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张文宏:新冠正在进入“最后一程”

12月12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张文宏教授在“华山感染”公众号上发表文章呼吁,新冠疫情正在进入“最后一程”,并最终会向季节性流行病转变,现在阶段需要全社会的动员,保护老年人与脆弱人群,其中最核心的原则是,我们应该尽一切能力,延缓老年群体的感染时间,最大程度减少在第一波疫情高峰中的老年感染者数量。

新冠会逐渐被纳入常态化呼吸道疾病

张文宏在文中表示,人们已经越来越认识到新冠的症状与流感、感冒等其他常见呼吸道病毒性疾病很类似。新冠病毒病一定会逐渐被纳入常态化的呼吸道疾病,从新发传染病进入季节性或者地方性传播的传染病序列。

“我们团队近期对上海今年奥密克戎疫情中的1万多例感染者进行了超过半年的随访,并同时对同期非新冠感染人群作为健康对照组进行随访。与健康对照组相比,目前的奥密克戎株未造成特异性的人体器官长期损害,还是呈现常见呼吸道病毒性疾病的特点,我们人类可以应对与接受。”他写道,“全球已经进入新冠大流行向地方性流行或者季节性流行病转化的阶段,这点与2009年遭遇的2009H1N1很接近。或许一夜醒来就会发现,我们已经艰难度过了大流行。”

张文宏认为,中国是世界大流行末期最后退出对新冠进行严格管控的国家,也是保持重症和死亡人数最低的国家。在奥密克戎流行期走向“开放”,留给我们保护好老年人和脆弱人群的一个“准备机会”。但是我们仍然要面对退出时一波大面积感染的挑战,例如大面积社会面的感染,就医送药体系能否应对?

“这是一场时间确定的与病毒的极限战,我们相信,最终中国的资源储备是可以应对的。”张文宏称,“随着感染人数增多,会出现这些平常只是普通医疗资源的挤兑,这时候,政府部门的提前布局与介入来平抑这种需求就非常重要。”

对于大面积核酸检测不检了,张文宏的观点是:“就免疫功能正常的人来讲,有谁感冒了发烧了会满世界找核酸亭的?无非是找点退烧药吃吃,睡一觉,多喝点水,吃点维生素C就扛过去了。”

针对北方很多人感染后觉得症状不像想象的那么轻微,无症状也没有那么多,张文宏表示:“由于不再核酸全检,无症状我们是不知道的,在感染基数庞大的时候,比例很高的无症状可能被忽略了,我们就会直觉,仿佛每个感染者都有很难受的症状。”

他还表示,随着北方进入冬季,寒冷也是新冠的“帮手”,又逢流行性感冒的高发期,“安稳度疫”的挑战会比南方更大一些。

老年人应尽量争取避免第一波感染

张文宏特别降调如何保护家人,尤其是家里的老年人。他认为,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我们已经或即将面对一波流行高峰”。而结合国外的经验,奥密克戎株的第一波疫情流行高峰感染人数较多,后期第二波、第三波的疫情反弹将显著弱于第一波疫情高峰。

张文宏认为,保护脆弱人群,就应该争取在第一波疫情高峰时期帮助他们免于感染。“这里面最核心的原则是,我们应该尽一切能力,延缓老年群体的感染时间,最大程度减少在第一波疫情高峰中的老年感染者数量。”他表示。

他解释称,第一波疫情高峰中,感染人数众多,甚至也会面对大量医护被感染的局面。此时,医疗资源的紧张和短缺不可避免。若同时出现大量老年人群感染,则可能难以获得像平时一样充分的医疗照护。此外,等到全社会感染率很高、逐渐进入群体免疫阶段的时候,脆弱人群暴露于外界时的风险就会大幅度降低。

“若能延缓老年群体的整体感染时间曲线,哪怕仅仅延后1-2个月,整个社会的疫苗免疫屏障会更加坚固,医疗资源度过第一波疫情高峰期,也会更充足与从容,护理院的老年群体发生疫情后的救治资源也会更加丰富。”张文宏称。

为了给老年人和脆弱人群提供更为充分的保护,张文宏再次强调大面积接种疫苗的重要性。他呼吁,对于目前尚未接种疫苗的老年人,只要符合接种条件,应抓紧时间,在第一波疫情高峰期来临前尽快接种。“从接种数量上来看,3针的保护力优于2针,2针的保护力优于1针。接种的每一针疫苗,都将会给人体提供一定的保护。”他表示。

他还建议,老年人一旦感染,需要家庭密切的监测,必要时及时就诊,而所有医院必当优先安排医疗资源,全力救助这些老年患者。

他呼吁家庭中的每一个青年人要当好老年人的“保护伞”。在疫情高峰期间,与老人同住者也应当接种疫苗和加强针,自觉减少非必要外出和聚集,外出时做好自我防护,避免感染。如果年轻人们出现疑似感染症状,应进行自我隔离,减少和家中老人的接触,降低老人被感染的风险。

“在长长的抗疫隧道里走了3年,我们即将走出隧道,空气、阳光、自由自在的旅行,都在等待着我们。但在最后一程,我们需要全社会的动员。”张文宏最后写道,“最重要的是,我们历经三年,以极低病死率走出疫情、回归正常生活,这才是我们国家引以为豪的最后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