天然气的大国而言,浮动式天然气接收站仍是可行的部份解决方案。

义大利、荷兰和爱沙尼亚都在研究浮动式天然气接收站计画,德国也规划设置3个这类装置,如此一来,每年就能输送270亿立方公尺的天然气。

除了强化能源安全,独立号的竞争优势也让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Gazprom)将输往立陶宛的天然气价格降低约1/5。

马西尤利斯说:”这创造了政治和经济双赢的局面。”

即时新闻:速斩俄罗斯天然气供应 立陶宛为何敢开第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