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李老师”:走红是件非常危险的事 担忧父母的安危

推特上的”李老师不是你老师”,2020年开始从微博转战推特,他表示自己”被推着从一个温和的人到成为一个激进的人”。现在,李老师已经拥有了八十多万粉丝,成为了人们获取与中国各地的抗议活动相关信息的主要渠道。以下是12月3日记者对李老师的专访。

上海11月30日

(德国之声中文网)

走红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但是我很感动

记者:我8月份的时候和你聊过一次,那个时候你大概才5万粉丝,现在已经80万了,这种突然”走红”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

李老师:其实没什么感觉,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因为这些粉丝无法对我换来一种直接的收益,因为他们是为了我报道的新闻来的,他们不是为了我这个人来的。就是对我来说,有多少人看是一样的。但是我也很感动吧,有这么多的人,他们会去关注中国所发生的事情。

记者:粉丝数量的激增给你带来的是什么呢?名声?或者是负担?

李老师:现阶段还是负担比较多吧,名声的话,总不能真当网红吧,开个YouTube频道随便说些。这个不可能。

记者:粉丝多了,也给你带来了一些麻烦吧。我已经看到方舟子在质疑你,未来也可能有更多的人会质疑你,你准备好了吗?

李老师:我其实就不准备去回应这个事情,因为我觉得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你总不能真的为了证实什么事情,就把自己暴露,剖开。我觉得没必要,而且本身大家来我这里是看新闻的嘛。如果我可以把新闻完整地播出来,这个就够了。就不论说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者我做了什么事情,只要我把新闻播出来的话,对于观众来说就够了。其实我所困扰的到不是这些。

父母被警察找上门,但仍然会坚持发声

记者:那特别困扰你的是什么因素呢?

李老师:是我的父母今天被找了,他们有几个警察,据说是公安局的局长。他们来我家,找到我的父母,其实主要是想弄清楚我发这些稿有没有收钱,以及别人给我投稿,我有没有给他们钱。另一个就是他们想知道我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团队。就是这样的一些问题。然后就是说我可以回去报效祖国,不应该发这些阴暗的。

记者:那你父母目前对你发这些投稿持什么样的态度呢?

李老师:他们不知道我在干什么。他们对这些完全不知情,不知道我最近在做什么事情。甚至说他们不知道我在”键政”,我在接受采访。然后他们知道这件事以后,也是非常担心我的安全,非常害怕我的生命安全受到影响。所以他们也是比较希望我不要继续去发推特。然后就是今天下午,我只要一发推特,他们就会给我家打电话,然后警察就会过来。他们第一次找我父母是在27号。今天已经来了我家两次。

记者:那你有没有考虑过先暂停发推特,先缓一缓?

李老师:这个可能缓不了吧。我更担心的是我闭嘴了,我这个人就消失了。我必须要保证我能说话。所以就是从我的角度来说的话,我还是会想办法坚持一下。

放弃休息坚持工作,练就鉴别真伪的经验

记者:八月份我们聊的时候,你主要替国内被封控的学生发声。现在你推特的关注度有了很大的提升。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到大量的投稿的呢?

李老师:应该是从富士康开始的,因为富士康发生的事情是大而激烈的,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上面。

记者:你每天花多少时间整理投稿?

李老师:这几天的话,我每天早上九点开始,然后到晚上十二点结束。这是很轻松的了。最忙的,游行最激烈的时候,我只能睡三个小时,五个小时这样。休息不好,一边头疼一边坚持。

记者:在不断收集投稿的过程中,你慢慢有没有总结出如何判断投稿的真伪?

李老师:判断投稿的真伪其实不是很难,因为一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周围的镜头或者视频都是围绕这件事情展开的,比如说同一个建筑物,同一群人,同一个主体,你可以从不同角度可以看见,那你轻易就可以证明这件事是否真实发生。比如在乌鲁木齐路的时候,你看到非常多关于乌鲁木齐路的视频,那么就足以证实这件事是真实发生的。在这种情况下,你就可以大胆地发布。有些视频是独立的,这些建筑你没有见过,那么就是假的,或者至少就不是此刻的乌鲁木齐路。我觉得这是一个经验的问题,也是要感谢所有投稿者们他们帮我去验证这些消息。

记者:筛选投稿有没有一定的流程呢?哪条发布,哪些不发布,是怎么决定的?

李老师:这个是这样,如果说很多的事情一起涌进来的话,肯定会选择比较重要的事情发。大部分时候,其实不是很需要筛选。因为投稿也不仅仅是新闻,或者说不仅仅是当时的事情。同时还夹杂了很多其他的内容。你一眼看过去,十几条里面可能两三条是可以投稿的,那你把这两三条拿出来发就可以了,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其实投稿里有很多其他的内容,包括别人的想法、别人的心情、别人的感悟、甚至别人制作的歌什么的。因为同一件事,会有很多人投相同的稿件,所以你可能也不会错过什么。

敢于站出来的人才伟大,我只是被历史选中的记录者

记者:很多人说你发布的内容,在抗议行动中作用很大。我们也采访到游行当事者说是看了你的推特才上街参与。你怎么看待你自己的贡献和作用?

李老师:我主要的作用是记录下这些事情,因为这是一个连贯的事情,我从富士康开始就在记录这件事情,甚至更早些我就开始记录了。这个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不知道。本质上来说,没有我的话,也会有别人。他们听到外边有动静,他们也会出去。这并不是我的功劳。真正伟大的人是敢于站出来,敢于站在街上的这些人。我真正有用的地方其实在于我记录下来这件事,并且可以让更多外别的人可以看到中国真正发生的事情。如果说我伟大的话,我并不觉得是这样。我只是一个记录者,恰巧被历史选中了吧。

记者:很多媒体都采用了你的推特,很多人把你和传统媒体做比较。你怎么看自己和传统媒体比较时的优势和劣势呢?

李老师:传统媒体肯定更加严谨,它们也更有影响力一些。我只是一个个人账号,我的影响力是局限在推特或者说互联网上的。传统媒体的话是可以左右到真正的外部环境的。我认为我通过墙内的这些人,他们把消息给我,我把消息发出来,就成立一个开源的状态。传统媒体就可以去获取他们想要的报道。传统媒体又可以用它们的报道去帮助到中国正在为政治发声的这些人,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吧。我快的话,是因为我没有很多审查的限制。

我知道你们这些专业的媒体是需要反复核实、核对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才能发报道。但在我这里的话,只要我能够对自己负责,那么我就可以以我的角度把这些东西发出来。因此我就比传统媒体有更多的时间,去发更多的消息。当然,我这里的声音也是非常杂的,在同时间内,全国各地,各个地方,他们发生的事情,我都会发。传统媒体的话,只会去发最重要的事情。

现在所有的人都在说白纸革命,所有的人都在说上海的乌鲁木齐路,然后大家在喊的口号,但实际上,我作为一个,那一晚的见证者,其实更多的民众,更多的小城市,或者说更大一部分群体,他们的诉求其实只是清零而已。你会看到非常多的小城市,或者像武汉那样的大城市,在汉正街上面,甚至没有人举白纸,没有人说四通桥的口号,甚至没有人去悼念乌鲁木齐的死者。大家的诉求很简单就是解封。这是一个很多人忽略的地方,就是说一些小的声音,其实没有被传统媒体捕捉,因为它们的声音不够吸引人。

但是我有这样的方式可以把它们捕捉下来,我觉得这也是一种记忆吧。因为可能没有手机,没有短视频的时代,很多人的一生就这样草草过去了。但是有了这样的平台,有了这样的记录方式,其实就是把那一刻记录下来。如果将来有人想要研究这段历史,可以从我的推特里去寻找内容,他是可以挖掘到一些小城市的历史,或者挖掘到一些和传统媒体有差别的内容。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挺珍贵的地方吧。

所有人都受不了了,然后大家全都站出来

记者:我们看到的运动是非常去中心化的,好像并没有一个具体的组织者?

李老师:因为这件事本来就没有人组织。到目前为止,我没有任何组织者的消息。或者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就没有收到任何有人组织这件事的投稿。我知道网上传得很广的有一个电报群,但我想里面可能就是一个普通的记者群,或者说信息汇总群而已。因为里面的人,我都互关过,我也都打过交道,他们不可能是策划者的。而且,你想,怎么可能有人在中国最大的五个城市同时策划这个事情呢,不可能的。如果有人能策划到这一步的话,那现在估计已经开始革命了。这就完全是一个自发的事情,就没有人能想到。为什么会使用举白纸这个行为,我都不知道。然后那个男生就站出去了。然后所有人都站出去了。这件事就没有一个组织者,就是所有人都受不了了,然后大家全都站出来,都聚集在一起。我认为就是人的本能。过去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让步,让渡自己的权利,当你退无可退的时候,你能怎么办呢?大家都知道会被报复,出去游行要被记档案,要被查水表,或者要被请去喝茶。但你能怎么办呢?你已经被关得受不了了,所以只能这样做。所以这就是一种必然发生的随机事件。你只要继续高压,你终究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记者:我们也看到很多投稿是非常悲惨,或者非常激烈的。你看了这些投稿之后,怎么样调节自己的心理状态呢?

李老师:心理状态已经不用调节了。我的心理问题其实一直都有吧,我在网上测关于抑郁症的测试,永远都是重度抑郁症。所以看到这些东西,我是不用特别去调节的。而且当时你没有时间去想那个哀嚎,甚至你在直播里看到有人被抓走,你想到的是要立刻发出去,可能你快点发出去,他就多一份这种平安的保险吧。所以我觉得这是当初的想法。然后,现在回过头来看的话,其实心里还是很难过的。因为在当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感觉,但是当你回过头,你再看这些东西的话,心里多少是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

记者:抗议可能终究会平静下来。那到时候你可能没有这么多投稿了?你有想过未来会从事什么工作吗?

李老师:未来如果没有这些事的话,我可能会先申请政治庇护吧。首先我会先开始关注自己的生活,先休息一段时间,因为实在太累了。从那天开始,我每天都在从事高强度的工作。接下来的话,可能会去找一些如何求生的方式。因为我是画画的,所以我可能会借助这样的一种知名度去卖画?因为我也喜欢写字,我可能会开一个博客,我之前积攒了很多采访。我会去和投稿的人聊,问他们经历了这件事情,你是怎么想的,你现在在哪里,你有什么感受。所以我也希望通过博客的方式去把我的采访展现出来。但我可能不会用这个账号发我的艺术创作吧,因为这个账号算是一个公共的获取消息的平台,不适合再把我私人的消息发在这上面了,我可能会用这个账号引流,现阶段还是会保持这个账号的纯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