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清零政策退场,与保全习近平的“面子”

BBC驻北京记者报道说,曾对新冠防疫政策引发的公愤严重低估的中国政府,现在忽然改变了思路,开始通过官方媒体宣传病毒的低致死率,并悄悄地放弃了“清零”的目标。以一种保全面子的方式做到这一点,成了如今的要务。https://t.co/O8O6mmbuBM

— BBC News 中文 (@bbcchinese)
December 6, 2022

在中国,如果你想要知道政府在新冠防疫方面的打算,听其言不如观其行。

就以北京为例。

感染病例并没有显著的下降,但是现在公共交通不再要求核酸检测结果了;酒吧和餐厅也在慢慢地逐渐重开;在某些情况下,一些人感染新冠之后也被允许居家隔离,而不是被送去集中隔离设施。

从周二(12月6日)起,进入超级市场、办公楼和其他一些公共场所不再需要出示检测结果。

于是当你去审视当下到底是什么情况时,轨迹看来是很清晰了——政府似乎已经悄悄地放弃了新冠清零的目标。

这并不意味着所有新冠的相关防疫限制已经结束——比如,你还是需要有48小时以内的检测结果才能进入医院、学校、餐厅和健身房。同样,这并不代表一些限制措施在半年后将不再存在。

但是,将每一波疫情的新增感染病例都清零的陈述性目标……已经消失了。

新的计划似乎是要减慢病毒的传播,希望令医疗系统能够承受,而不是试图彻底消灭这一疾病。

这可能涉及到在病毒扩散过程中对它进行监察,以管理感染扩散的流向,以及重症和死亡数量。

某些时候,它可能意味着某些措施会重新实施,但是各城市不再需要新增病例数字清零才可开放。

北京并不是唯一解除部分措施的地方——而各地区在这方面的差异也相当大。

以东南省份浙江为例,除了特定职业的人群以外,不再需要定期的检测。

东部的山东省将不再要求在买咳嗽药或者开车上高速公路之前先接受检查;中部河南省则不再要求有核酸检测结果才能进入住宅社区。

上海、武汉、重庆、广州、深圳和成都等大城市均有类似的放宽。

新疆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已经重开了超市、酒店、电影院和健身房。西藏的公共交通亦已恢复运行。

就在几个星期前,中国政府还在敦促全民配合遵守清零防疫的措施。

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显示中国的防疫封控措施严重打击经济和民众的生计,习近平在最近的党代表大会上仍然站在人民大会堂里,重申对他的这项标志性政策坚定不移。

然后,抗议发生了。

乌鲁木齐一座公寓楼火灾造成10人死亡,引发巨大公愤。

在社交媒体上,人们将死亡惨剧归咎于新冠封控措施,因为据称封锁使得消防人员无法进入现场,也阻挡了居民逃生的出路。北京否认这一点,而BBC也未能核实这些指控,但是毋庸置疑的是,火灾导致了全国多地的示威。

一个又一个城市的抗议者要求结束新冠清零政策。他们想要回到自己原本的生活。一些人开始要求习近平下台。

自从1989年的政治动荡导致天安门广场的血腥镇压之后,从未出现过公众如此广泛地反对共产党的行动。

忽然间,改变发生了——而中国民众开始开玩笑说,抗议其实是有用的。

上星期,前中国领导人江泽民去世,令政府更加备受压力。他的时代作为一个高速发展并且与外面世界重新连通的时期被很多人缅怀,与当下的状况对比鲜明。

对于习近平政府来说,另一个危险是公众悼念的活动可能会演变成更多的抗议。这在几十年前已经发生过,当时改革派领袖胡耀邦去世,民众聚集纪念他,却演变成了天安门示威活动。

所有这一切,导致了一个曾经对新冠防疫政策引发的公愤严重低估的政府,现在忽然改变了思路。

以一种保全面子的方式做到这一点,成了如今的要务。

封控民众远远超出必要时长的中国官员,是永远不会为此走出来向公众道歉的。

但是,共产党开始通过官方媒体转变公共舆论导向,现在它表示,目前新冠病毒的变种致死率已远低于过去。

相较于此前,这是一个明确的转变。过去的主调是声称世界其他地方都陷于新冠疫情地狱之中,而国民应当为自己生活在安全的中国而感到幸运。

如今,仍然存在着两项重大挑战。

首先,是让更多的人接种疫苗,特别是长者和高危人群,这方面一直有不足。官方数据显示80岁以上的人群只有40%接种了疫苗加强针。此前在香港,未接种疫苗的长者在死亡人数中占据相当大的部分。

驱动中国反“清零”抗议示威的年轻一代

第二,官员本来有好几年的时间可以扩大中国医院重症监护(ICU,深切治疗)部门的容量。这在目前仍然不足,所以一旦新冠病例数量激增引发的急症病人大量增加,将对医疗系统构成巨大考验。

出于这个原因,目标将会缓慢推进,试图确保医院不会爆满。如果爆满,封控措施总是可以再度实施的。

中国的防疫新路线将会一步一步地演化,即使这意味着有时候会需要再倒退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