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法援"白纸运动"示威者 中国官方大刀霍霍向律师

中国各地兴起
#白纸运动
后,一批来自全国各地的维权律师组成法律团队,自发为被捕者和家属提供免费法律服务。发起人接受本台专访时披露,连日来,她和其他律师接连受到各地司法局和警方干预,部分人不堪压力决定退出。为此,她决定以书面向当局剖白。https://t.co/IaHIuPeqFk

— 自由亚洲电台 (@RFA_Chinese)
December 6, 2022

中国各地兴起”白纸运动”后,一批来自全国各地的维权律师组成法律团队,自发为被捕者和家属提供免费法律服务。发起人接受本台专访时披露,连日来,她和其他律师接连受到各地司法局和警方干预,部分人不堪压力决定退出。为此,她决定以书面向当局剖白。

河南律师王胜生隶属广州一家律所。上周,广州司法局派人到律所带走王胜生以往所有案卷。

王胜生:“他们(广州司法局)派了党委的人来。我们接案就要正式签合同,收了费用得要开发票。它就是要查你是否合规,就是你做案子有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敏感案子有没有备案。你凭什么要查就查。你肯定是有针对性想要找我的毛病。针对我的原因就是我提供了免费法律咨询服务。你凭什么认为,我提供这项法律咨询服务是恶意的呢?甚至想通过律所进行施压?管理者,你的权限在哪里?是否知道不可滥用职权?”

11月底,新疆乌鲁木齐一场大火导致中国各地出现抗议活动,并相继传出有抗争者被抓或失联的消息。

义务律师们负重前行

王胜生挺身而出,发起为“白纸运动”被捕者提供免费法律服务,其后有接近30名维权律师响应号召。王胜生接受本台专访时透露,
连日来,几乎所有参与的律师都受到司法局、甚至公安查问。

王胜生:“除了司法局,国保也找他们了。我这边是郑州的国保找到我,因为我人在郑州。像(福建的)林宝成律师也被厦门的国保找到了。卢思位是成都的国保在找他。我不明白我们的行为(提供法律资讯服务)连警察(也出面)。警察的权限在哪里?是干预别人提供法律服务?”

王胜生特意建立的微信群也遭到封锁。

王胜生:“我的微信账号被限制了功能,导致我不能在群里发信息,或者公开(律师团)名单有何变动。我也发不了微信(朋友)圈。谁也不能在里面发信息。”

向抗争者表谢意
王胜生无偿提供法律服务

面对压力,王胜生决定书面向当局汇报组建律师团的心路历程。她写下,自己不怕奥密克戎,怕的是随时随地可能被禁⾜、被隔离、被封控。坚决“清零”的决策者却不惜让国⺠和国家付出代价。

王胜生在汇报里提到,她被一条集体喊着“不要核酸”、“不要健康码”的短视频所打动,也看到了有人因为举起一张白纸而被带走,为了对抗争者表示感谢,她决定提供电话法律咨询服务。

王胜生:“有人既然说需要律师或法律人士的帮助,可能我的水平也有限,可是,如果有人信任我,愿意问我,我就提供资讯。后来我就问,有没有别人愿意一起,因为我要带小孩,我怕我兼顾不完全,我们就来了。我没把它当成一个什么组织。谁愿意谁就来。我就列出名单给大家公布出来。”

让我们为自己而活

王胜生的书面汇报以“让我们为自己而活”为题。

王胜生:“
我要告诉我的上级这件事是怎么回事。前前后后的原因我要讲清楚。我们这些领导们,你们不是在恶意揣测我做这件事的目的和原因吗?那我就向你们全面汇报。这的确是一个特别简单和普通的咨询服务。我甚至没有说出我们每个人的律师背景或者律所,跟我有没有律师证都没关系。”

律师团组成至今先后接到三十多起查询。王胜生促请当局不要漠视抗争着的诉求。

王胜生:“这些表达者应该受到善良的看待,(当局)应该看到他们的无助、他们的被迫、他们的沮丧。我们为他们提供一点法律服务不是也是出于一点点的善良和共鸣吗?为什么管理者不信任自己的民众?对所有示威都充满了不信任?”

她强调,自己的基本诉求是回归正常生活秩序:不要强制核酸检测,也不要健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