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河北首富疑为大午新东家 被指勾结当权者发不义横财

河北大午集团旗下资产4月15日遭法院低价拍卖给一家成立才三天的纸上公司后,幕后真正的买主近日疑似浮出台面。因议题敏感而不方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诉美国之音,河北首富、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可能才是大午集团真正的新东家,因为本周都是长城汽车派员交接大午集团的资产。观察人士表示,此次拍卖虽号称公开,但实为“萝卜拍卖”,为特定买受人挖坑,“公然抢劫”的痕迹凿凿,海内外各界已是骂声连连。他们说,若魏家真的勾结中共高层、地方政治和司法势力发“不义横财”,必然严重损及企业和个人的道德形象。

河北高碑店市法院4月15日将大午集团旗下的所有资产,以6.861亿人民币(约合1.1亿美元)的低价拍卖给河北保定芮溪科技有限公司。若以大午资产51亿人民币的帐面价值计算,获利空间至少44亿人民币起跳。

根据网上公开注册信息显示,保定芮溪是2022年4月12日才新成立的公司,认缴、而非实缴的资本额是7亿人民币,法定负责人是赵安东,监事为刘玉婷,被质疑是针对拍卖成立的“白手套”纸上公司。

保定芮溪得标 长城汽车人马交接

根据不具名的知情人士向美国之音透露,保定芮溪得标后,本周前来办理交接的团队都是长城汽车集团的人马,包括前长城高管、现挂名保定市长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的俞伟娜。另外,有100多名长城的员工在大午温泉度假村盘点库存,但“库盘两日没盘完,后来不来了。”

这位知情人士说:“长城有很多关联公司……交接的那天,俞伟娜在场,盘点人员私下承认是长城员工,赵安东是魏建军妹妹的儿子。”

他还说,赵安东是90后,是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的外甥。另外,消息称,保定芮溪监事刘玉婷应是2月底才被免职的保定中级人民法院前副院长,但消息经网络传开后,舆论对前法官介入牟利一阵哗然,接管大午的政府工作组认为,这给刘玉婷造成了影响,所以逼着孙大午次子孙福硕的媳妇马晓晨在朋友圈发讯息澄清:保定芮溪的“监事刘玉婷和保定中院的刘玉婷不是同一人”,还威胁马晓晨若不发,就要起诉她。

知情人士说,目前交接工作仍在进行,何时完成,还不清楚。但这桩所谓的公开拍卖,从拍卖过程到交接,充满太多猫腻的操弄痕迹。例如,他说:“有上市公司去报名,拍卖公司问:1.看过标的物了么?2.了解风险么?3.需要银行开资金实力证明。4.每个公司出具(并购大午集团后的)发展规划……你们来不及了,别报名了。上市公司想拍张悉知,拍卖公司不允许。”

按此竞拍人条件,保定芮溪成立才三天,竟能参与竟拍、还能得标,令人匪夷所思。更蹊跷的是,知情人士说,保定市政府4月14日以有新冠确诊者的次密接为由,又说有新企业加入竞拍,临时叫停了拍卖,却突然于隔日下午口头通知继续拍卖,而且只花了10分钟就拍给当天才加入、只举牌一次的保定芮溪,至于其他两家身分不明的竞拍企业,一家未到场,另一家则根本未举牌竞标。

中国非政府组织“权利运动”网站4月15日也报道,当日入围竟拍三名,代号分别为005、009和018,但009未到,018没有具体公司名称。起拍价6.861亿人民币一喊出,代号005的保定芮溪就举牌,接着三次加价,无人竞价,最后是在“没有竞争的情况下竞拍成功”,成交价也落在评估价。

吴绍平:实为萝卜拍卖

对此,现居住在美国纽约的前中国人权律师吴绍平形容,这根本就是量身订做的“萝卜拍卖”。

吴绍平告诉美国之音:“它这个就是萝卜招聘,就是专门为特定的关系人设定好条件,只有他符合条件,所以,你要招聘的时候,只有他能够入围。实际上它就是萝卜拍卖,就挖好这个坑,设置好这个条件,让特定的关系人来进行所谓的竞买。”

除了买受人内定,连最终卖价据悉更是早就订下的。

知情人士透露,拍卖所得要用来赔付当年大午向两万名投资人所集资到的10.4亿人民币,但“政府的说法是,2003年至今(大午已付给投资人)的利息要全部扣除,剩余的本金约为8.5亿(人民币),兑付80%,即6.86亿(人民币),”这就是最终得标价的计算由来。

换句话说,孙大午一家四口不仅被打成阶下囚,辛苦经营38年的数十亿资产被洗劫一空,就连当年借钱给他的两万名小投资人也拿不回全额本金,“实质上是把老百姓(都)坑了。”

知情人士说:“听说借款人很不满意,骂了兑付单位金融局。”

他说,孙家人中,目前只有被判刑两年的孙福硕获得缓刑两年,但他被监控在大午城内,也是没有自由,除了基本生活费,资产也一无所有,不仅被排除在交接工作外,就连想和狱中的母亲刘会茹正常的视频会见、也见不到。而且法院自介入以来,工作组一一进驻大午,“监听、便衣跟踪、司法所和公安局的询问”随之而来,都让老实的大午员工们心生畏惧,连和孙家人说话,都很害怕。

大午拍卖案 海内外骂声连连

知情人士说,孙家人的遭遇令人愤慨,不少人愿意捐款挹注,让孙家人很是感动,海外抖音打抱不平的声浪也很多,就连中共严格审查言论的微博上,虽然评论者不多,但大多骂声连连。

一位中国网民在微博留言称:“明争暗抢,比土匪还黑。”

其他网民则问:“这竞拍方没有注册资质、资金、经营能力评估等方面的资格要求吗?”、“民企战战兢兢,不怕死在市场上,就怕死在公仆手里!”

还有网民嘲讽说:中国“总是会发生这种荒诞的事情”或者“能量真大,社会主义好啊。”

包括律师吴绍平在内的多位观察人士说,综合拍卖内情和交接迹象来看,合理怀疑,魏建军才是真正的买受人。

吴绍平告诉美国之音:“保定芮溪就是他们的伪装,他们就想做这种掩耳盗零的事情。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就是长城集团伙同包括地方政治势力、地方司法势力。当然这个案例,肯定是跟中共高层有关系。没有中共高层的这种操弄,我相信,大午这个案子,底下的人也不敢如此胡作非为。”

观察人士:魏家勾结当权者

位于台北的前台商投资中国受害者协会创始人高为邦则以自己20多年前在河北燕郊镇投资工厂被官商民联手豪夺的经验研判,河北省的政法委郑革必然一手主导,而且让中央的高层、地方的人大和书记都买帐,才能吃下大午这块肥肉。高为邦表示,为何找新公司,而不直接以长城的名义加入竟拍,用意就是不让其他长城股东分享这块肥肉。

高为邦告诉美国之音:“这个接着一定是要分赃嘛!不可能这家公司(长城)的股东通通受益。有好处,怎么会分给大家呢?所以他(郑革)一定会控制住。他也无所谓,我就新成立公司来,他也不怕这些东西,因为他就是权力中心,这个就是政法委一手主导,所以他掠夺这个东西(大午),也都是进了他中意的人的口袋里头。”

著有《投资中国:你必须知道的陷阱》一书的高为邦说,中国法治不彰,商人赚到钱不转到国外,只要得罪中共或当权者,资产被掠夺一空,司空见惯,而且根本没有翻案的机会,因为中共不可能认错。

大午集团和员工前景堪虑

外界关切,魏家入主后,将如何处置大午集团的资产呢?会如秃鹰,一一将大午拆分变现,获利了结吗?

吴绍平说,这还有待进一步的观察,但确定的是,魏家根本不在乎大午的存亡,而且扣掉大午帐上的现金,魏家实际的出资额可能非常低,后续“无论怎么处置或变现,都是赚得盆满钵满”,但他说,魏家若是主动参与作恶,通过这种用权力、司法和黑暗手段抢劫他人财产,不讲道义,只求利益,对长城汽车和魏家人都将带来报应恶果。

一位因议题敏感而不愿透露姓名的汽车零件贸易商则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研判,长城的主业以汽车制造为核心,很可能不熟悉大午的农牧事业。但他说,在中国做生意“有关系就没关系”,魏家最重要的是先把大午这块肥肉抢到,到手后,如何分食,应会慢慢评估处理。

台商高为邦则说,新东家可能将大午分拆变现,卖给有能力经营的公司,包括将最大的一块农牧事业转卖给之前传言要接手的北京新发地集团。不过,魏家也不见得没有能力经营,或许留下部分事业自己经营也都有可能。但肯定的是,魏家低价买进大午,未来必然不及孙家用心经营,大午集团的前景和员工的保障都会受到负面冲击。

根据2021年胡润百富榜,魏建军夫妇以身家2180亿人民币,排行河北首富,全中国第七富。

美国之音三度致电长城汽车的媒体公关部门,希望获得魏建军置评,但电话皆无人接听,也三度请求总机留言,但两度被拒绝,第三次则直接被告知:“我们没必要对这个置评。”美国之音还以电子邮件致函长城汽车的证券法务部,但直至截稿前,也未收到任何回覆。

 

即时新闻:河北首富疑为大午新东家 被指勾结当权者发不义横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