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天猫向ofo催债5个亿,退押金还能轮到我吗?

“2 天退款 90 人,等排到自己还要 572
年,往前翻这么长时间,那会儿还是明朝。”

” 押金要退 500 年 ” 的 ofo,被天猫催债了,一催就是催 5 个亿。

12 月 1 日,天眼查 APP 上显示,ofo 所属的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公司以及 ofo
创始人戴威被杭州法院送达了借款合同纠纷的诉状和开庭传票,而原告方的公司,是天猫。这次催债的金额,约为 5.38 亿人民币。

这家在 2018 年就差不多彻底凉凉的 ” 坑人 ” 企业,凭借又一次的被催债(数额还如此巨大)唤起了网友死去的回忆。” 欠我的
199 押金什么时候退?”、” 能不能先把我们的押金还了啊?”、” 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成为了网友最热议的话题。

当然,被催债、法院传票早已成了 ofo 的家常便饭。

2021 年 6 月,”ofo 被强制执行 1341 万元 ”
登上微博热搜。当时,跟它打官司的是一家珈伟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2021 年 7 月,ofo
再度登上热搜,这次是因为克扣上千万用户押金被北京市交通委员会约谈,结果拒不改正,被扣了 5 万罚款。可以说从 199 押金到 5
亿巨款,ofo 能拖欠的债就没有一笔还上的。

据悉,仅到 2020 年,ofo 此前的供应商中,向法院申请过强制执行,但 ofo 却未履行的案例,总共涉及的金额就已超过
5.09 亿元。除此之外,还有超过 1500 万名用户等待退还他们退押金。即使按 99 元最低金额计算,该项债务也接近 15
亿元。恐怕已有太多 ” 冤种 ” 用户至今仍把彻底死去的小黄车 APP 留在手机里,只为等它退钱。

当然,等待他们的或许只有 ” 退押金进度 ” 里的 ” 您已排到 12345678 位 “……

2021 年 5 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曾对 ofo
所在相关公司所持有的全部银行存款、车辆、房产、证券进行了调查,最后发现——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

也就是说,尽管结结实实欠了一屁股债,但 ofo 是真的没钱还债了。这不仅让人想到这几年用户对 ofo
还钱速度无比真实的调侃:”2 天退款 90 人,等排到自己还要 572 年,往前翻这么长时间,那会儿还是明朝。”

回看 ofo 的创业史,当年谓是资本圈首屈一指的当红炸子鸡。从 2014 年底开始创业,ofo
用一年零九个月的时间实现了单日订单破千万——达到这个数据,淘宝用了 8 年,滴滴用了三年半,美团用了 3 年。

而 ofo 衰落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无节制的挥霍与烧钱。从创业开始,ofo 经历了大小十几轮的融资,上百亿的资金让所有员工有了一种
” 不差钱 ” 的心态。

随后 ofo 开始跟摩拜抢占市场的血战,向国内三四线城市投入 2000
万辆小黄车,但十分之九都是坏的。莽撞地向海外市场扩张,最终偃旗息鼓。在营销上,ofo 的选择也显得豪横却不计结果,2017 年,ofo
花 2000 万元冠名卫星,1000 万元请鹿晗代言,而订单量却看不到有任何变化。

同时 ofo 内部也出现问题。贪污腐败、数据作假以及管理层的派系斗争加速了 ofo 的内耗和垮台。

2017 年 7 月,滴滴派出三名高管进驻
ofo,接管市场、财务等关键部门,开始规范财务,缩紧日常支出。但具体到几百块钱的报销审批权限都要收归 CEO
层面,引起了不少员工的反感。ofo 人由此产生了滴滴系不信任自己、甚至滴滴人想要夺权的敌对心理。

尤其对于创始人戴威来说,滴滴想要夺取 ofo 的控制权是他最不接受的。于是,2017 年 11 月,三名滴滴系高管被 ofo
创始团队集体踢出局。

为了平衡滴滴系的话语权,戴威也曾引入过阿里的高管,但结果造成了管理上的混乱以及人员站队现象。外部胡乱扩张,内部混乱不堪,最终导致资本开始退出,ofo
资金链断裂,开始了无可挽回地衰落。

从 2018 年年中起,ofo 就开始了大裁员。但急转直下的形势依旧严峻。2018 年 8 月 31 日,凤凰自行车因被拖欠
6815 万货款,将 ofo 一纸诉状送上了法庭。曾计划向凤凰自行车采购至少 500 万辆单车的 ofo,只完成了不到 40%
的订单,还拖欠大量货款。

2018 年 9 月,百世物流为索要货物运输款,也将 ofo 告上了法庭。

从此,ofo 开始了漫长的被催债之路。

目前 ofo 还未彻底倒闭有。早在 2019 年 3 月 ofo 入局电商开启自救之路,2020 年时,ofo 的 APP
已然已经变成了一个购物软件——左上角的醒目位置为 ” 返钱 ” 二字。搜索框下还附有简单教程,” 复制商品链接—打开 ofo
返钱—搜索下单立即省钱 “。那时,页面上方还有 ” 邀请好友,奖励现金 ”
的广告。此外还有京东年货节、淘宝专区、京东专区等选项。

2021 年 11 月,ofo 又推出了 ” 好友退押金功能 “。具体的操作方式为—— ”
好友接受你的邀请后,你们将组队成功,活动期间内 TA 通过 ofo
返钱跳转到第三方平台购物,你们都将获得平台奖励的购物提成,奖励会自动计入您的账号中。” 相当于拉人头式营销推广。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在人民网发表评论称,ofo 这招是 ” 剜肉补疮 “,” 借债主营销既不合法也不道德
“。2018 年 11 月 14 日,因为逃避现实而消失几个月的戴威突然现身公司内部会议,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ofo
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

希望这其中,不包括收到 ofo 退款的押金,需要等 500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