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抗议者们后续:一周前ta们进看守所时 全成都还在核酸

【朋友圈】一周前ta们进看守所时,全成都还在核酸

编者按:该文来自推特网友的分享,讲述的是白纸运动中在成都被捕的年轻抗议者的后续情况。

转唐建光:今天成都气温八九度,我们去送寒衣,年轻人们一周前失联时还穿着单衣。现在进看守所不用核酸了,一周前他们进来时,全成都还在核酸。

同行者W,是为他的失联朋友X送衣服。X是新疆人,传来户口本显示生于1998年7月,前年大学毕业来到成都,在一家公司做策划。当时小区还在封控,他俩一起翻墙跑出来,当晚X就没回家。

W去年川大本科毕业,在成都开小酒吧这半年关了四次。他比X还小一岁,问我年龄,我说69年的,他说他妈妈也是。X的家在西域,还没收到文书。根据传说的线索,先后往返两个地方,折腾了一天,都没查到X的名字,衣服送不进去。在门前,一位中年人拎着大包小包的衣服,是昨天收到儿子的法律文件赶来的。他的儿子Y和儿媳Z都进去了,据说今年刚扯的结婚证。

两个人都是90后,我在一个公共空间见过,女生是纹身师,男生职业不了解。一周前的晚上,他们一起在河边跳舞。

X的家在西域最西的一个小城市,父亲是中学老师,汉语不好,就由正读高三的妹妹联系。

妹妹说,父母等下月发工资,再凑点钱,就来成都。

我对妹妹说,你哥哥很棒,大家会帮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