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首位极右翼女总统?勒庞改变法国?法国改变勒庞?

首位极右翼女总统?勒庞改变法国?法国改变勒庞?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天,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将以低投票率选出它的第九任总统。进入第二轮投票的两位候选人无论谁胜出,都将创造法国政治史上的一项新的纪录:出现继希拉克之后的第二位成功连任的总统,或出现第一位女性同时也是第一位出自极右翼阵营的总统。

选民必须在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和玛丽娜·勒庞中选择一位将其送入爱丽舍宫,他们的选择不止决定这两个人的政治命运,也将决定法国在之后至少五年中的国家样貌。

或许这一表述还是有些保守和狭隘,法国大选的影响还将波及更多区域:欧盟官员已经公开表达担心,担心大选结果影响到欧盟的未来;中国和美国也对大选保持密切关注,因为勒庞是他们从未正面接触过的政治人物,而她对这两个重要国家的态度令人不安。

尽管在第一轮投票中,马克龙与勒庞的得票率差距非常小,不到5%,但从4月11日到第二轮投票进行之前的两周时间里,马克龙的领先优势开始扩大。尽管人们已经不指望(当然事实上也不可能)发生2017年大选中,代表中间路线的马克龙以66%对34%的得票率大胜勒庞的情景,但马克龙最终能有惊无险地开始自己的第二个法国总统任期,已经作为一个有可能实现的乐观预期被人们接受。当然,在投票结束之前,逆转还有可能发生,就像英国的公投脱欧和特朗普的胜选出人意料地发生一样。

事实上,马克龙在竞选中也以这两个极端事例提醒选民,不要掉以轻心,他们需要以积极的态度来为马克龙投上一票,以防止勒庞因为空白票过多而间接受益。在第一轮选举中排名第三的极左翼政党已经决定会在第二轮选举中投空白票。

勒庞可以获益的途径不只是空白票,一些原本支持极左翼政党候选人的选民,已经决定在第二轮选举中支持勒庞。这种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的情形,像极了将一个超出称量范围的重物扔在一台称重计上,指针从0一下子蹦到最大值,然后称重计彻底报废。

勒庞当然能够从这种极端情况中获利,但如果将她现在取得的成绩全部归功于此,则既不公平,也不符合事实。与2017年那次大选相比,勒庞的竞选纲领已经变得更温和,更切近“中间选民”,而没有把她的父亲老勒庞创立的国民阵线传统的神主牌“强调法律、秩序和反对移民”捧在怀里,并且在2017年败选之后,玛丽娜·勒庞就将国民阵线改组为国民联盟。

在今年的大选最后的辩论结束之后,马克龙的支持率有所上升,但勒庞显然也没有输,外界对她的评价并未如上一次选举那样负面。这展示了过去五年中勒庞的改革成果,2017年宣布败选并祝贺马克龙获胜之后,她与支持者们轻松共舞,像是对自己的党进行改革的具有象征性的启动仪式。

在之前的历次选举中,勒庞父女,无论是让-马利·勒庞还是玛丽娜·勒庞,都试图将自己描述为一名保守右派政客,而非人们认定的极右翼和民粹主义者。但他们从未成功过,无论是2002年老勒庞还是2017年玛丽娜·勒庞参加的大选,在第二轮投票中,几乎所有法国政党都呼吁他们的支持者投票给勒庞的对手。这种破坏性投票摧毁的是勒庞父女的总统梦,也显示着法国人的主流政治共识。人们都在担心,勒庞父女的当选,会改变法国。

2022年大选中出现的比国民联盟更极端的右翼民粹主义者埃里克-泽穆尔,使勒庞居然显得温和。而勒庞本人也极力强调自己并非激进者。

但是,勒庞领导的国民联盟虽然已经放弃反欧盟的主张,但仍然坚持严厉打击移民和加强法国国家安全的关键政策,这让一些特定族群不相信勒庞内在已经如她外在表现出的那样温和。

但是对中间选民来说,勒庞的竞选主轴不再围绕容易引起社会撕裂和对立的大问题,而是聚焦在以中间路线自持并因此获胜的马克龙在过去五年中未能兑现竞选承诺的领域,比如民生。

勒庞承诺将燃油、天然气和供电的增值税从目前的20%下调到5.5%;承诺把养老金最低保障金额提高到1000欧元;承诺如果企业将员工最低工资提高10%,则可享受税款减免。

尽管反对者批评勒庞的经济计划比左翼还要左,但是在经历了新冠疫情和乌克兰危机造成的能源供应紧张的背景下,勒庞的这些竞选承诺,显然会对中间选民具有吸引力。她强调应该改变现状,并尽可能地提供一条温和的行进路线。

最晚至4月25日,法国将会确定未来五年由谁领导这个国家,世界也会知道未来将与一个老朋友还是新面孔打交道。

对玛丽娜·勒庞来说,无论她有没有机会改变法国,法国都已经改变了她和国民联盟。(财富中文网)

即时新闻:首位极右翼女总统?勒庞改变法国?法国改变勒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