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以陆配身分接受BBC采访后,我被墙内粉红挂了

上官乱(本名凌怡),四川人,前媒体人、作家、女权主义者、台湾社会观察者,著有《九观音》、《“女流氓”之辈》、《这样走,才能看见真台湾》。

2020年这位“成都才女”嫁作台湾媳妇移居台湾,此后的创作并未停顿。2022年5月,上官乱开设自己的YouTube频道“上官亂”,发布的视频多与台湾生活、台湾观察有关。

2022年9月22日,上官乱接受了BBC的采访,以陆配身份表达了对两岸政治/社会的一些个人看法。9月29日,上官乱在个人YouTube频道分享了一些采访后续,例如她遭到了一些中国墙内小粉红的攻击。同时,她也提到“小粉红”并非大陆特产,对于台湾的威权历史与民主未来进行了一番简评。

哈,我接受BBC的採訪,被牆內粉紅掛出來了。
牆內朋友為我擔心,其實這都是意料之中的,陸配只要認同台灣,必然會面臨這些。最近另一位陸配YouTuber焦慮主婦Lia還被黃安掛了呢,我這算什麼。
pic.twitter.com/O1lrBTE82H

— 上官亂 (@shangguanluan)
September 28, 2022

 

 

原始报道:

陆配或新住民?新移民女性如何观察台湾生活及两岸政治

“我已经从‘陆配’毕业了!我是前‘陆配’,曾经的‘陆配’,已归化的‘陆配’,你们也可以称呼我‘台配’,台湾籍的配偶……”

这是来自中国大陆大连知名“陆配”(大陆籍配偶)莉雅(Lia)最近在YouTube发出的影片诉说的心情,在网路上引起讨论。移居台湾六年多,莉雅是台湾小有名气的网红(YouTuber),与台湾丈夫住在台湾新北市并育有一子,她在疫情后以“焦虑主妇”开始,常在网路分享她在台湾养育小孩的甘苦谈,并对台湾教育乃至防疫政策的个人观察,广受台湾媒体报导。

事实上,自新冠疫情爆发至今两年多,许多在台湾的中国籍配偶,不管是初来乍到或定居台湾多年,都开始经营了“自媒体”,制作影片上传到YouTube或中国大陆的网站(西瓜视频)等,蔚为风潮。她们讨论并分享台湾的生活或对两岸制度的比较及观察,引发两岸网友高度兴趣。

此外,一些经营较久或者对于政治议题不避讳的陆配,在YouTuber常有极高的点阅率,也有些人也凭藉网路名气及流量,做起了团购等小生意。

但是,陆配也时而要面对一些小粉红或台湾言论过激的网友抨击。譬如,莉雅说,这几天她在发布自己拿到身份之后,在中国大陆定居的台湾艺人黄安,随即转贴她的照片到微博并对其讥讽,引发争议。

无论如何,在台湾这些外籍新住民的发声,业已是台湾舆论新鲜且引人注目的声音。台湾一些电视频道,以制作节目广邀世界各地的新住民,分享意见以及在台湾生活的大小事,颇受欢迎。

BBC中文访问了两位在台湾的陆籍配偶,分享这几年她们在台湾的生活及自我认同的反思。

根据台湾内政部移民署统计,截至2021年7月底,台湾累计有近35.1万陆配人士,女性占33.1万。

据分析,约20多年前,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两岸经济越来越紧密,近百万台商前往大陆设厂公干,间接在两岸搭起婚姻桥梁。但彼时两岸通婚初期,管理及审核不易,有关两岸联姻的消息,在台湾舆论通常聚焦在“假结婚真卖淫”或人蛇集团等负面信息,外界鲜少听到陆配自己的声音。

这种情况来到当下社交媒体挂帅的新时代,在台湾的婚姻移民也学会经营自媒体。特别在疫情期间,在YouTube等网络媒体,可以开始看到在台陆配及其他外籍配偶,广传制作影片,分享他们在台湾的养儿育女或成家立业的心路历程,抒发自己在台湾生活的高高低低或针砭时事。

其中陆籍配偶面对的身份认同问题,一直是各界最感兴趣之处。

陸配或新住民?

譬如,来自四川成都的“上官乱”,这个名字是她写作的笔名。上官乱告诉BBC,大学念的是传媒,后来就一直在中国文化界工作,她在2014年首度来台湾,开启与台湾的缘分。2017年全职写作,在大陆出版了有关台湾文化历史的书籍,受大陆书市注目。之后,她与台湾籍的先生在大陆相识,2020年成婚,在疫情蔓延全球之际,她移居到台湾北部桃园中坜市定居。

来台两年,上官乱持续发表她对台湾及两岸政治的观察。她也经常以女权视角臧否台湾及大陆社会变迁,逐渐受到台湾舆论关注,并被台湾电视台谈话性节目邀请,广谈在台湾生活的经历。

也许因为其作家背景,上官乱的影片多半是有关政治及历史的介绍,她经常到台湾各地历史景点,介绍一些即便是台湾人都不熟悉的历史,譬如日本殖民统治时代发生在台湾的一些事件。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上官乱并不避讳批评家乡中国的一些政策。譬如,采访之际正逢她的家乡成都防疫封城,上官乱彼时便在网上提到母亲住的小区,有女性性工作者因为封城,没有收入正挨饿的遭遇,让她感慨万千,并对记者提出她的批评。

这种直来直往的态度,也表现出她在看待自己身为“陆配”的认同上面。

因为,根据台湾移民法律,在台陆配适用法条是《两岸人民关系条例》,陆配拿身分证叫做“定居”,须在台湾住满6年才可申请身分证及护照,其他外籍配偶则需4年。而外籍配偶在台湾,则只需要先取得居留证后先住1年,之后合法居留台湾3年以上即可申请身份。

在政策上的显著差异,一直以来招致许多两岸联姻家庭或人权组织抨击。后者强调这种差别待遇即是赤裸裸的歧视,需要废除。同时,或有一些陆籍配偶不满被称以“陆配”或“外籍新娘”称呼,因而希望被称为“新住民”免去陆配标签。

针对这议题,上官乱的回答出乎意料。

她告诉记者,就这称谓,她不认为需要特别政治正确。她强调个人绝对认同陆配应争取权益,但她认为同时不能刻意忽略所谓“陆配”这个称谓就是两岸关系缩影:“我觉得不需故意忽略两岸关系的特殊关系。要不要叫我陆配或新住民,对我来说不是特别重要的。”

换言之,上官乱认为,相同待遇不代表就是真平等,有差异也未必是歧视。她又说:“大陆籍的配偶与其他外籍配偶在制度上的差异,对我来说,就是以两岸关系为基础。而两岸关系与台湾与其他国家的关系,譬如越南就是有差异。两岸关系紧张,大陆对台湾的军事威胁也一直在,我不想忽略这个议题,而且这议题我认为也不该忽略。”

上官乱补充说:“其实最重要的,我为什么要强调陆字,因为我就是来自大陆啊,我永远会带着这个印记,因为我有责任用我亲身经历的一切,耳闻目睹的一切,诚实地告诉自由世界的人民要怎样珍惜民主和自由……”

当被质疑是否只“报喜不报忧”,上官乱回应称台湾当然有许多缺点,譬如老旧的危楼建筑,交通十分紊乱,汽车机车与行人抢道,海洋环境污染等等,都有很大的改善空间。而台湾也有华人世界都有的人情包袱等等,她都不讳言存在。

但是,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8月访台后,两岸关系更显紧绷,有些人也将矛头转向陆配家庭。她在网上说,最近有一些支持北京的台湾网友(红湾)批评她是“绿配”让她哭笑不得。上官乱称自己先生一向是蓝营选民(亲国民党),应该叫她“蓝配”比较适切。上官乱说,父母对于她嫁到千里之外的台湾当然也有过担心,但她强调自己身为作家,不会停止探索这个世界。

“台湾身分证对我的意义”

“我记得我刚来台湾,在百货公司当柜姐的时候,隔壁柜也有一位陆配,她学了台语,每次都跟我说台语,一直提醒我该学台语。我记得,有次一位客人问她哪一省份过来的,她马上说她不是大陆人,只是小时候爸爸在大陆工作,她过去读书,所以有大陆口音这样。我当时真的气爆了!我的家乡有很多缺点,但不妨碍我热爱它。就像台湾也有很多缺点,也不妨碍我融入它……连自己的妈妈都不爱?说是爱国吗?我不相信。”

这是已经定居台湾11年,近40岁的陆配何新瑶的感慨。

来自中国大陆北部某大城,网友习惯称她大瑶,她几乎一周就有一只影片上传到网路上,成为人气陆配网红。

她向BBC解释自己与台湾的缘分,来自20多岁时,当时她在澳门一家包装公司工作,刚好一位台湾同事来澳门开年会,就坐在她旁边,主动找她攀谈。这名台湾同事三个月多后,成为她的丈夫。一年多后,她也决定搬到台湾中部,并诞下一女。至今两夫妻已经度过第11个年头。

何新瑶表示,在几年前,开始在YouTube及大陆的西瓜视频上传介绍自己在台湾的观察及家庭生活,也因此在现实生活中结交了许多陆配姐妹,大家在台湾会彼此照应。但是,随着两岸关系变化,每当政治关系有任何变化时,她跟许多陆配姐妹相同,都要应付许多来自两岸过激的质疑或批评。

“其实,我刚开始做的是在大陆平台上放影片,常收到人身攻击的私讯。最近两个月,就没在大陆网站上传影片,只做YouTube。但还是有一些人还能翻墙过来,私讯骂我是双面人!再难听的话都有,或者造谣生事。”

“坦白说,刚开始我受这些谩骂的影响很大,有抑郁症倾向,当时会哭啊还失眠,要靠安眠药入睡,真的特别难受。后来是我们教会的长老开导我,要我别把情绪交给别人,现在我就好很多。但还是有少数人私讯来骂我小孩或我妈,骂得无底线,特别难听,我不能接受,碰触到我的家人我一定会嘴死他,那是我的底线。”

确实,今年8月佩洛西访台当夜,她也收到许多在大陆亲友或网友的关心,
担心她身家安全,因为在大陆网上,当晚有关大陆攻打台湾的信息铺天盖地,也有人对她谩骂。但当时,她反而跟许多台湾人一样,不是特别紧张。而且,隔日她跟先生还开车去探视一位初来乍到的陆配姐妹,后者刚嫁到台湾半年,但当晚因为恐惧战争爆发,已经在准备逃难。他们笑着看着前晚朋友给自己准备的逃生包中还有防辐射衣物(怕核导弹),同时吃吃喝喝舒压,嘲笑自己的“过度反应”,也过了一天。

何小姐向记者表示,其实早在几年前她就能去申请身分证及护照,但是这两年她有一些心态上的转变,比较开放地去理解台湾的种种,因此才正式动心去申请台湾护照及身份。她解释说:“其实不管去哪个地方,有那个地方的(身份)证件,会比较便利,买房子可以贷款,台湾房贷利息还比较低……以前没有身分证买房要全款,我压力大得受不了!当然还有很多方便的事情,这要讲讲不完的。”

那天去领了身份证,台湾当地政府还送了何新瑶一条棉被,意思是恭贺她落籍台湾,并祈愿她幸福“一辈子(一被子谐音)”。

何新瑶强调,刚拿到台湾身分证的当下,眼泪就在户政事务所控制不住掉了下来。回家后,她还哭了整晚。原因并非是台湾身分证带来的便利,而是一个私人原因。

她说一领到身份证件,背面“父母栏”印上了自己已逝父亲的名字,才让她情绪激动。因为她的父亲8年前因为心脏病猝逝,生前一直想来台湾看看日月潭,心愿未了。而且,在大陆人过世后,户口本上就没有已逝者名字,去派出所也无法查底稿。因此,在自己热腾腾的台湾身分证上,还印有与自己感情深厚父亲的名字,对她而言,这是意义最为深刻之处。

每年都会回家探亲一次的她,已经开始在打点探望母亲及亲友的行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