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梦见马斯克了?火星之王掀起全美做梦潮

你还记得这个有名的都市传说吗:寻找梦男。

2006
年,两个素不相识的美国人在精神科门诊偶然发现,时常出现在自己梦里的陌生男子竟是同一个人。他们将梦男的画像附带寻人启事发到网上后,陆续收到很多人的留言,最终发现全球竟有
4000 多人都梦到过这个面容诡异表情邪魅的男人。后来甚至有传言说看见梦男预示着死亡。

图源:bilibili

梦男到底是谁?他是真实存在的人吗?为什么这么多人会不约而同地梦到他?当时互联网上甚至还掀起了一股寻找梦男的热潮。不过后来证实,梦男纯属营销策划,他的脸由数千张脸合成而来。

然而现在,真 ·
梦男出现了。这个人不断入侵普通人的梦境,并且活生生地存在——他就是火星之王马斯克。

图源:Fortune

地球之王入梦

最近,很多人发推特表示,马斯克出现在梦里。

Aaron Neyer是谷歌的一名开发者关系工程师。11
月中旬的一天,他梦见自己身处推特的旧金山总部,正巧遇上推特新老板马斯克即将散会。Neyer
冲到马斯克面前,试探性地问他是否愿意重新任命Jack Dorsey为推特的 CEO。(Jack
Dorsey 是推特前 CEO 兼联合创始人)

在梦里,Neyer
展现了打工人精湛的向上管理技巧。他想,以马斯克的性格,必不喜欢被别人教做人。因此在表达自己意见的时候,Neyer
使用了问句而不是陈述句。就在他即将说服马斯克的时候,梦醒了。

无独有偶,不少程序员最近都在梦里入职了推特。

Brennan
Stehling是Amazon旧金山湾区的一名软件开发人员,他梦到自己正在推特总部工作,而高中时代的马斯克正从他面前走过。这位年轻的亿万富翁对
Stehling 很友好,但一种不祥的要被开除的预感在他心中挥之不去。

在推特上搜索发现,马斯克正在人们的梦中不断出现。他的身影遍布各种光怪陆离的场景,时而开着特斯拉在婚礼上迎接宾客,时而在火箭上傻笑,时而从冰箱里拿出牛奶狂饮,时而亲自上阵安装水槽,时而策划真实的侏罗纪公园,时而露出吸血鬼的真身并抓捕人类。

梦到帮马斯克装水管的网友迫不及待在推特分享

噩梦照进现实

梦境分析师Layne
Dalfen表示,马斯克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梦中,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新闻价值,更是因为他和普通人的生活息息相关 。

中国人说 ”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最近马斯克收购推特后的新官上任三把火烧得哀鸿遍野。短短一个月时间,马斯克光速开除了推特四大高管、扬言学习微信、计划付费认证、大赦特朗普账号,闹得媒体上沸沸扬扬。

这边唱罢那边登场,本月马斯克又对外界宣布了 Neuralink
脑机接口的最新进展,植入芯片的猕猴通过意念打字了。就当外界都说或许半年后芯片就能进入人的大脑时,动物保护的指控又再次把马斯克推向风口浪尖。

当然,最让硅谷打工人兔死狐悲的还是马斯克在推特公司内部掀起的大逃杀:先是现场审查工程师代码,再是一刀切裁员
50%,又是废除居家办公、每周必须坐班 40 小时 …… 一个更卷、更狼性的推特正在马斯克治下渐渐诞生。

大地震的推特是整个动荡不安的硅谷的缩影。今年以来,各大厂冻结招聘逐渐演变成大裁员。仅 11 月以来,就有亚马逊宣布裁员 1
万人、Meta 裁员 1.1 万人、谷歌裁员 1.2 万人。根据 layoffs.fyi 网站的数据,截至发稿前,2022
年以来,已经有 859 家科技公司裁员 137492
人,而且人人都知道这个数字还将持续上升。硅谷的黄金十年结束了,凛冬将至,人人自危。

layoffs.fyi 统计的 2022 年科技大厂裁员规模 | 图源:Yahoo

一向言行大胆疯狂的马斯克恰好成为了人们心中复杂情绪的具象化符号。他既是衣食无忧的超级富豪,也是不讲硅谷大厂武德的外来闯入者;他既是冲进星辰大海的科幻梦想家,也是掌握生杀予夺大权的无情商人。人们嘲笑他不懂代码乖张可笑,也不得不羡慕他有我行我素的资本。

根据专门治疗噩梦和其他睡眠障碍患者的心理学家的说法,马斯克入梦这一现象展示了人类对权力、游戏和创造力的渴望。避免这一情况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少看有关马斯克的一切新闻,也尽量不要谈论。

在压力越来越大、人人敢 emo
不敢言的社会,普通人的焦虑恐惧无意义感和梦想只能偷偷在梦里演给自己,早上醒了还是继续扮演那个精神稳定的社畜,而如马斯克等梦境的主人公恐怕是不会在意的吧。

这梦里梦外的故事,谁又能说不是另一种可悲可叹的恐怖都市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