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四月之声”:封得越凶 转得越猛

一部收集了多个上海疫情期间录音对话的短视频在中文社交媒体上被广泛转载,很快便遭到全面封杀。然而,审查似乎并未止住这段视频传播的脚步。

这是一段不到6分钟的短视频,以航拍上海城市的黑白画面为主,配以该市疫情下的多段录音片段。影片发布后于周五(4月22日)刷屏各大中文社交媒体,也随即遭到全网删除。

影片作者”永远的草莓园”发布视频时表示自己”选取了4月上旬20多个事件的部分音频”,”做了一个视频当做一种尽量客观真实的纪录,来记住4月的这些声音,希望所有人都能挺过去”。然儿,就是这样一个不加评论的视频也难逃被删厄运。

封杀下的现象级传播

聚合中文互联网上被审查的信息的”中国数字时代”网站公布了一则据称是”北京网信”下达的相关通知:”请各平台对照样本全面清理’四月之声’相关视频截图信息,并举一反三清理清理变种图片。”

不仅视频,”四月之声”四个字很快被封禁,原作者的公众号和视频号遭到删除。记录或评论疫情的文章或视频在中国遭遇审查不足为奇,但是这段视频却引发了”越封杀越转发”的现象级传播。

“中国数字时代”发布的一张截图显示,永远的草莓园”周六发表声明称,自己也很意外事情会发展到这个程度,并呼吁:”希望大家不要再转发或者劝认识地朋友不用再转了”。

网民的不解与愤怒

许多网民对这段视频的评价是”温和”、”令人泪目”、甚至”正能量”,他们纷纷表示无法理解视频遭到删除的原因。一篇题为”到底为什么要全网删除那则视频?”的文章备受关注。

微信公众号”为你写一个故事”在文章中问道:”那视频全部都是公开可以获取的素材,也是大部分上海人这些天都听过的录音、经历过的事情,把这些素材剪在一起,咋就不能发了?”该文作者还发现:”从结果来看,删除反而让这样一则视频传播得更广,我自从注册微信以来,从来没见过朋友圈这样夸张的刷屏。”

“视频号发不出来,就转成二维码。二维码被屏蔽了,就上区块链。区块链被屏蔽了,就发网盘链接。原视频看不到了,就上镜像版、翻转版、诺基亚版、逐帧截屏版、万花筒版”,文章作者如此描述转发”盛况”。然而,这篇文章最终也遭到了屏蔽。

微博用户”小黑夜之睛”在没有提到”四月之声”的情况下评论说:”昨天朋友圈号称上海人的春晚,发一个视频就被封一个,就好像打地鼠一般,老百姓把怨气发在朋友圈,因为实在是没地方发泄,越堵越是让人倔强。”

不少网民注意到审查带来的适得其反的效果–越封越出名。名为”解放狐妖”的用户则在推特上感慨道:”但凡把删封’四月之声’的精力拿出来控制疫情都不至于闹成这样吧。”

推特用户”小黄”批评道:”这连审查都不是,压根就没有审,没有查,说删就删,不带犹豫,甚至都没有一句像样的”违反规定’。这才是最令人愤怒的。”

名为”ExpiredButt”的推特用户则认为:”四月之声的转发,充分说明了大家仍然想要体面的对抗政府,以及这个视频里没有辱骂,没有激烈的对抗,更像是广大普通人的委屈,想要把委屈给谁看?共产党么?对抗微信/微博/抖音,就是我们最愚蠢的表现,最愚蠢的抵抗。”

网民”绍伊古-封神榜上排名第三”也在推特上指责:”朋友圈发四月之声,看起来好像很悲怆的样子。但是实际上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很早就知道的吗?一个个装着外宾,表现的义愤填膺,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国家是什么德行。”

“四月之声”的”副产品”

“四月之声”被疯传和遭封杀的同时也衍生了一些被网民所称的”副产品”,其中包括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去年3月在回应H&M舆情中的发言。她当时表示:”中国有14亿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脑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每个人也都有在网上表达自己想法和感受的权利。”

另外,电影《悲惨世界》中演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你可听到人民在高歌)
“的片段以及以”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为开头的《国际歌》也几乎在同一时间被大量点赞和转载。

针对”四月之声”被删一事,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在微博上评论道:”封控久了,上海人有一些怨气,需要有释放的渠道。”在他看来:”网络管理者删帖,不意味着各地政府不重视意见。恰恰相反,在中国互联网上表达意见,比在西方国家抱怨管用得多。中国的实情经常是这样的:一边删帖,政府一边关注帖子的内容和传递的情绪,改进的努力会随之而来。”

胡锡进还表示:”互联网是西方发明的,与他们的制度是量体裁衣关系,进入中国,它需要在一定程度上’中国化’,与我们这里的现实对接。中国的网络管理必须有,否则互联网就会在政治上’改造’中国。一些删帖也是必要的。”

终归会遗忘?

另有一些人已经开始担心:上海解封后,现在响彻天际的”四月之声”终究会被遗忘。推特用户ArimaTepe坦言:”《四月之声》不停地转发不停地被删除。让我想起了大概99.999%上海人不记得的2020年也是反复被转发删除的《吹哨子的人》。可以预见的是6月份解封后上海人马上骄傲地从胜利走向胜利了,好像从未发生过灾难一样。可见这个民族一点反思和记忆都没有,可以被肆意修改的。”

名为”李老师不是你老师”的网民也指出:”所有的社交平台都在转发四月之声你觉得他们会听到吗?你觉得他们会接下来去改变吗?不会的。他们只会紧急安排一场阅兵,让大家重新回到感动当中。”

长期关注中国时事的德国作家雷克(Christoph
Rehage)在其YouTube中文频道上也就中国网民目前的”抗议”行为预测:最终”会不了了之”,”到时候还是会向前看”,甚至”会有自豪感”,”没有人会记得各种大小悲剧”。学汉学出身的雷克在视频中还问观众是否曾为武汉的方方或张展以及新疆和西藏民众发过声。

即时新闻:“四月之声”:封得越凶 转得越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