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为什么刚果摆脱不了爱滋病?

2002年,无国界医生(MSF)团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首都金夏沙(Kinshasa)开设了第一家门诊治疗中心,为爱滋病毒感染者提供免费医疗照护。
20年后,即便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爱滋病防治工作取得了长足进展,为何每年仍导致数千例本可预防的死亡?

无国界医生的治疗中心在2002年5月启用,当时情况十分危急:刚果民主共和国有超过100万男女、儿童感染了爱滋病毒,但国内的抗反转录病毒治疗(ART,antiretroviral
treatment)稀缺,而且病人也负担不起。据联合国爱滋病规划署(UNAIDS)统计,到2000年代初期,每年有5万至20万人死于爱滋病毒。无国界医生驻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医疗协调员马沙科医生(Maria
Mashako)说:”对于许多人来说,感染爱滋病毒就等于被判了死刑。抗反转录病毒疗法的天价治疗费让大多数患者望而却步。”

马沙科医生也说,在治疗中心运作的最初几个月里,就连无国界医生也拿不出抗反转录病毒药物,团队只能治疗病人出现的症状及伺机性感染。她表示,当时的情况十分艰难。

现年60岁的克拉丽丝(Clarisse
Mawika)在1999年检测出感染爱滋病毒,她对那段黑暗的日子至今记忆犹新。克拉丽丝说:

我不愿意回想过去的那些事。拿到验血结果的时候,我心想,该准备我自己的葬礼了。幸好亲戚们凑钱,从欧洲寄药给我。不过到了后来,他们也付不起药费了。我的治疗不得不中断了几个月,病情也开始恶化。就在那时,有个熟人告诉了我关于无国界医生的事。

第一批有效的爱滋病毒治疗方法是在20世纪90年代研发的。然而,在21世纪初,刚果的治疗方法仍然稀缺,其高昂的价格使几乎所有病患都无法获得治疗。
2003年,抗反转录疗法(ART)的价格在该国降低,但仍维持在每月40美元以上。同年,无国界医生决定为金夏沙和布卡夫的病人提供免费的抗反转录治疗。

无国界医生的治疗中心是在金夏沙向患者免费提供抗反转录病毒药物的首家医疗机构,需要治疗的大批病人纷纷涌来,没过多久就应接不暇。

2000年代中期,马沙科医生还是医疗中心的一名年轻医生,她回忆说:”那段日子非常难熬,我们的咨询从黎明开始,直到入夜才结束,病人实在太多了……”

为增加病人的护理和治疗机会,无国界医生开始支援其他医疗中心和医院免费提供筛检、治疗和护理服务。在过去20年里,在金夏沙就有大约30家医疗机构得到了无国界医生的支援。

团队也设立了”照护先导模型”——允许护士开药治疗,并跟进爱滋病毒感染者的治疗进程——实施此措施可谓至关重要,因为原先当年在刚果每个省中都只有少数几名医生才有权这样做。
20年来,在无国界医生的支持下有数不胜数的医疗工作者接受了培训,仅在金夏沙就有将近19,000人接受了免费的抗反转录病毒治疗。马沙科医生说:

这种医疗支持当然是必要的,但仅有医疗支持还不够。我们必须缓解医疗机构的拥挤状况,同时让治疗进一步走近患者。

为此,马沙科医生表示,无国界医生与全国患者协会网路合作,启动了由患者直接管理的抗反转录病毒药物分发站。这种建在社区里的药物分发站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被称为”PODI”,曾是患者的克拉丽丝就是建立这些网站的推动者之一。

克拉丽丝回忆说:”2010年,我们在金夏沙设立了最早的两个发药站,当时只有不到20名患者来取药。如今8个省共有17个发药站,为超过10,000名患者发放药物。”这种方法大获成功,后来被纳入国家爱滋病防治计画。

2022年,无国界医生支援卫生部在金夏沙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六个省份——北基伍(North Kivu)省、南基伍(South
Kivu)省、马涅马(Maniema)省、伊图里(Ituri)省、东开赛(Kasai Oriental)省和中刚果(Kongo
Central)省——提供爱滋病护理和相关服务,具体支援形式为直接护理患者、培训医护人员,以及提供基本药物和医疗用品。

刚果民主共和国这些年来在爱滋病防治方面取得了长足进展,目前的情况与2002年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获得治疗的机会不但大幅增加、过去10年间新增感染人数也减少了一半。不过,就在无国界医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继续开展工作的同时,国内和国际资源始终不足,无法赢得对抗爱滋病毒的这场斗争,也不能确保所有人都能获得治疗和护理。

马沙科医生说:”2008年,我们设立了专门护理晚期爱滋病患者的住院部,没想到10年后这里依然住满了病人。这些年来,住院部原有的床位数量增加了一倍,但我们仍要时常搭建帐篷来收治患者。由此可见,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爱滋病防治工作仍面临着巨大挑战。”

位于金夏沙的无国界医生晚期爱滋病患者护理部自启用以来,已经收治了21,000多名患者。马沙科医生说:”2021年,联合国爱滋病规划署估计,刚果民主共和国国内的54万爱滋病毒感染者当中有五分之一得不到治疗,该国当年有14,000人死于爱滋病毒。作为一名医生,看到这么多生命徒然逝去,令我深感震惊。”

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爱滋病防治工作几乎完全依靠国际捐助。但从当前挑战的规模来看,国际捐助数量不足。马沙科医生说:”我们多年来一直在谴责这种情况。因没有免费的自愿检测、医护人员培训不足、药物长期短缺,为爱滋病毒感染者提供的相关服务在不同省份之间存在巨大差距,而造成这些问题的主要原因都是因为资金不足。”

据刚果民主共和国国家爱滋病防控计画统计,全国只有三个省有足够的设备可以测量患者的病毒载量——这是评估感染变化情况和治疗效果的关键资料。爱滋病防治工作近年来遭遇挫折,例如,旨在减少爱滋病毒母子垂直感染的活动(为孕妇提供检测和治疗)呈下降趋势。

在感染爱滋病毒母亲所生的子女当中,有四分之一在出生时没有得到儿科预防性治疗,部分原因是由于儿科抗反转录病毒药物短缺;感染爱滋病毒的儿童中有三分之二没有接受抗反转录病毒治疗。马沙科医生说:

要是各方不能加强工作力道,就无法在刚果击溃爱滋病毒。假如我只能有一个愿望,那就是20年后无国界医生不会依然在这里治疗这么多的爱滋病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