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纽约街头精神病这么多 市长打算怎么办?他承认崩溃…

在纽约市,人们有一种无法否认的明显的恐惧感——他们担心自己会是下一次随机袭击的受害人。

Earlier this summer, Mayor Eric Adams
visited Fountain House to meet with pioneers of the “clubhouse”
model for addressing serious mental illness. https://t.co/nZVeU1pESq

— Amsterdam News (@NYAmNews)
October 3, 2022

侨报根据英文媒体报道,这种事情在纽约发生太多了,近日一名任职于消防局EMS的资深紧急救护员被一名男子用刀捅死,另一名女子在地铁站被人暴打至一只眼睛失明,两名受害人都不认识她们的攻击者,后者都有精神健康问题。

在回答媒体提问时,市长亚当斯(Eric
Adams)表示,“我们看到这些人中的很多人戴着医院手环,知道他们进过医院,但他们出来了——这就是问题所在。”

“如果他们没有得到所需的照护,会发生非常暴力的事情,这是一个小数字,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亚当斯说。

涉及精神有危机的人士的911报警电话,今年至今有131000起,去年同期大约128000起,今年增加了8%,每天大约有500个报警电话,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亚当斯承认,这个制度已崩溃了一段时间了————某个人精神病发作,得到一些药物治疗,然后被释放出来。

亚当斯认为,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是“俱乐部模式”(clubhouse model)————一个多渠道方法,而不仅仅是执法。

“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社会网络基础设施—————我们必须在这些人发动攻击前抓住他们,但我们现在没这么做,”亚当斯说。

这便启动一个发生了故障的旋转门。

“你在医院里跟我在一起,知道你有暴力倾向,精神分裂,或其他问题,我需要把你交给另一个人,而不是把你放到街上,”他说。

如果回到街上,将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这个人会再发动袭击。

“情况不会变得越来越好,你必须做些事情,你必须做一些改变,”亚当斯说。

估计直到他退休,问题都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