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别再尬吹web3,听得耳根都起茧了

Web3 还是一片新生的土地,这里有生机,也有杂草,还有凛冽的寒风、虎视眈眈的猛兽。

现有的互联网,好多人都玩腻了。即便是
5G,最多也就是能用来刷刷直播和视频、打打游戏,或者在社交网站上唇枪舌剑一番,玩法终归有限。人们对新一代互联网的期待,也愈发浓烈。这不,舆论开始热炒
Web3 了。

关于
Web3,这个新一代互联网的蓝图,讲到耳根都起茧了的设想就是《头号玩家》,在这部电影中,人们可以戴上
VR 眼镜,瞬间就像进入另一个平行宇宙。但 VR 发展至今,能满足的体验感还是十分有限。许多吹得很高的元宇宙项目,UI
设计还不如动画系应届生的毕业设计来得感人。

好多元宇宙项目的设计体验,连这个都不如。

现实骨感,却否认不了新一代互联网已经到来的事实,只是目前,它还只有个轮廓。

01 轮廓

互联网的历史并不久远,我们目前高频使用的版本,其实才是第二个世代,也就是 “Web2.0″。

Web2.0最突出的特征就是可读可写,具有了一定的互动属性。它诞生的标志是
2004 年 Facebook 的成立。

相较于 “Web1.0”
只能读取信息的单向发布模式,Web2.0 将信息发布的主体拓展到了所有用户。举例来说,门户网站是
Web1.0 的代表,而微博、公众号、在线问答百科则是 Web2.0 的典例。

Web2.0 的核心理念是
“人是灵魂”,它鼓励每个用户去创造、去记录,尤其到了短视频时代,更是让每个人都成为了生活的导演。但对于持续演进的互联网而言,这还不够,更新一代的
Web3.0(通常写作 “Web3″)呼之欲出。

Web1.0 主打 ” 可读性 “,Web2.0 强调 ” 可写性
“,Web3在此基础上又增加 “可拥有” 的标志性属性。

从 Web1.0 到 Web3,区别一目了然。

如何能保证 ” 可拥有 ”
呢?好比我用动画软件设计了一张图像,仅仅上传到现有的互联网(Web2.0),是无法保证我独一无二的所有权的。因为这张图很容易被别人截图、保存,即便我加了签名,维护自己所有权的工作量也会十分巨大。

但在 Web3 中,这个问题可以得到很好地解决。因为 Web3
技术支持用区块链技术对这张图进行加密,这样,我所拥有的这张图是独一无二的。而且,所有权本身就意味着可交易性,既然它是独一无二的,是属于我的,我也可以出手转让,因为这份转让也是唯一的。

而在 Web2.0 中,还要设法证明自己手里的是真品,而不是复制品。可以这么说,相对于 Web2.0 主张 ” 人是灵魂
“,Web3 在强调 “人是主体”。什么叫主体?就是可以拥有,也可以处置自己的所属物。

Web3 力图做到,拥有虚拟藏品,和拥有实体藏品体验一致。/pexels

Web3 还有一项愿景,就是
“去中心化”。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很容易理解这个词的含义。比如我有个背包,那肯定无论到哪里这个包都是我的,并且都是可以使用的。不可能这个包在公司就可以背,到商场就用不了了。

但在Web2.0中,我们的许多数字资产常常都是依附于平台的。我在
A 平台购买的数字专辑,到了 B 平台肯定就不能听。但 Web3 将会是去中心化的,所属物只属于人本身,而不再依附于某个平台。

这么分析下来,似乎 Web3
的概念还是很模糊。的确,关于这个领域,目前各国各大企业的探索都各有侧重,本来也没有多么清晰的定义。但即便只有这么粗的轮廓,都已经形成了不小的风口。

02 风口

Web3 有多火呢,连周星驰都要跨界参与了。10 月 18 日晚,周星驰注册了一个
Instagram 号,并发布了第一条动态:” 招 Web3 人才。人才要求:熟悉
Web3、有项目管理经验、有头脑又宅心仁厚。”

Web3 不是你看到的这张图,而是背后那张网。/unsplash

而据虎嗅报道,周星驰早在 2021 年下半年就已经在研究 NFT(不可互换的代币)了。等下,不是讲 Web3 吗,跟 NFT
有什么关系呢?其实,这个关系很简单,NFT 就是 Web3 在当下最主要的应用场景。

周星驰对 Web3,看重的正是其 ” 可拥有 ” 的属性,在一次访谈中,他曾多次强调 “版权”
和 “IP” 这些词汇。可以推测,他希望自己过去的 IP 在 Web3
中也能产生艺术影响力和商业价值。

这几年,明星艺人参与 Web3 的案例并不少见。周杰伦发表了 18
年前创作的一首未发布歌曲《纽约地铁》,电影《楚门的世界》主演金 · 凯瑞发布了
NFT画作《太阳雨》,美国著名说唱歌手 ” 盆栽 “The Weekend 还宣布要举办世界首场
“加密巡演”。

《太阳雨》,十分震撼。

对于这些艺人的粉丝而言,在 Web3 中追星,不只意味着欣赏、购买收藏偶像的 NFT 作品,还能产生更加直接的互动。因为 NFT
背后的金融纽带,能让创作者和收藏者之间共享一致的目标,甚至产生一对一的交流。可以说,Web3
将有望重新定义粉丝经济。

Web3 还在塑造新的音乐创作分发机制。2019 年,一家叫作 Audius
的音乐共享平台成立。Audius 运用区块链技术,让各方都参与到音乐创作、存储和分发的过程中,除了 10% 的网络运营费用外,剩余
90% 均归音乐人所有,而在传统平台中,音乐人只能收入 12% 左右。

随着越来越多女性加入到 Web3 项目中,数字时尚领域也前所未有地活跃了起来。2021
年,女性艺术家 NFT 项目推出了首批 1000 件 PFP(图片证明)令牌,上线 10
小时即宣告售罄。虚拟皮肤、虚拟化妆品等产品,凭借在现实世界中难有的视觉观感,而日渐热销。

Web3 世界中,多彩的女性形象。/World of Woman

在设备方面,也有厂商展开了探索。10 月 24 日,欧洲奢侈品手机品牌 VERTU 发布了旗下全球首款Web3
手机”METAVERTU”。

METAVERTU 支持一键进入 Web3 模式,这种模式下,用户可以使用内置的 v-shot(版权相机、能一键生成
NFT)、v-box(10TB 分布式存储)、v-talk(隐私通信功能)、v-alue(加密货币钱包)等功能。

曾经你爱答不理,如今你高攀不起。

当然,价格也不便宜,最低都要 3600 美元(约合 25000
元人民币)。别看价格贵,刚上架没多久就售罄了。

这也足以见得,Web3 确实是炙手可热。

03 未至

近两年,Web3 的投资行情火热。麦肯锡最新数据显示,2021 年全年 Web3风险投资总额为
324 亿美元;而 2022 年上半年,风投对 Web3 的投资就已经超过了 180 亿美元。可以预见,2022
年全年的风投总额势必会大幅度超过 2021 年。

在应用上,这两年和 Web3 有关的APP 数量也在迅猛增加。根据数据研究机构
Apptopia 的报告,2022 年可供下载的 Web3 应用程序数量的增长速度,几乎是 2021 年的 5
倍。年初至今,可供下载的应用程序增长了 88%,并且还在快速增长中。

Web3 的世界,正在构筑中。

Web3
的火热背后,不仅有资本的加持,也离不开政府的推动。目前,印度公务员考试已经涉及了
Web3 和 NFT,其大型金融机构也在积极推动这一技术发展,比如印度银行推出 2000 万美元的 Web3 基金。

即使在民间层面,NFT 游戏在印度也有很高的国民度。根据 Finder 针对 26 个国家
43312 人的最新调查,NFT 游戏在印度最受欢迎,高达 34% 的受访者玩过。

另据虎嗅报道,日本政府也高度重视 Web3
领域,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认为这是可以引领日本经济增长的互联网的下一代技术浪潮。

中国香港特区政府已经公开表示,决心竞争全球虚拟资产中心和全球 Web3 中心。

不过,由于 Web3 的发展尚处在早期,目前来看,还有许多漏洞要补。就拿 Web3
最为强调的安全属性为例,今年愚人节,周杰伦在 Instagram
上发文称,他被电话告知自己此前获赠的无聊猿游艇俱乐部 #3738 NFT 被偷了,他以为是愚人节的玩笑,没想到是真的没了。

周杰伦被盗的 NFT 藏品。

这套 NFT 在当时的价值高达人民币 320 万元,能买 30 套鹤岗的房子。

当然,黑客给 Web3 造成的损失,远不止这 320 万元。

今年 3 月,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受追捧的区块链游戏 Axie Infinity
被曝遭到了黑客入侵,价值为 6.25
亿美元的虚拟货币被盗。被盗事件还造成相应虚拟货币币值骤降,带来了更多的经济损失。

要知道,这些损失的虚拟货币,可是很多家庭散尽家财投入其中才积累的财富,很多人就等着多玩几把,多赢点币来赚生活费。一夜之间,又家徒四壁了。

除了黑客造成的资产风险之外,还需防范 Web3 藏品带来的洗钱犯罪问题。

人民日报曾发表评论称,目前国内对于 NFT 的法律性质、交易方式、监督主体、监督方式等尚未明确,NFT
存在炒作、洗钱和金融产品化等风险,对于 NFT 投资应该保持谨慎态度,警惕 ” 击鼓传花 ”
式的金融骗局。

比特币的币值已经算稳健了,都如同过山车一般。

像 Axie Infinity 好歹是正规游戏,还有一些似是而非的 Web3
项目,本质上就是庞氏骗局,一旦入局,只能等着被割。

Web3
还是一片新生的土地,这里有生机,也有杂草,还有凛冽的寒风、虎视眈眈的猛兽。确实有不少言论觉得
Web3 就是彻头彻尾的骗局,这种观点在 Web2.0 诞生时也有过。当时许多人觉得,Web2.0
不过就是个毫无意义的行销炒作口号。

今天再回头看,Web2.0 带来的革新,是显而易见的。也许不久的将来,Web3 也会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