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答应我,别当科技与狠活的魔怔人了

每天上班前,差评君都习惯在公司楼下的便利店买个三明治当早饭,坐在工位上舒舒服服的吃完,美滋滋地开启一天的工作。

今天早上,差评君刚刚选好一个,就听到旁边的对话,传来一个坚实有力的声音:

” 别买,这都是科技与狠活!”

如果你问我最近啥词最热,那科技与狠活可以说当之无愧了,别说是网上,就连我不咋上网的姥姥都知道了,没事就打电话跟我说:

” 外孙子,最近少去外边吃饭啊,听说那都是科技!”

其实啊,最近火起来的科技与狠活、海克斯科技等词的含义很简单,特指那些被滥用了的食品添加剂。

这个词因为几位抖音博主被人熟知,也一度引起了大家对食品安全的重视。

但奇怪的是,如今你在各大社交媒体搜索这个词,得到的大多并非科普,而是一场场关于食品添加剂的全民焦虑和恐慌。

有人来到罗森,看到三明治背后密密麻麻的配料表,感觉很害怕,这肯定是科技与狠活。

有人看到海底捞的调料包,觉得这也是海克斯科技:

还有网友一看,啊?泡面的配料表也这么丰富,这完全就是一袋科技产物,这可怎么吃?

甚至还有国外的网友,看到麦当劳的汉堡贴着配料表,好家伙,密密麻麻,这也是纯纯的科技与狠活啊!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网友开始对家里、商店和超市里的各种食品进行大清洗,挨个查看配料表,只要不纯,就给它们贴上科技与狠活的标签。

检举揭发科技食品的帖子也就越来越多,从汉堡包到速冻水饺,从膨化食品到牛奶酱油,基本覆盖了你日常生活中大大小小所有日常饮食。

这也导致了很多人越看越慌、越看越怕,很多网友为了避免摄入食品添加剂瞻前顾后,最后发现啥也不敢吃了。

全是科技。

科技与狠活,已经让很多人彻底魔怔。

那么,这种现状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呢?

说起科技与狠活,就不得不提到一个叫辛吉飞的抖音博主。

其实他一开始主要卖调料,会在短视频平台上更新一些小吃的做法,比如麻辣烫汤底配方,烤肉料怎么调之类的。

但显然教大家摆摊创业并没有收到很好的效果,虽然坚持发了很久,但他的观看量一直不温不火。

但后来,突然有一期视频引起了网友们的注意:揭秘自助餐合成肉。

为了复刻很多廉价自助餐的合成肉做法,他往一堆碎牛肉和鸡肉里加入了用于蛋白质重组的 TG
酶、大豆分离蛋白和肉类香精粉,居然把一堆碎肉做成了一整块牛排。

好家伙,原来我平时自助咔咔炫的就是这?

后来,辛吉飞就把这类的视频作为主打,关注度也越来越高。

比如他教大家做烧烤料,把香兰素、高浓缩肉味精油还有什么 8388
大力粉,放在离心机里一搅和,得到的就是烤啥啥香的顶级烧烤料。

又或者通过磷酸盐、牛肉香精油、大色素,再放点转氨酶催化剂,就可以做出弹牙的手打牛丸。

虽然粉丝们看得胆战心惊,纷纷表示再也不敢吃了,但辛吉飞做完之后还总会自己尝一尝,这也让他被网友们尊称为绝命毒师和炼金术师。

对于这些用食品添加剂增色增香制成的美食,他总会将他们称之为 ” 科技与狠活
“,这句话逐渐出圈,也吸引很多博主都参与了进来。

比如美食博主真探唐仁杰,当他在快餐店吃到预制的调理牛排,就直言这牛肉上了海克斯科技。

饭店老板刘怂也透露了很多餐饮业的秘辛。

街边的米线为啥那么香?

来点浓缩猪骨高汤,沾点 3A 小料,再来一勺鸡精和秘制小料。

大家平时吃的又白又浓的羊肉烩面是咋做的?

我一勺浓缩羊膏!

随着这些视频的传播,科技与狠活、海克斯科技,更是成了人尽皆知的网络热词,唤醒网友们对食品添加剂重视的同时,也引起了争议和曲解。

当三花淡奶、芝麻精油这些最熟悉的陌生人被摆上台面,当很多人第一次翻开包装袋的背面看到配料表,网友们慌了。

” 是不是只要是浓汤,就加了三花淡奶?”

” 到处都是添加剂,那我还能吃什么啊?”

” 现在去个超市,什么都不敢买,全是科技与狠活!”

有人在看了辛吉飞对香肠里添加剂的介绍以后,甚至看到香肠都会反胃。

米线不敢吃了,都是用香精调的;烤肉店不敢去了,全是转氨酶;可乐不敢买了,配料表里密密麻麻一堆化学制品。

甚至很多辛吉飞的粉丝开始到处冲买零食的网店和博主,只要你的食品里有添加剂,那便会留下一句科技与狠活,剩下的你自己去品。

网友们也分为了两派,一派认为辛吉飞是为老百姓说话,揭露行业黑幕,另一派则认为他是为了博取流量,制造焦虑。

面对开始不受控制的局面,即便最鼎盛时辛吉飞的抖音有 800 多万粉丝,他也决定注销了自己的账号。

那么问题来了,那些汤里的香精、配料表里的添加剂,究竟会不会害人?

首先,配料表的种类多,并不意味着它的危害大,比如这是有人做出的香蕉成分表。

那么,那些通过化学手段提取的物质呢?四个字:国家标准。

现在生产的大部分食品添加剂,只要符合国标 GB 2760-2014 ,对人体基本很难造成啥危害。

比如很常见的焦糖色,只要在对应类目里符合最大使用量就可以。

不信你看淀粉里还可以加点高锰酸钾呢。

比如人人谈之色变的三花淡奶,其实主要成分就是鲜牛奶,在奶茶里很常见,看上去很恐怖的 TG
酶,其实是一种活性蛋白质,早已大规模应用在肉类食品生产中。

其实,所谓的食品添加剂,其实并非现代化学工业的产物,早在古代人类就开始研发使用了,为的就是给食物增香防腐。

比如南宋年间,就有人开始用亚硝酸盐腌腊肉,用明矾做油条了。

随着现代食品工业的发展,各种五花八门的添加剂也越来越多,已经成了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所以说,辛吉飞、老唐、刘怂们真正想抵制的,是那些借助科技手段以此充好和虚假宣传,欺骗消费者,或是那些无视国家标准,违规使用添加剂的商家。

明明是碎肉的成本,却用 TG 酶做成好肉来卖,明明是用三花淡奶调出来的科技汤,却假装是猪骨熬了八小时的浓汤。

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草木皆兵,影响了食欲大可不必,但如果能吃随时吃到猪骨熬制、自制的米线,谁又想吃加了科技的米线呢?

然而,在这个炒菜都快被预制菜全包围的时代,成本、市场和资本,已经替你做出了选择。

也许在未来,我们会像赛博朋克里一样,作为普通人,你最常吃到的将会是精心制作的罐头,安全、营养,新鲜食材和手工制作,也许会成为奢侈品一般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