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朋友这款游戏玩了三年,在深圳买了两套房

表面上梦幻西游是款游戏,但实际上它是华尔街青训营。

卖货开两个当口一个高价一个实价这种馊招,我最早就是在梦幻里学到的。

玩梦幻像打麻将,趣味不在胡牌,而在胡牌后可以收米。

这是我玩过最成人的游戏。在嗷嗷待哺的年纪,它教会我什么是生存,什么叫做嫖情赌义。

朋友这款游戏玩了三年,在深圳买了两套房

很多游戏的商业化都是背后公司所致。梦幻的玩家,则是自己异化了自己。

在梦幻里你可以选择做人做妖,乃至成魔成兽。

但这个游戏里唯一公认的职业其实只有商人一种。

在不同引擎上搜索梦幻西游这四个关键字,联想出的词条与钱有关的大概率排第一。

朋友这款游戏玩了三年,在深圳买了两套房

梦幻为万千人带来商业启蒙。

我认为做营销的都应该去跟游戏里的商人学着点。

一句 ” 爷爷您孙子开店了!” 便能低成本博得多少关注。

且不说培养估值抄底的能力,如何空手套客户就够各路总监喝上一壶。

朋友这款游戏玩了三年,在深圳买了两套房

梦幻是小卖部模拟器。

交易的商品虽然是虚拟的,但里面的人情世故都是真实的。

想要提高道具成交率,这游戏里你得像住城外的老农一样凌晨四点就起。

抢占摊位不但需要儿子和兄弟。和邻贩比价结盟,善于与上游签订有利不平等条约也是天台商人必修的内力。

朋友这款游戏玩了三年,在深圳买了两套房

梦幻商圈为互联网文学贡献过无数经典梗。

运气不好的叫黑人,刷出极品的是梵蒂冈皇帝。

在梦幻物价高的区叫欧元区,没人气的叫黄泉地。

朋友这款游戏玩了三年,在深圳买了两套房

不充钱的玩家叫豹子头零充。

但玩法同样流畅自由,属于以太空间里的大聚义。

朋友这款游戏玩了三年,在深圳买了两套房

有玩家曾把梦幻西游类比成一个经济体。

通过带入 GDP 公式计算,他们发现里边的居民人均产值超过现实中人均水平。

按照一周五个工作日计算,游戏里开五个号刷本的老哥年收入轻松过一万美元大关。并且没有任何贸易或者交流壁垒,因此成千上万人选择梦幻
” 移民 “。

朋友这款游戏玩了三年,在深圳买了两套房

梦幻是一个以交易为基础的世界。

无论你是休闲还是刷子最终都逃不过开店和逛街这道世界收束线。

它让手不握生产资料的社畜体验到大宗商品吞吐的快感。让在同龄人中略显自闭的少年,因被社会需要而产生敢于和体育生抢女朋友的底气。

我个人甚至曾在游戏里买到过一份短暂的爱情。

短暂到,刚给转去 88 的朋友圈权限红包,再给美女发消息就是一个白里透红的感叹号。

朋友这款游戏玩了三年,在深圳买了两套房

梦幻玩家中有不少把这游戏当做理财产品,连很多没有接触过它的玩家亦对此事有所耳闻。

这是因为梦幻这个江湖出现过太多石破天惊的交易。

如何判断一个人是否是梦幻老玩家,就看他有几个赚了一套房的朋友。

朋友这款游戏玩了三年,在深圳买了两套房

大约从十年前起,梦幻要被淘汰的声音就一直存在。

但老板之间的竞争,已卷到不限于现金乃至未来以及安定。

有玩家通过爬虫梦幻一个交易平台,发现仅此一地周成交额就过亿。

逻辑在于梦幻是一个根本不需要新玩家的游戏。

耐克变皮鞋中分变平头八九零后在梦幻治愈童年的暗伤。

情感是无价的,没有经历过遗憾的基金经理永远不懂中年男人怕老的那份疯狂。

朋友这款游戏玩了三年,在深圳买了两套房

很多玩家把官方出的二级市场交易平台藏宝阁当本体。

这点连网易自己都没料到,所以最初他们将藏宝阁最大交易额设为 50W,以为这样就可以满足玩家所需。

结果就是老板买件衣服要分三次交易,交三份手续,气得大骂丁哥不厚道,后来不得不取消封顶设定。

朋友这款游戏玩了三年,在深圳买了两套房

有个老段子是,据说以前有个吸毒的打这游戏,起先把成功毒戒了。

但后来又上了山,因为还是吸毒便宜。

这个段子的描述主体后来被换成各种游戏,用来调侃像黑洞般填不满的氪金设定。

但我以为这么多游戏中,从真实性来讲还是唯有梦幻有资格担当起这个段子中的设定。

朋友这款游戏玩了三年,在深圳买了两套房

朋友这款游戏玩了三年,在深圳买了两套房

有个软件可以帮助玩家计算全属性升满需要多少钱,差不多几个亿

梦幻能成为一些玩家手中的理财产品或说翻身盘口,这和它网游界独一份的经济结构有很大关系。

游戏里的经济结构张弛有度调控有方。

它拥有 P2E+ 经济内循环 + 正向现金流。一个撑了二十年的局,现在依旧是孔武有力。

朋友这款游戏玩了三年,在深圳买了两套房

梦幻拥有投资对象两大特征,首先保值。

很多网络游戏虽然也烧钱,但跟投资完全不沾边。

原因在于大部分游戏里面的装备和道具会贬值,贬值原因则在于系统不断在装备上推陈出新,导致旧时代的神器在新时代就是垃圾。

但梦幻不同。

首先梦幻有一个类似于拳击里量级的系统,给旧装备一个可以永久发光发热的舞台。

再就是玩家能力提升方面,提升并非建立在踩在过去的肩膀,而是另辟新径。

你可以理解成别的游戏一般提升是换属性更好的武器,而梦幻则是让你再长一只手让你能多拿一把武器。

梦幻里的大号都是千手观音,他们强不是因为手中握有一锤定音的神器,而是无数只手拿着无数把武器。

老板提升自我的方式是堆砌而不是更新。

因此贬值在梦幻里并不是说不会发生,而是会以极慢的速度进行。

朋友这款游戏玩了三年,在深圳买了两套房

在玩家圈内,梦幻具有超过黄金的流通性。

梦幻对人民币战士来说太友好了。

它就像艺术品市场,老板不想玩了八折清仓拍拍屁股就走。

想回归的时候带着现金扫一波极品装备就回来。

你搞着一个五万块的号,痛骂充了五百万的土豪脑袋有包。

然而实际上土豪花五百万搞个号,玩三个月再四百九十五万卖掉。

社会上很多事也是这个道理。

这种公平贸易设定,给了老板敢砸大钱的信心。

事实上很多梦幻老板玩的并不是梦幻。

能够提供这种更高层次的映射需求,自然让玩家愿意为这个世界付出更富丽堂皇的报酬。

朋友这款游戏玩了三年,在深圳买了两套房

当年还在上大学的时候,班里有个同学就靠梦幻率先实现财富自由。

看到此君根本不需要向家里人伸手要伙食费,还有富余的钱去谈恋爱,我整天臀部皮下真像是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在爬。

后来我也斥资了小几百办了个号,一年后号卖了几千块,确实比去银行上班的师哥师姐来的快多了。

当然,中间我把学费拿来充里面以及给七个人当过老婆的事就不说了。

即时新闻:朋友这款游戏玩了三年,在深圳买了两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