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路透复看胡被架离事 “闲说”王沪宁 扮演了关键角色?

王沪宁 资料照片 © REUTERS/Jason Lee

当中国前领导人胡锦涛在 10
月的共产党代表大会上被护送下台时,王沪宁这位有权有势的幕后人物曾在观察聚光灯下短暂地出现。中国观察人士正在仔细研究通过视频试图弄清楚发生了什么。王沪宁是仅有的两名被重新任命与国家主席习近平一起进入七人政治局常委的高级官员之一。他作为共产党的最高理论家开辟了一条不同寻常的政治仕途职业道路。路透社今天这样看王沪宁说,中国的王沪宁是幕后理论家和政治幸存者。

路透社署名爱德华多·巴普蒂斯塔和迈克尔·玛蒂娜的报道称,虽然王沪宁通常在幕后运作,但王沪宁在胡锦涛被架离事件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当时另一位高级官员栗战书曾短暂地协助这位
79 岁的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对此似乎很困惑。

王沪宁全神贯注地看着,阻止了栗战书,小心翼翼地拉扯他的衣角,在一个尚未得到充分解释但被广泛认为是习近平前政治时代残余的象征性终结的情节中,这一举动看似微小但其实很重要。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年 67
岁的王沪宁在成为习近平最亲密的顾问之一之前曾为胡锦涛和胡锦涛的前任江泽民服务,成为他们的主要理论家,这在中常委所有其他成员都被视为是习近平忠诚者的时代,是独一无二的。

据曾在 1998 年至 2000 年间担任克林顿政府亚洲事务高级官员的中国问题专家肯尼思·李博索 (Kenneth
Lieberthal) 说,“我相信,无论他去哪里,他几乎每次旅行都是与江泽民同行。后来胡锦涛和习近平也是如此。”
路透社说,李博索曾多次与王毅会面。他指出,“他显然有能力与最高权力级别的人物建立关系并是建立获得信任的关系。这非常了不起。”

在常委会的第一个五年任期中,王沪宁主持了党的书记处,这是一个负责日常事务的机构。在习近平的第三个领导任期内,王沪宁有望领导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这是一个咨询机构。

然而,分析人士说,王沪宁的权力超越了特定的角色。据分析人士称,在过去的三十年里,王沪宁已经确立了自己作为党内最高理论家的地位,在习近平加强他在中国社会各个方面的绝对领导作用的时代,王沪宁影响着用于推动中国利益并使共产党的统治合法化的政策理念和口号。

“中国式现代化”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等被定位为习近平的执政哲学的思想被分析人士与王联系在一起。据华盛顿詹姆斯敦基金会高级研究员林威利说,“王沪宁是一位政治美容师,非常擅长用化妆品来修饰政治政策和口号,包括外交政策。”
据林威利说,“所有主要口号,从江泽民到胡锦涛再到习近平,似乎都来自王沪宁。”

据路透社说,大多数中常委会成员都有管理大城市或大省的经验,而王沪宁只是一名学者。1981 年至 1995
年,他在上海的精英复旦大学教授政治理论等科目,之后他搬到了北京市中心的领导大院中南海,此后一直住在那里。

从 2002 年到 2020
年,王沪宁在中央政策研究室担任负责人,这是一个党的机构,负责起草有关意识形态和理论的重要文件,并提供政策方面的指导。在官员轮换担任不同职务的官僚机构中,王沪宁的任期却异常长。

与此同时,他在党内的地位不断上升,从中央委员会升任政治局委员,并于 2017 年升任中国最高管理机构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

据纽约市立大学 (CUNY)
政治学教授夏明说,王沪宁避免了共产党内派系斗争或财富积累,而聚敛财富已成为许多中国官员倒台的原因。

在习近平的第一个常委任期内,王沪宁是唯一一位在《治国理政》第二、三、四卷出版后举行的高层讨论会上发言的人,这是一本在中国各个书店都可见的习近平讲话和著作集。

王沪宁在 1991 年出版的《美国对美国》一书在中国广为人知。此书基于六个月的美国逗留观察心得,包括访问 30
个城市,王沪宁试图了解美国成功的秘诀,希望帮助中国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该书在赞扬美国某些方面的同时,也批评美国过度的个人主义、政治金钱和种族关系状况。

王沪宁写道:“美国今天面临来自日本的挑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的制度、文化和价值观反对美国本身。”王沪宁认为日本是美国最大的经济竞争对手。

路透社报道称,纽约市立大学的夏明在 1980
年代后期曾成为王沪宁的同事之前,作为复旦大学的一名本科生在王沪宁教授的西方政治理论课上学习过,夏明形容王沪宁是一个工作狂、内向和失眠的人。

在 1989 年的亲民主学生抗议活动中,王沪宁告诉夏明不要与学生站在一起,夏明没有听从王沪宁的警告。

夏明说,“在复旦时王沪宁显然就是新威权主义的支持者。”两年后,当夏明前往美国时,王沪宁对夏明曾发出警告。王沪宁称,“我去过那里。那个国家是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你需要在你踏上的那一刻适应这台机器,否则你会被压成鸡肉粉。”

在克林顿和江泽民的正式会谈中,据前政治顾问利伯塔尔说,当克林顿与江泽民走出房间时,他曾试图与王沪宁接触,但尽管两人在王沪宁在美国逗留的六个月期间见过面,但王沪宁却表现得很冷淡。据利伯塔尔认为,“当时王沪宁被认为是一个永远不会与美国人交谈的人。我猜王沪宁是想通过不直接与美国人交往来保护自己。”

一位曾在王沪宁担任中国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时与王沪宁会过面的人说,王沪宁给人的印象是学者,但脾气暴躁。他回忆起王沪宁如何责备一名工作人员长达几分钟,因为工作人员没有带来王沪宁喜欢的钢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