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东海开发油田引日本抗议 双方危机管理机制恐难实现

日本最近发现中国在东中国海开发天然气油田的结构物冒出火焰,分析是在生产天然气,因此向中国提出抗议。专家认为,中国想藉由开采油田掌握海域控制权,日中在东中国海的危机管理机制在美中对抗升温的大环境下恐难实现。

中国欲掌握海域控制权

日本《共同社》10月4日报道,外务省指出,日本发现了5月被设置于东中国海日中中间线中国一侧海域的构造物中,冒出疑似气体燃烧的火焰。日本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长船越健裕向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次席公使杨宇抗议,对中国单方面开发油气田表示遗憾,强烈要求中国尽速重启有关签署开发东中国海油气田条约的协商。

日中双方在2008年曾达成共识,在龙井油气田(日方称为翌桧)处划设共同开发区域,但因中日关系恶化而在2010年中断。日方指中国其后持续自行开发东中国海油气田,在东中国海设置的18座结构物中,至今观察到13座有曾生产天然气的迹象。

台湾开南大学国家与区域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陈文甲表示,日中双方依然在划分领海界线问题有严重的意见分歧,过去日本透过外交途径对中国单方面的开发行为提出抗议时,中国却表示开发地点是在非争议性海域,不但要日本尊重中国在该海域的主权与管辖权,并将东中国海日中海域中线称为日本的单方主张。他指出,日中一直没能达成共识,使得东中国海的油气田以及区域的合作与冲突问题,至今仍是日中关系发展的问题与阻碍。

陈文甲对美国之音说:“就中国建设油气田背后的意义,一方面是就地缘经济而言,东海(东中国海)油气田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天然气和可燃冰资源,据估计石油储量可能高达千亿桶,可媲美中东地区;另一方面就地缘战略而言,一旦中国藉由片面开发东海油田,除得到巨大利益之外,并可掌握该海域的控制权,将对美日同盟的军事战略部署造成重大冲击。所以在日方多年抗议无效后,当然会联合美国透过高强度的外交与军事力量来反制中国。”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执行长罗庆生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东中国海的范围本来就不大,日中双方在划分经济海域时必然重迭,但是中国开采油气田的地点并未跨越日本所主张的界线,而是资源共享引起的争议。

他说:“日本的观点是希望按照中间线(原则),可是在中国的观点是希望用大陆棚延伸的观念,所以是在琉球海沟(冲绳海槽),这中间有相当大的一段距离。可是中国在东海开发的油田其实是在中间线靠近中国的那一部分,换句话说,即便按照日本的说法,中国也是在自己的经济海域里面开发油田。那日本有什么好抗议的呢?
因为它(油气田)实在太接近中间线了。而这个中间线下面,假设整个海底油田,它其实是一整块大油田,你在中国那一边开挖,你其实挖出来日本的油,所以日本当然就不太愿意。”

罗庆生指出,唯一的解决之道是共同开发,需要双方的合作意愿,让紧张关系下降以消除敌意,有更多的善意和信任才能进行。但是,如今美中关系紧张,夹在两强之间的日本处境更加困难,共同开发恐怕不是选项。

危机管理机制难实践

日中为了避免在东中国海上发发生纠纷,双方于2011年同意建立危机管理机制,但至今进展有限。

2010年9月一艘中国渔船在日中两国有主权争议的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海域与日本巡逻船相撞,日中两国相互提出抗议。

2011年11月时任日本首相野田佳彦访问中国,他在与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会谈时提出,希望尽早重启东海油气田共同开发条约的谈判,而两国同意建立副外长级的东中国海之海上危机管理机制。

日中防务部门之间2018年开始运用“海空联络机制”,但作为主体的热线至今尚未开设。

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2016年8月6日公开了当天上午拍摄到在尖阁诸岛(钓鱼岛)附近海域航行的中国海警船照片。

台湾开南大学国家与区域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陈文甲表示,日本的对中政策向来采取坚守美日同盟又不与中国交恶的“战略模糊”路线,所以在利用“四边安全对话”(QUAD)来包围中国和共同应对中国霸权扩张的同时,也寻求改善日中关系,力求重启日中高层会谈,并一直未放弃建立日中海事通报机制与高层热线等危机管理机制,以防止两国机舰在东中国海发生擦枪走火的状况。但是日中在尖阁诸岛的主权问题依然未解,再加上美中冲突加剧,至今未能落实制定危机管理机制。

他说:“去年2
月1日中国实施的海警法已严重危及东海、台海到南海的海上生命线,加上今年2月24日俄乌战争后中俄更为紧密的战略协作关系,直面威胁到日本的北面、西面及南面的国土安全,加上8月初中国为反制美国众议院议长裴洛西访台,除在台湾周边展开大规模军演,并宣布在黄海、渤海、东海等海域进行新一轮演习。在当前日中缺乏互信的情况下,双方要制定危机管理机制是不可能的任务。”

陈文甲认为,今年11月日中要展开新一轮的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目标是争取今年内开通两国防务部门海空联络机制直通电话,不过达成的机率不大。

中国在2013年11月23日宣告设立东中国海防空识别区,涵盖钓鱼岛海域,与日本的防空识别区有相当重迭。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当时担任外务大臣,就有关中国积极响应美国提议的建立日中的危机管理体制等问题,指出日本不接受以中国画设东中国海防空识别区为前提的对话。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执行长罗庆生表示,美国也曾经鼓励日中建立起危机管理机制,但在近年来美中竞逐升温局势下恐难实现。

他说:“2015年,当时担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访问日本,同时也访问中国的时候,就在日本建议大家能尽快把这个机制建立起来。但是现在你看美国还有在谈这个机制吗?
所以夹在两强之间,日本有它的困难,而日本是比较亲美的,所以中国在东海油田这个议题上当然也就比较会采取强硬的立场,当然也不会示弱,这个问题要解决,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台海安全攸关东中国海局势

美国太平洋陆军司令佛林(Charles
Flynn)9月8日表示,在美日联合军事演习结束后,在日本位于东中国海的基地(?)保留火箭发射器。由于美日之间今年预定还有2次联合训练军演,代表这些装备可以继续留在位于东中国海的奄美大岛几个月,包括2具射程可以达到500公里的“高机动性多管火箭系统”(HIMARS,简称海马士)。此举令外界关注美国在东中国海安全方面是否有更多动作。

日本《共同社》10月4日报道,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阿基里诺计划下周访问日韩,再度确认美日、美韩之间的合作。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执行长罗庆生表示,美国虽然与日韩都签有共同防御条约,单仅属于双边军事合作。虽然美国希望美日韩能形成类似北约的集体安全组织,甚至是军事联盟,但是以日韩的立场未必希望如此,这可以由韩国不愿意介入台海问题看出来。

他说:“南韩在这个问题上采取回避,用一个借口,例如北韩可能会打过来,所以它(南韩)不能同意南韩的驻韩美军扯进去台海的军事安全问题。南韩在顾虑什么?
驻韩美军如果被中国军队攻击了,请问南韩军队要如何处理?
韩美军事联盟的指挥权在美军手上,当驻韩美军遭受攻击时,要南韩军队袖手旁观,恐怕是不现实的;但是南韩军队能够因此而加入战局,扯进台海的军事危机里面吗?
恐怕这也不是南韩所愿意的。”

罗庆生认为,对韩国而言,所谓的“台湾有事”是台湾的事,与韩国无关,这和日本“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之立场显然不同。因此,对于美国想在东中国海区域上形成美日韩军事联盟,他表示并不乐观。

台湾开南大学国家与区域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陈文甲认为,美国将更加强与日本在海上的演习,以维护东中国海与台海的安全。例如美国陆军与日本陆上自卫队从8月29日至9月9日在日本熊本县联合举行的“东方之盾22”(Orient
Shield 22)军演,多年来之目的就是在强化两军联合训练的协调性,以因应中国在东中国海与台海日益严峻的威胁。

他说:“今年的演习所处国际情势相较往年更加复杂多变,一则乌克兰战事未歇,二则台海周边战云密布,特别是在奄美大岛军演中,美军‘海马斯多管火箭系统’及日本陆上自卫队的‘12式岸舰飞弹’,以及双方电子战部队也将首次举行联合反舰作战训练和射击多管火箭的联合演训,可以看得出今年的演习剑指中国敌情威胁,管控东海到台海的安全。”

陈文甲表示,台湾与日本同处第一岛链核心位置,因此在战略位置的考虑下台海安全直接影响到东中国海情势。他指出,近年来台海紧张局势上升连动到东中国海,因此美国持续加强对台军售,提高台湾武器装备现代化的程度,部分武器甚至具备攻击到中国内陆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