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留学博士夺枪袭警案开庭 他面临至少40年刑期…

今年4月,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 San Diego)物理系一名25岁的中国博士留学生杜宇浩(Yuhao
Du,音译),开着奥迪在8号高速公路发生车祸后,正当警察上前提供协助时,他突然袭击警察并抢夺警察的配枪,过程中子弹被击发打中警察的大腿

近日,圣地亚哥高等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杜宇浩被控企图谋杀警察等罪名,如果罪名成立他面临40年刑期至终身监禁。杜宇浩对指控不认罪,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警察回忆

“你能杀了我吗?”

11月18日,杜宇浩的案件在圣地亚哥市中心的高等法院开庭,这次庭审上,当时执法的警察托尼·帕切科(Tony
Pacheco)讲述了当时发生的过程。

UCSD Physics PhD student Du Yuhao (杜宇豪) shot
a CHP officer in the right thigh on Interstate 8. https://t.co/C4kBHyls3K

— Byron Wan (@Byron_Wan)
May 1, 2022

Man accused of shooting CHP Officer Tony
Pacheco last month, just pleaded not guilty by reason of insanity.
Yuhao Du, 25, will now undergo a mental health evaluation. @nbcsandiego
pic.twitter.com/VQmTtQg2nS

— Dana Griffin (@DanaGriffinNBC)
May 10, 2022

帕切科说,在Misson
Valley的8号州际公路与805号州际公路立交桥下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他被派往处理事故现场,在失事车辆外找到了司机,当时司机满脸是血。

然后,帕切科按照正常的执法程序,询问司机的名字,但对方不肯回答,又让对方出示驾驶证,司机也不肯回答。

帕切科告诉法官,司机的脸上看起来是茫然的,就像1000码外的凝视,盯着他看。帕切科的第一想法是司机可能醉酒或者吸毒了,但司机一开口却让他震惊。

“能杀了我吗?”司机说。

“什么?”帕切科不可置信地回答。

“你能杀了我吗?”年轻的司机再次重复。

“不,兄弟。”帕切科认为对方甚至不清醒,便拿出对讲机,请求救护车前来。

就在此时,年轻司机突然朝帕切科冲了过去,并和他抢夺对讲机。帕切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只是普通的单车事故,并非命案现场,警察也没有紧绷神经。

当帕切科护住自己的对讲机的时候,猛然发现对方正在抢夺自己的配枪。

帕切科在法庭上说:“他死死地抓住了它(枪),他爆发了110%的能量,感觉好像超人的力量。”

帕切科说,他右手一直压住对方的手,不让对方把枪拔出来,并将对方推到高速公路中间的水泥护栏上,同时抽出左手朝对方的脸猛击了四下,出手太重以致左手的韧带都撕裂。

正当帕切科要将对方摔倒在地时,枪声响了!“我听到一声巨响,我的耳朵在嗡嗡作响,我的腿赶到极度疼痛,感觉有温热的液体顺着我的脚流了下来,那是我的血。”帕切科在法庭上作证时说,“我的枪还在皮套里,我的右手从未离开过他的手,都压在我的手枪上。”

帕切科担心动脉被击中,那样的话过不了几分钟就会流血过多死亡,“我唯一的生存机会就是赢得这场战斗,在接下来的几秒钟里,我为自己的生命而战。”帕切科说,但是中枪后的他变得虚弱,而袭击者变得更加强大。

帕切科希望支援能马上过来,但是帕切科还没来得及求援袭击就发生了,因此注定不会有支援警察赶过来。

幸好就在这个时候,路过的市民看到警察被袭击,纷纷冲了过来,将袭击者从警察身上拉下来,并将袭击者压制在水泥护栏上。另外有人用止血带帮助警察止血,还有人将帕切科的对讲机捡回来交给他。

帕切科在对讲机中呼叫“11-99,11-99。我中弹了,流血了。”帕切科记得当时接过对讲机中向总部呼救,“11-99”是“警察倒下”的代号。

帕切科被紧急送到医院抢救,检查发现他的右大腿中弹,没有伤及股骨和动脉,两天后出院,但之后因为腿部和肺部的血栓,在接下来的几周了又两次住院。

审讯证词

企图二次开枪杀警

在法庭上,加州高速公路巡逻队官员布拉德利·舍池(Bradley
Search)作证说,他当天晚上对嫌犯杜宇浩进行了三个小时的审讯,和帕切科所说的一样,他看到嫌犯脸上茫然的眼神,他也认为当天嫌犯受到酒精或者药物的影响,但是嫌犯的呼气测试显示酒精含量为零。

舍池说:嫌犯杜宇浩在审讯中说,他处于自卫才抢了警察的枪,因为帕切科看他的方式让他赶到不安,担心帕切科会伤害他。杜还承认,在抢夺的过程中,他能够将手指碰到扳机并扣动它,他还试图再次开枪,但是枪卡壳了。

舍池表示,嫌犯在接受审讯时说开枪是一个错误,他不想开枪打这名警官,他一直停到有个命令让他采取这些行动。

舍池还说,嫌犯在审讯中承认,他曾经尝试吸入一氧化二氮(也被称为“笑气”,这是一种麻醉剂,但近年来被许多年轻人当成迷幻剂使用。)他最近几个月已停止使用笑气,这时有个声音就回来了。而他当天的车祸,就是有个声音命令他把车撞到隔离栏上。

刑期

面临40年至无期徒刑

这一次庭审听证会不到两个小时,亚伦·卡茨(Aaron
Katz)法官发现检察官提供了足够的证据,来让杜宇浩出庭受审,不过目前尚未确定庭审时间。

Yuhao Du, 25, is accused of lunging for CHP
Officer Antonio “Tony” Pacheco’s service weapon on April 27,
causing the gun to fire as the two men grappled over the
pistol.https://t.co/FbNPF93Krn

— KPBS News (@KPBSnews)
May 10, 2022

25岁的嫌犯杜宇浩被指控企图谋杀警察,如果罪名成立,他面临40年刑期至终身监禁。

杜宇浩的辩护律师以“精神错乱”为由进行无罪抗辩,不过这不是听证会上的重点,被告人的精神状态只有在审判时才会受到影响,因此在预审期间这个理由没有影响。

不过,杜宇浩患有心理健康问题确实是真的,根据证词显示,杜被诊断出患有精神分裂症,并且在枪击事件发生前的几周里,一直在该地区的多家精神病院度过。

但不知道这些能对减轻刑罚起多大作用,杜宇浩审讯中承认企图二次开枪,会进一步佐证他试图杀警的罪名。在美国,40年的刑期也就意味着终身监禁,杜宇浩才25岁,物理系博士生,本来有大好的前程,如果真的被判40年刑期,出狱就是65岁了,他的父母是否能等到他出狱回国的那天都难说。

在美国留学的学费,每年至少5万美元,杜宇浩从2015年读本科开始,至今已经7年时间读到了博士,父母花费了至少35万美元,却换来这样的结局,实在令人唏嘘。

在此也希望广大年轻的留学生,尤其是加州的留学生,什么大麻、笑气、迷幻剂这些“毒品”都没人管,千万不要好奇去尝试,否则可能悔恨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