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被割50亿后 那些拍断大腿的中国百亿大佬们

巨型韭菜图鉴。

去年前年还红红火火的赛道,仿佛一眼看不到尽头通往梦幻岛的坦途,如今都变成了断头路。

只有新能源赛道依然笑傲群雄,只要挤进去,哪怕吃不到肉喝点汤也是好的。

话虽如此,但再热的领域也有亏钱的主儿,只不过不是那些纸上谈兵的伪精英,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土老冒,而是身家百亿的真大佬。

大佬也会亏钱,甚至被割。鱼肉刀俎一时分不清,生意场上,果真没有永远的赢家。

01“一提起电动车,百亿老板就要哭成泪人”

“你快别忽悠了,生意做不成,交情还在,再说,朋友都没得做。”

才来广东不到半天时间,来自北上深的精英投行人就被中间人警告了。这个中间人对接的是一位百亿大佬。而这些西装革履的常青藤海归,虽然IRR,DPI信手拈来,经手过十亿美金的独角兽,但面对百亿级别的乡土大佬,他们还是怂了。

其实刚见到时,大佬还挺和善的。

“欢宁欢宁,你们都介末有文化!”
几个小时前,操着一口粤式普通话,穿着朴素的拉夫劳伦Polo衫,从头到脚瞥不见一件奢侈品,酒桌上,二百斤出头的老王笑得像个慈眉善目的弥勒佛。

三杯茅台下肚,精英们就迫不及待下场忽悠了,

“ 王总,当下不投新能源,就等于20年前不炒房地产。现在新项目都是半年估值翻3倍,不瞒您说,我们基金正准备………”

眼看最关键的忽悠环节刚要开启,老王那一脸老褶子突然痛苦地都扭曲成一团麻花了,埋头喝汤就是不接话儿。中间人使劲儿瞪了精英们一眼,示意赶紧闭嘴。…….

酒桌know how的第一点,是桌上不急于谈正事。觥筹交错之间,处理的好是人情世故,处理不好就是人情事故。

不然爱马仕-许为啥当年要在香港一呆就是几个礼拜呢,显然这波年轻人大意了。

全程尬聊后,中间人好不容易继续攒局第二场相约到包厢唱歌,
老王挺着肥硕的身躯,一个箭步抢过话筒,气势如虹开场连唱三首后,就撒腿要跑。

“噉,兄弟,好投缘,我同你介绍两个哥们,你同佢哋聊聊,我呢度就。”

看着摆摆手毫无兴趣的老王,精英们知道这块肥肉是真的吃不到了。

事后我问老王为什么跑,老王瞅了我一眼:亏过几十个亿,你跑不跑?

老王是个辛苦了一辈子的富一代,早些年靠着传统行业积攒了不菲身家。前些年开始打起了家族理财投资的生意,将目标锁定了:新能源车。

南方对新能源的接受程度本来就比北方来的更早些。广州大街上随便问个普通白领,大家的焦点在于要买什么牌的电动车,同期北方可能还在犹豫,要不要买电动车。

▲过去5年,最火热融资赛道之一

考察了一圈后,凭借多年商场厮杀的领悟力和洞察力,老王很快就锁定了行业真谛:这个行业,只要把车造出来后,就是个资本游戏了。那我就找个最能忽悠资本的!

但投谁呢?

企业家圈子本来也不大,很快就有嗅到血腥味儿的鲨鱼游过来了。

天上有的海里游的地上跑的,一顿狂轰乱炸忽悠之后,老王动了心。大笔一挥,找了几个好朋友,凑了约莫50亿。

这几个出资人呢,清一色传统行业老板,有的是搞房地产的,有的做实业的。大哥振臂一呼,兄弟们分别认购点份额不是什么难事儿,况且过去二十年赚钱确实容易,拿出点利润来投资未来,何乐而不为。

富一代们往往对拿捏人性有着透骨的体验和通透认知。两个一代之间暗搓搓的较量,是商战里最精彩的环节。

我问老王,“你到底怎么被说服的?”老王不愿意讲,却意味深长地谈起了一位好友。

一次,老王的圈子里聚餐,一群富一代相约给多年未回国的大哥接风洗尘。大家什么都不缺,反而送什么成了最难的。正当大家觥筹交错之际,一枚500多万的珍稀茶饼,被恭恭敬敬地端了出来。

坐在c位的大哥喜笑颜开,相处那么多年,只有其中一位仁兄打听到了这个隐秘的小众爱好。

凡人都有缺口。像老王这个圈子,看似什么都不缺的人,缺的是那一口心头好。

投资时,老王喊手下的投资经理过个手续,没想到投资经理面露难色,委婉表示这个价格已经很贵了。

“唔算乖!(不算贵),伊两年一上市就执到喽(就捡到了),十倍八倍。”

说是信心满满,当时也是犹豫过的。老王毕竟还是多了个心眼,撇开家里的公司,最后他决定全部用自己私人钱来投。万一万一最后看走了眼,好歹不会玉石俱焚,没想到这竟然就是一语中的。

被投公司拿了钱后,转头就是直接往地狱里冲的节奏——疯狂烧钱,亏损止都止不住,大小事故不断。

十倍八倍没赚到,如今,老王和他朋友们投资的钱,大约还剩下一成不到。

一朝被蛇咬,自此之后,老王就谢绝了一切关于新能源汽车的投资,朋友在酒桌上偶尔提到,他的心病就要发作。回家更是被老婆数落。

听完老王的故事,一个立志于跻身内地家族办公室行业的外资行精英依然毫不死心,

“你能给牵线介绍下他们不?”“你认识了也没用,富一代是有钱,但不是有病啊。”

02无法退休的富一代vs鱼龙混杂的投资人

老王是个控制欲极强的“老黄牛”。

头发越白,干得越起劲儿,没日没夜地泡在公司里,大大小小的文件一个不落,生了病,都要秘书送到病房,就算躺在病床上,手上输着液,也必须颤颤巍巍签了字才算放心。

我问老王,为啥还不退休?你孩子呢?

老王摆摆手,满眼绝望,“退不了的。”

有些人,有些事儿,不被人浑身插满了刀子,永远看不懂。人生经验都得碰出来。再高超的智商,再好的学历也无法对抗阅历。

这就是富一代和二代之间无法跨越的鸿沟。一代们白手起家,极具野心,敢想敢做,吃尽了各种苦。二代则大多在优越环境下略带良善和本真,不争不抢,吃相好看。

两个截然不同的物种之间要平滑接班,几乎不可能。子孙们要么发展成花钱如流水的旷世情种,要么创业、投资、花光几个小目标后认(tang)命(ping),都且算是平稳着陆了。

▲2021年底,子承父业的香港爱高集团董事长梁伟成疑因亏损多年,最后选择跳楼自杀

别太作就行,这是老王们对后辈们的底线也可以说是上限期待了,至于守财理财还是得自己亲自上。

其实老王并不孤单。

放眼望去,这些年,想要抓住新风口的大佬们还少么。

富力李思廉差点重仓华泰汽车还好及时悬崖勒马,宝能姚振华斥资89亿元接盘观致汽车,创维黄宏生通过收购南京金龙曲线入局,如今也反响平平。

2017年,贾会计要造车,直接烧掉了投资人400多亿,出资人不乏珠海国资、许家印这样的国资巨头和民企大鳄。

中国最大的民营钢铁集团—江苏沙钢集团投资了爱驰汽车,如今爱驰还在腰部梯队苦苦挣扎。

······

其实大洋彼岸也在亏,巴菲特21年就在美国本土入局了一个光伏新能源的旁氏骗局,最终亏了22亿元。

即便孩子不爱干,自己投不准,老王也不愿意把钱交给投行精英们。过去几年,各种风投机构遍地开花,老王身边当出资人的也很多。人神共愤的坑蒙拐骗案例,也算见不少了。一旁老王的秘书开始抱怨这些年投资圈遇到的那些“老鼠屎”,

“我不能说他们全都是拿着LP(出资人)的钱傻嗨吧,毕竟排成一排,隔一个枪毙一个还是有冤枉的。”

明目张胆类:

a 投资人:“融资额上不去怎么办,”

b 投资人:“搞点新能源,锂电材料啊”a:“但是我看不懂啊啊。”

b:“没这么难,我前年看消费,去年看软件,这不是今年就改看新能源了嘛?”a: 奥…….那你看得懂吗?

b:“当然看不懂,但是我投了好几个了。”…….

▲张翰都演新能源投资人了

暗箱操作类:

比如各种数不清的抽屉协议。没有哪个行业像一级市场一样会签订这么多的抽屉协议。各个LP和GP签的都不一样。各个被投和基金方签的不一样。各个被投和基金决策层签的也不一样。

甚至,各个被投企业和fa签订的也不一样。

还有直接摆烂类,

老王一位朋友前些年禁不住忽悠,拿了一部分钱出来投资了一家小基金,结果几年下来业绩一塌糊涂不说,还经常微信上找不到人。

无奈这位朋友是个典型的狮子座,绰号“狮子王”,最受不了被人忽视。平日里路边吃碗馄炖,都要找司机陪。长桌饭局,座位永远要坐最
c位,随从永远四五人起,从头到脚都忘不了要跟人炫耀,桃红配翠绿的新Versace
是00后小女友给挑的,车厘子红的新鞋子是第12任前任送的·······

在一个光芒四射的的成功狮子面前负罪潜逃,那是罪加一等。每次酒局上提起来狮子王就开始咆哮:

谁也不差这点钱,你可以业绩差点,摆烂不见人tmd算怎么回事?

下场就是,这家机构被定性为“做人不行”,被这个小圈子里被联合封杀。

线性资本王淮曾这么描述过这个行业的微妙之处,选GP的过程就像是选美:化了妆,看上去一个比一个美。

几十倍的irr,  数百亿的管理规模,眼花缭乱的奖项和称号,然而深入接触下来发现,佳偶难成。

“那为什么没朋友善意提醒下呢?”

“能到这个圈子的,人人都是某个领域的王者。谁也不愿意冒着失去朋友的风险四处提点别人犯了错。”

这个圈子的法则是:如果我开了口,指出问题,但帮不了人解决,那我宁愿闭嘴。这年头,宁愿得罪牲口,都不愿得罪人。

“你认识这么多投资人,最被低估的是哪一位?”“扯淡,你很难在一个普遍被高估的行业里找到一个被低估的人。”

03被割后续:GP怎么就不能做投资经理啦?

“往年这点钱(特指一个小目标),一个月打10个电话就能搞定,今年都募了大半年了。”

“忽悠”老王铩羽而归后,精英们百无聊赖地吐槽起了他们金光闪闪的苦逼工作。

这些年,投资圈的乱像极了医患关系的负循环。

一小部分不作为的投资机构做坏了行业口碑,加之大环境的不景气,募资难,找不到钱成了2022年整个资本圈的共识。

“今年 GP们苟得,就像个投资经理。”

GP(general
parter)即普通合伙人,一般要对接像老王这样的金主出资人即LP,而投资经理则是他们手下的低好几层的小帮工,负责打听消息,找项目,上会,要份额但没有投资决策权。

以往投资圈的“小黑工”搬砖链是:fa给投资经理打工,投资经理给md打工,md给投委会打工,投委会给LP打工,大家努力迎合好,只要顺利过会就能皆大欢喜。

“如今LP不仅不看irr了,连每一个要投的项目都要亲自过问,已经演化到了case by
case。甚至你找到好项目后,再来根据项目要钱。” 人精们继续吐槽。

我:LP又不是百科全书,能看懂吗?“看不看懂不重要,关键是已经不信任投资机构了。害得我们这些认真做事的gp也连着被骂。我们的合理性都遭到嫌弃了。”

一名专注投资制造业的股权投资人很是气愤。

“今年要投一个项目,理论上3年后开始赚钱,但现在LP都会直接怀疑,3年这个数字你们是不是在造假,这已经是深度不信任了。”

一方面是青年投资人越来越卷,一方面是行业滥竽充数人越来越多。加上大环境不景气,

“一支非常头部的美元基金,募资募了好几年,最新一期才募到几亿美元,这个数字几年前基本上就是3个月就能到账。”

而该基金目前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明星项目,竟然是一个到现在迟迟不盈利也没上市的虚幻网红,迟迟找不到接盘侠。

从躺着赚钱变成匍匐着赚钱,大家都开始穿越艰难时刻。

以前,投资这个圈子是有光环效应的,行业光环加身,投资圈子更是有背景的二代遍地。

而到了今年,20%的机构能勉强保证正常投资,50%-60%步伐明显放缓,剩下10%-20%彻底躺平。

以前,各行各业的富一代们都拥有吃饱了过剩的“激情”,所以混进来了不少没饭吃进来避风的“躺平”的投资管理人。

但现在,投资人折腾了几年以后惊恐地发现,金主爸爸们激情没了,也要躺平不玩了。

大环境不好,不管是打工人还是大佬都在关灯吃面,既然大家都在亏钱,那么愤怒和不甘总要找到一个出口:

打倒那个专家!

打倒那个黑心私募!

打倒那个投资人!

杀死那个搞价投的!

也有自鸣不平的投资人,“投项目就像生孩子,大佬们也得清楚,生下来是一回事,考清华北大可不能保证。”

04摊牌,不玩了

老王喜欢一种名叫“掼蛋”的扑克牌游戏,这和京圈一些企业家的喜好特别吻合,投资失利后,老王投入到打牌的时间越来越多。

如今他也没有什么投资理想了——消费和医药都佛了,互联网没什么花头了,唯一剩下的新能源女神也渣了他几十个亿进去。

这几年,老王发现牌友们越来越多,“兄弟们喝喝茶打打牌,游山玩水也花不了几个钱。”最新的朋友圈里,老王最近好像入了一辆本田cm300,在祖国的南海边兜风画圈,可能休闲之余,他也希望,再次迎来一场人生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