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对抗中俄?美办峰会拉拢非洲领袖

为了增强与非洲国家的信任关系,美国总统拜登本周将在华盛顿接待49位非洲领导人。拥有13亿人口非洲近年与美国渐行渐远,中俄在这个大陆上的影响力则是与日俱增。这次峰会,美国会提出什么对策?

美非领导人将在周二(12月12日)开始在华盛顿进行为期三天的峰会。根据美联社,拜登政府官员这次重点不放在中俄的非洲影响力,而在改善与非洲领导人的合作关系。

白宫新闻秘书卡琳-让-皮埃尔(Karine
Jean-Pierre)说:“这次峰会是一个深化我们在非洲大陆的许多伙伴关系的机会。我们将集中精力加强这些伙伴关系,涉及从商业到健康到和平与安全的广泛领域。”

白宫官员称,会谈预计将讨论新冠病毒、气候变化、俄乌战争对非洲的影响、贸易等问题。拜登将在美非商业论坛上发表讲话、与领导人举行小组会议,也会在白宫举办领导人晚宴,并在聚会期间参加与领导人的其他会议。

根据美联社,拜登在上任的头两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在试图安抚国际社会上对前总统特朗普“美国优先”外交政策4年下来的不满。不过,透过延续8年前由前总统奥巴马举行的美非峰会是否能消除非洲对美国累积的疑虑还有待观察。

淡化中俄非洲影响力

美国和平研究所指出,美国新的国安战略提到,到2050年,非洲人口将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并形成比世界其他地区更年轻的劳动力。这也是为什么中俄和其他国家也想在非洲建立影响力。

拜登政府过去明确表示,中国和俄罗斯在非洲的活动是对美国的威胁。在8月公布的撒哈拉以南非洲战略中,美国警告,中国已经向非洲的能源、基础设施和其他项目投入了数十亿美元。战略中也声称,北京会在非洲挑战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推进其自身商业和地缘政治利益、破坏透明度和开放性。

对此,中国官媒多次表示美国渲染“所谓中国威胁”,表示非洲人们看到,“中国才是国际秩序的维护者”。

而在俄罗斯方面,美国政府认为,俄罗斯是非洲最主要的军火商,克里姆林宫在非洲有联系的寡头和私营军事公司。俄罗斯在此为自己的战略和财政利益挑起冲突,使非洲大陆持续处于不稳定的状态。

然而,美国政府官员这次强调,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关切不会成为会谈的核心。负责非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莫利·菲(Molly
Phee)在峰会前告诉记者:“美国优先考虑我们与非洲的关系,因为我们的共同利益和我们在应对全球挑战方面的伙伴关系。 ”

她说,基于冷战的历史和殖民主义对非洲的有害影响,美国会努力寻求避免重复那些早期的错误。

此外,美联社报道,虽然美国政府对非洲多国拒绝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感到失望,但拜登预计不会公开谈论此事,而是从实务面讨论俄乌战争的影响。

拜登预计将与非洲各国领导人一同参加一个关于促进粮食安全和系统复原力的会议。主要粮食出口国乌克兰的货运量下降情况下,非洲也受到全球粮食价格上涨的影响。

约翰内斯堡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国际关系客座教授斯特雷姆劳(John
Stremlau)告诉美联社:“本次峰会的一个独特之处在于,俄乌战争在粮食供应和对乌克兰的发展援助转移方面对非洲造成了附带损害。这种入侵的机会成本在非洲显得非常高。”

谁没有受邀?

根据美联社,被非洲联盟暂停资格的4个国家:几内亚、苏丹、马里和布基纳法索没有被邀请参加峰会,因为这些国家的政变导致了违宪的权力变更。白宫也没有邀请东非国家厄立特里亚;华盛顿与该国没有正式外交关系。

但拜登仍邀请了几位在人权和民主方面有可疑记录的领导人参加峰会,例如盡管美国国务院表示对赤道几内亚上个月的选举结果感到有疑虑,这个中非小国还是受到了邀请。治理不善、侵犯人权和普遍腐败而面臨美国和西方多年制裁的津巴布韦也被邀请参加。

此外,去年底从美国的贸易计划(即非洲增长和机会法案)中被剔除的埃塞俄比亚也收到了邀请。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地区内战持续,人权侵害事件频传。

分析人士说,非洲领导人将期待拜登在峰会期间做出一些重大承诺,包括宣布他对撒哈拉以南非洲的首次总统出访,努力通过私营部门的投资和贸易来支持非洲大陆的经济等。

南苏丹朱巴大学政治分析家和政治学副教授纽昂(Abraham Kuol
Nyuon)说:“我确实坚信,从非洲的角度来看,美国仍然被视为一个超级大国,但大多数非洲领导人并不想与美国促进民主的做法保持一致……他们需要美国的支持,但不需要美国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