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华邮:新旧冷战有关键差异 拜登应付中国犯大错

China is looking to expand its international
trade; we should be doing the same rather than crouching in a MAGA
bunker.

If we are going to be locked in economic competition with China, we
need to play offense as well as defense. https://t.co/JIAyix9XbX

— Max Boot (@MaxBoot)
December 1, 2022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美国外交关係协会资深研究员和畅销书作者布特(Max
Boot)撰文指出,虽然美苏旧冷战与美中新冷战有许多相似之处,但至少有一个重大差异:美国和苏联之间从未有过重要经贸关係,而中国在2020年时却是美国第三大出口市场和最大进口供应国。他说,前美国总统川普的抗中政策无益于美国,建议拜登要有自己的主张。

布特提到,中国的一家工厂就组装全球半数iPhone,以及外界担心中国防疫封锁导致成长放缓并引发抗议潮牵动了美股大跌。他说,华府必须谨慎处理与北京的关係:确保美国技术不会强化解放军军力,并掌握住重要零组件的供应链,例如半导体。但两大经体之间不可能筑起高牆不来往,就算紧张关係升温,贸易仍须继续。

要在与中国的对抗和合作之间找到平衡点,比对苏联进行围堵难得多。布特说,拜登政府挣扎找到自己的路,有两件事做的对,另有一件事做错了。

他认为最明智之举是推动国会在8月通过规模2800亿美元的芯片和科学法案,提升美国科技竞争力。这能让美国安度因台湾产生的潜在危机。

10月发布规定,加强管制对中国芯片和芯片设备的出口,比较冒险。新加坡外长维文形容这纸行政命令是片面“宣告科技战开打”。美国想组国际联盟限制中国取得最先进芯片,但包括荷兰和日本在内都对美国的做法有异议。要争取他们跟进美国的限制措施,拜登政府必须说服他们,他只想限制中国军力,而不是阻其经济崛起。

布特说,出口管制还有一些道理可言,但在其他贸易议题上就不是这样了。2018年,川普对总值3350亿美元、大约三分之二自中国进口的商品课徵最高25%的关税。结果提高消费者物价(从而推升通膨),减少农产品出口,但没能增加美国制造业就业机会,也无益于解决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有一份研究估计美国还损失了24万5000个工作。但拜登拒绝取消川普的关税,想来是为维持捍卫中产阶级的形象,不想要外界觉得他对中国不够硬。

拜登拥抱保护主义,也让他无法重新加入川普愚昧退出的跨太平洋伙伴关係协定(TPP),改而推动注定要失败的山寨版“印太经济架构”(IPEF),因后者并不提供更多进入美国市场的机会。

拜登还签署了保护主义色彩浓厚的降低通膨法案(IRA),提供7500美元税务优惠鼓励消费者购买北美组装的电动车,得罪抗中需要的盟友。韩国、日本和德国的汽车制造商并不乐见因此损失销售。中国有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14个成员国里包括了日本、韩国和澳洲,美国没有东西可资抗衡。

在华府,两党共识认为自由贸易害美国人丢工作,但布特指出,此一共识的经验证据基础不稳。哈佛商业评论摘录经济文献显示,“2000年代初期,美国部分地区因为与中国的贸易,流失了制造业工作,但这股趋势已告终”。而即使是在2000年代初期,也有证据显示,与中国的贸易藉由创造出新的服务业工作,推升了美国整体就业。

布特最后表示,拜登支持美国的技术发展,限制尖端芯片出口到中国没有错,但他背弃自由贸易犯下大错。他呼吁拜登,在中国寻求扩大国际贸易之际,美国也该做同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