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对话“50岁空姐”:多次失业,练健美接广告

50岁的女性可以做什么?定居芬兰的中国女子胡胡有着不一样的回答。她曾经在40岁时失业,然后依靠努力当上芬兰航空的空乘。40多岁的时候再次失业,胡胡没有灰心,而是把生活过得更加丰富多彩,健身、学习护理,高度自律。她在48岁时拿到了芬兰全国健美竞标赛的季军,而且当上了模特和演员。今年,50岁的胡胡再次通过了三家航空公司的招聘,重新获得最喜爱的空乘工作。她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想要改变生活,就要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自己争取来的,才是最值得骄傲的!”

从小在北京长大

去芬兰留学后选择定居

中国女子胡胡今年50岁,已经在芬兰定居20多年。

她在北京长大,小时候一切都由父母安排,自己无忧无虑。1990年高考,胡胡没有考好,上了一个民办大学,之后在广州工作了几年,因为公司内部矛盾,就辞职回了北京。

父母在芬兰有一位朋友,问她想不想到芬兰留学。她没有多想,就在1996年4月去了芬兰,当时离她24岁生日还差5个月。

起初她住在朋友家,有次吃完饭,她在厨房里洗碗,朋友过来说不用洗了。“我以为她只是客气,还在继续洗。等到第三遍的时候,她就有点急了,过来说你不用洗了!后来我就记住了,芬兰人不会讲废话,一句话里没有多余的内容。”

胡胡在芬兰一所大学读国际贸易专业,1998年,大学需要实习,她去了一家芬兰的贸易公司,因为公司在中国有业务,她就回国工作了两年,同时写毕业论文,30岁时正式拿到大学毕业证。

那一段时间,胡胡在芬兰是个普通上班族,1999年认识了现在的老公,32岁生了女儿,休了一段时间的产假后,2007年重返职场,在互联网公司、销售公司都工作过,“在普通的公司里做着普通的事情,朝九晚五。”

失业后应聘成芬兰空乘

每次飞航班都乐在其中

2013年,公司因为经营困难开始裁员,胡胡失业了。她想找新的工作,正好看到芬兰航空在找会说中文和英文的空乘,就投了简历。

在欧洲,招聘空乘对于年龄没什么太多要求,一般要求18岁以上,而年龄上限没有特别说明,因为以年龄设限是违法的。对于空乘的外形也没有严格要求,高矮胖瘦都有。

被裁员的当天下午,她去参加了芬兰航空的面试,顺利过关,之后是课程培训。培训一共六个星期,主要学习急救知识、危险处置、基本妆容和了解飞机性能等,课程虽然是用芬兰语上的,但是教材是英语的,学起来并不困难。

然而意外发生了,在一次急救演练中,胡胡不小心摔伤了腿,培训主管认为她无法完成后续培训,就跟她说不用来了,而胡胡听到这话,像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因为当空乘是她的梦想。

老公鼓励她不要放弃,陪她去医院做检查。医生说她以后可以正常走路,她就找到培训主管,说了自己的愿望。

主管被胡胡打动了,带着医生再次给她做检查,确认没有大问题,之后她恢复了培训,完成了全部课程,在40岁那年如愿成为芬兰航空的一名中国空乘。入职一年后,她又转到挪威航空。

空乘是胡胡一生最喜爱的职业,工作期间遇到了许多让她记忆深刻的人和事,而且也塑造了全新的自己。每次飞行,她作为空乘要提前准备航班,在空中处理各种事情,非常考验即时反应能力。虽然工作比较累,但是每次飞行遇到不同的机组人员和乘客,甚至连机型都不一样,胡胡乐在其中。

航空业受到冲击被裁

学习护理丰富技能

新冠疫情开始后,航空业受到很大冲击,2020年4月,芬兰航空停飞,空乘人员全部被裁,胡胡又一次失业了。

胡胡不愿意在家里待着,她一边准备全国健美锦标赛的训练,一边想下一步该做什么。

芬兰对护理人员的需求很大,2020年6月,胡胡报名学习护理课,这门课程学制两年,其间需要完成4次实习。

胡胡起初在芬兰说英语,去航空公司工作的时候,因为培训全部用芬兰语,她才第一次把说芬兰语作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从那以后她的芬兰语越来越好。学习护理的时候,因为护理对象基本上都是芬兰人,对芬兰语的要求更高,她下功夫学习芬兰语,反复练习和交流,很快突破了这个障碍。

护理人员每天面对病人,要学习给药、热饭、聊天、洗澡、换尿片、清理伤口等护理技术。胡胡投入全部精力学习,考试成绩全班最优,好几门课都是满分。

实习护理期间,胡胡接触到各个年龄段的老年痴呆患者和有吸毒酗酒背景的芬兰人,看到了以前在社会上不大能见到的群体,对芬兰社会有了更全面的认识,他们之中幸运的会住在家里接受家庭护理,不幸的就住在终极护理中心等待最后一天的来临。

这段经历让胡胡彻底感悟人生,“学会了珍惜所有,常怀感恩之心,远离牢骚抱怨和所有一切负能量!明白了人活一辈子只有健康最重要,其他都是过眼云烟!”

40岁时开始健身

高度自律带来美好身材

也就在40岁那年,胡胡的人生有了重大变化。以前她对什么都不太在乎,做事没有什么计划。

但到了40岁,好像一切都开始变了,“我开始有针对性地做事。”她开始健身,先是跑步,后来到健身房训练,身体状态很快就有了改变。空乘一般连续飞几天之后,可以休息三四天。飞行任务一结束,她就去健身房锻炼。

健身给胡胡带来很多快乐,她越来越自律,慢慢地要求也越来越高,还找了私教进行专门指导,按照教练的要求进行锻炼和安排饮食。她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好,身体变得很轻盈,连续飞几天后也不容易累。

她身高176厘米,体重保持在56公斤。为了进一步挑战自己,她2019年报名参加芬兰全国健美锦标赛,按照教练的要求进行训练和控制饮食,练习走台步。

在期间,胡胡还读了两年的“服务创新与设计”在职研究生课程,2013年毕业。

2020年10月,健美锦标赛正式开始,胡胡是小组里年纪最大的选手。她本来对输赢并不太在乎,但当比赛结果出炉,胡胡竟然获得第三名,“作为唯一的中国人站在芬兰的健美舞台上,那一刻真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当时激动的心情!”

她在拿到季军的那天说:“刻苦的训练、严谨的饮食给了我健美的身材和无比青春的活力,年龄根本无法影响我的体质和心情,每一天都元气满满开心快乐,即使遇到困难烦恼也可以轻易地化解掉,喜欢自己的生活,更喜欢48岁的自己。”

比赛结束后,胡胡开始接到模特的工作,拍摄广告,有时还在影视剧里客串角色。做了模特和演员后,胡胡感觉自己更加自信和美丽,心态更加稳定。

就在她过50岁生日的前一天,一个瑞典内衣品牌邀请她和其他4位女模特拍摄广告,而她是其中最年轻的,年纪最大的72岁。在拍摄中,胡胡最强烈的感受就是“成熟女性的力量和美可以在任何岁数中体现出来。”

收到航空公司面试邀请

50岁重拾热爱

胡胡最喜欢的工作还是空乘,随着航空业慢慢复苏,挪威航空在2021年11月给以前被裁员的芬兰空乘发出面试邀请,胡胡接到邮件时非常激动,然而她没有通过面试。“读完邮件后我整个人完全傻了,根本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之后几天时间人都是昏昏沉沉的。”

好在这时很多欧洲航空公司都在大张旗鼓准备第二年夏季的航班,胡胡被挪威航空拒绝之后,就开始用英语和芬兰语积极准备其他航空公司的面试。

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准备,她申请了汉莎旗下的欧洲之翼航空公司和芬兰本土的北欧地区航空公司的空乘职位,这两家公司立刻邀请她参加面试。

汉莎的培训非常严格,胡胡多次想过退出,但在老公的鼓励下还是坚持了下来,作为年龄最大的应聘者完成了培训,而不少20多岁的人都没能通过。

最后,胡胡顺利拿到这两家公司的空乘工作邀请。终于轮到自己来决定选择哪家航空公司了,经过慎重考虑,她去了欧洲之翼。

今年6月,胡胡又转成芬兰航空驻瑞典的空乘。

现在从赫尔辛基到中国香港的航班开始增加了,香港航线的人手不够,就把斯德哥尔摩的一些空乘调过来飞香港。胡胡5日晚本来应该飞香港,但是当天公司运营通知说,因为公司内部原因,把她的任务暂时取消了。香港这个航班本来是胡胡期盼已久的,“疫情发生以来我一直没有回过国,最近一次去香港还是2019年。我在那里有家人和朋友,所以拿到航班任务之后特别开心,马上跟那边的家人联系,打算7日见面的,我把所有的礼物都买好了,结果快出发的时候,公司通知我航班任务取消了,当时感觉特别失落。”

收获网友关注很意外

未来要继续做喜欢的事

胡胡从2019年开始在自媒体记录生活,逐渐受到网友们的关注,最近几天更是上了热搜,她的励志经历感染了很多人。“很多朋友和家人联系我,说看到我的新闻了,所以我香港虽然没去成,但是又有了一个新的转机,我的心情非常复杂,觉得命运真是挺有意思的。”

胡胡说,她积极的生活态度可能跟中国的传统文化熏陶有关,不过更多是来自家庭,她母亲今年已经76岁了,还在工作,很喜欢自己做的事情。

胡胡50岁重返蓝天后,打算一直做到飞不动的那一天才退休,同时也会把护理专业读完,护理需要实习4次,她已经完成了3次,而且以后如果有合适的模特和演员的兼职工作,也会继续做。

胡胡说,她从来不会在意各种焦虑,“做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发现人的能力其实是无限的,可以做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我真的无法形容我做自己喜欢事情时的感受,护理也好,健美健身也好,影视广告也好,包括我的空乘工作,我做每一件事情都很享受,没有任何抱怨。到最后就活得越来越真实,幸福感提高了。如果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只有靠自己努力争取来的才是最值得骄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