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战火中的中乌情侣:男子靠土豆熬7天,女友逃波兰

2月23日,在乌克兰生活了快三年的李先生和女友纳斯佳在哈尔科夫街头采访,请路人们谈一谈紧张的俄乌局势。那时,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一天之后生活会发生的剧变。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会经历7天的防空洞生活,会经历近一个月的逃难……

原本,今年六月,纳斯佳就会研究生毕业,找一份安稳的工作,和李先生结婚,疫情结束后回中国生活。如今却是两人天各一方,纳斯佳和妈妈还在乌克兰波尔瓦塔的乡下等待护照,李先生已经回国,两人的牵绊仅靠电话和语音道平安……

两个月的时间,他们经历了太多,以下为李先生自述。

2月24日以前,岁月曾静好

我之前是国内公司的外派员工,三年前,也就是2019年6月份去的乌克兰。

我女朋友现在还在上学,研究生二年级,今年暑假毕业,她的名字叫纳斯佳。

2020年7月份的时候我们在一起的,那时她还在哈尔科夫国立经济大学读大四。我跟她认识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一个朋友在哈尔科夫孔子学院当中文老师,有一次我跟我朋友出去烧烤,我朋友就带了他的学生过去,然后我朋友的学生又带了她的高中同学,也就是纳斯佳。后面我们就慢慢熟悉了,然后走到了一起。

她很喜欢跳舞,认识我之后她也在慢慢学习中文。我们原本计划得很好,等她毕业之后,我乌克兰的工作结束之后,我们打算结婚然后一起回中国的。我们甚至都计划了今年六月份她毕业的时候我去参加她的毕业典礼,然后一起去旅行。

但是这一切美好的计划都被战争打破了。

战争开始得很突然,甚至是猝不及防。2月23号,也就是战争前的头一天,我们还应邀国内的媒体去做街头采访。当地的所有人都说不可能会打仗。老百姓也不相信俄罗斯会用炮火去打击自己的民族(因为很多乌克兰当地人是俄罗斯族)。所以我们当时的想法是,这次冲突还是和往常一样,只是在乌东地区更激烈一些,完全不会影响到我们。

但是2月24号早上凌晨,直到我被炮弹声惊醒我才意识到战争真的来了。

战火中的中乌情侣:男子靠土豆熬7天,女友逃波兰

防空洞避难七天,靠乌克兰大妈土豆充饥

那边的所有中国人刚开始都很蒙,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我们从楼上看到远处一公里的地方火光冲天,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炮弹落下去,我们才明白战争真的开始了。

我们第一时间联系大使馆,使馆要求所有中国人躲到安全的地方。从3月24号开始我和朋友就开始在防空洞里面躲着。外面一直都是各种炮击声。我去了防空洞之后联系了纳斯佳,她说她和爸爸妈妈在她们家附近的防空洞里面躲着。

似乎一切都在慢慢变得很糟糕。我们相互让对方保护好自己。那个时候,我想让她来我这边的防空洞里跟我待在一起,但从她那边到我这里开车需要十几分钟。而且路上很危险,街上到处都是坦克,我们所有人都不敢出去。

我躲避的那个防空洞是个地铁站,苏联时期修的地铁站都很深,有防空洞的作用。那时候的乌克兰气温很低,室外零下六七度,防空洞里面大概两三度的样子,大家都没有足够的保暖的东西,只能裹一个薄毯子。防空洞里面的人情绪很沉闷,可以听到外面的炮火声,没有饮用水喝,只能喝自来水,乌克兰的自来水原本是不能直接喝的。上厕所的话要到地铁口(防空洞外)有个小商店,里面有卫生间。

当时情况很困难,第三天的时候我们基本上就没有吃的了。然后有一个当地的阿姨家里存了很多土豆。每次她回去蒸土豆的时候都会给我们几个同事带几个,就靠当地人的救济又撑了几天。

撤侨回国,和纳斯佳一家分别

24号晚上,大使馆发了一个通知,统计所有有意向回国的中国人名单,那时我意识到可能使馆要撤侨了。于是我联系了纳斯佳,把使馆撤侨的事情跟她讲了一下。希望她快点来我这边,这样如果走的话,我还可以带她一起走。但是她爸爸一直认为路上太危险了,根本不能出去,而且她也没有护照。所以那几天就一直拖着。其实原本第二天,已经有中国人开始陆陆续续撤离到其他国家了,因为纳斯佳一直没有来我这边,他父母也不同意她出门,担心走在街上会有危险。所以我也一直不想走。想着再坚持一下,也许很快就结束了。

后面第三天,第四天又传来了俄乌谈判的消息。一直到第七天,我们国内公司发了通知,告诉我们这是最后的撤离窗口期。第七天之后可能会有大规模轰炸。根据外交部透露,第七天上午为短暂停火期,所有人可以自行撤离,已经撤离到其他国家的朋友都开始劝我快点走。后面我反复跟纳斯佳沟通,希望她可以跟我一起走,但是她父母还是想留在乌克兰。

那时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就把当时身上所有的钱都给她们了,大概有10万格里夫纳,让她爸爸带着她们快点去乡下。

战火中的中乌情侣:男子靠土豆熬7天,女友逃波兰

逃难前发的面包和饮料

150公里战火中自驾 乡下物价暴涨

纳斯佳的爸爸今年50岁,身体很好没有基础病,他是一个司机。纳斯佳妈妈是服务员,纳斯佳是独女,虽然是普通家庭,但战前他们家生活其实还可以。没有多少积蓄,但父母工作很努力,感情也好,生活很幸福。乌克兰的离婚率其实挺高的,大概百分之四十,我认识的好多当地人基本上都是父母离异的。

纳斯佳爸爸开车送她们母女去了姨妈家,姨妈住在波尔瓦塔乡下,离哈尔科夫市区大概150公里,平时开车的话大概两个小时,但那天他们开了一上午的车。很多路都被炸了,要绕着走,而且路上也有层层关卡,到处都是士兵拿着枪要查车。送她们到乡下后,纳斯佳爸爸又回到了哈尔科夫,乌克兰战时规定18到60岁男人不能离境,他爸爸现在是预备役,同时也是志愿者,帮忙运救援物资。

去乡下以后生活确实平静了许多,后面我也放心了。纳斯佳给我看了视频,他们在哈尔科夫家小区的楼已经炸塌了一半。乡下虽然影响小,吃的喝的有,不至于挨饿,但物价涨得很快,日用品涨价很严重,之前面粉一公斤30格里夫纳,现在要70、甚至100格里夫纳。我给他们的钱也用得差不多了。前几天纳斯佳牙疼,脸都肿了可能是上火,也去不了医院。昨天她妈妈给我打电话,说着说着就哭了,她妈妈说不能一直用我的钱,所以他们要到其他国家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工作。想办法让自己的生活稳定下来。

昨天我找朋友兑换了一些乌克兰的钱,又给她们转过去了。

战火中的中乌情侣:男子靠土豆熬7天,女友逃波兰

纳斯佳母女和李先生每天视频

从未想过会逃难 会在夜里惊醒

经历过这一次战争,真的体会到了国家和平强大是多么珍贵和幸福。我是97年生的,纳斯佳99年生的,之前我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经历战争、会经历逃难,防空洞里挺难的,从哈尔科夫去利沃夫一路也很难。

中国大使馆经过沟通,临时加了两节火车,30多个小时里面我基本上是挂在火车上的。火车上原本睡四个人的小隔间,里面挤了十多个人,在火车上基本上没有怎么吃东西,逃难确实很难。后面从利沃夫入境去了斯洛伐克,在斯洛伐克待了十天之后,也就是3月11号,我乘坐包机回到了沈阳。

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会当难民,会经历战争,当时的炮火离我们只有几公里,现在想想太可怕了,晚上经常可以看到天上的防空导弹冒着红光一闪一闪地划过夜空。这段时间还好,我刚逃到斯洛伐克的时候,外面偶尔会有火车经过,我经常突然被惊醒,然后第一反应就是外面是不是又开始打炮了。回国之后在宾馆隔离了差不多一个月了,现在好多了,还是祖国好。

未知的未婚和毕业证 期待九月份能见面

战前的乌克兰很漂亮,城市里面到处都是公园,每个城市都很有自己的风格,哈尔科夫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有了地铁,但人均收入差不多是3000多美金,相当于俄罗斯的一半,所以不好说乌克兰落后,但肯定是不发达,整体感觉像十几二十年前的中国。

乌克兰人的素质整体比较高,我见过很多七八十岁的老奶奶老爷爷都会英语。年轻人受美国文化还有日韩文化影响比较重。高等教育普及率百分之90,所以很多国家还是愿意接受乌克兰难民的,并且愿意提供工作。

不过,我在斯洛伐克遇到好多乌克兰难民,有的在街上乞讨。去得早的难民有统一安排,就是类似方舱医院小隔间,但现在基本上都满了。

这两天,纳斯佳说她要和她妈妈一起去波兰,但她们也许要下个星期才可能拿到签证,然后纳斯佳想从波兰来中国。现在回国的机票很贵,我一个朋友在德国买的机票,14万人民币。再加上防疫政策,外国人来中国的签证基本上很难办理成功。现在我打算过一段时间,九月份左右吧,我打算去波兰找她们。

纳斯佳毕不了业,拿不了毕业证,学校也停课了,至于结婚,现在也不知道了,只有等国内疫情过去了,我们再回国生活,现在回国确实太难了。期待疫情早日结束,也期待乌克兰的战争早日结束,我们都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世界。战争带给太多人流离失所了。

即时新闻:战火中的中乌情侣:男子靠土豆熬7天,女友逃波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