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库精神”难被复制 矽谷沉潜等待下个传奇

这一波科技业裁员,或将成为新创公司的福音。外界等待着”下一个矽谷”出现时,也同样期盼这个身经百战的创意王国再写历史。

去年冬天,美国科技业裁员潮迈入高峰,加州旧金山湾区每天都有数百人失业。
Meta、推特(Twitter)、思科(Cisco)等科技巨擘裁员千人起跳,许多在疫情期间受益于工作型态改变脱颖而出的新创企业,也被迫整顿人力。

经济寒冬科技业大裁员 独角兽制造机失色?

经济不景气,企业撙节支出,员工荷包缩水,让新创募资热度明显降温。

《华尔街日报》去年10月援引CB
Insights数据报导,2022年第三季,矽谷初创市值达10亿美元以上的独角兽企业只剩下25家,较前一年萎缩五倍。

外界都在看,有”独角兽制造机”之称的矽谷,是否将失去昔日光环?

在矽谷点子不值钱 创业已内化为日常习惯

场景转到去年11月中的史丹佛大学,秋季冷清的就业博览会刚过不久,校区内出现一批来自西北大学的研究生,领队是台湾创业家”矽谷阿雅”郑雅慈。

“在矽谷创业,彼此都会分享,点子不值钱。”郑雅慈边走边说,她在西北大学担任整合行销传播兼任讲师,这一天是最后一堂课,她带学生到史丹佛大学取经,参观完校园后直接走去几个街区外的业师家中,拜师请益。

院子内,前脸书招聘主管、前标普500指数企业的资料分析高层,以及一位多次创业成功的企业家,与学生们围坐在泳池畔,开起了创业沙龙。

这一幕,生动刻划出矽谷的创业文化;在这里,创业不仅是一个产业,更像是一种深入日常生活的习惯。

有创业家摇篮美名的史丹佛大学,位于加州帕罗奥图(Palo
Alto),四周伫立着大大小小的新创团队。根据创投调查机构Tracxn最新统计,高达1,685家科技新创公司,诞生在这面积仅62平方公里、相当于台北士林大小的区域内。各国新创人才汇聚在这里,研发设计各种新颖产品和服务。

矽谷对失败容忍度很高 产业无后顾之忧向前冲

一身T恤牛仔裤配上球鞋,来自台湾、担任人工智慧新创公司Landing
AI产品副总的杨凯,在团队居家办公时,活力满满地现身在帕罗奥图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隐身在一个由三面三层楼建筑围成的小基地内,一楼是新创公司,二、三楼住着平常人家,红黄白漆色的外观,带有乐高积木的创意。杨凯指着同一侧的三间办公室说,”这整排是一个人工智慧生态系,产品之外,有教育中心和创业孵化器”,矽谷就是一个如此重连结的环境。

杨凯2001年从台湾到美国,在靠近洛杉矶的美国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攻读博士,毕业后先到半导体产业,后来离开舒适圈自己创业,品尝过成功和失败不同滋味,四年前被延揽至现任公司,带领团队拓展业务和商品。

聊到COVID-19疫情期间湾区人才资金出走,到去年科技业裁员,是否已削弱矽谷新创竞争力,杨凯反问:”Google不就是在这种不景气下成功的吗?”

看过不景气,也经历过创业低谷的杨凯回忆:”当时钱烧得很快,银行存款最低只剩下400美元,帐单费用都付不出来。”

之所以对矽谷创业环境始终抱持乐观,是因为待过不同城市的他,清楚感受到这里”对失败容忍度很高”。

根据史丹佛大学管理科学和工程副教授伊思利(Chuck
Eesley)提供的数据,在矽谷创业成功存活的机率,只有十分之一。大部分创意还在讨论阶段就会被刷掉,100家里面存活的10家,是代表有拿到资金、已成立运转的公司。

即便大家都知道成功机率很小,杨凯说,总会有一股”想解决问题的力量”,带动整体创业产业向前,失败时也不觉得是个人的事。

车库精神难被复制超越 看好下个矽谷破茧而出

不过,近年许多国家和城市,开始倾注大量资源发展新创产业,矽谷在内部人才资金外流之外,确实也面临外部竞争压力。

StartupBlink发布的2022年新创生态系评比,旧金山湾区虽仍以总分550分高居全球第一,遥遥领先排名第二的纽约(217分)和第三的伦敦(126分),但分数差距”正在缩小”,从2019年高过纽约五倍,到2022年仅2.5倍。

杨凯却认为,早期矽谷”车库精神”催生出的创业文化,很难被复制和超越。

他以自身经验为例,提到当年在圣巴巴拉念书时,学长姐毕业后大多想当教授,”好像那就是一条该走的路”;反观他太太,在史丹佛大学攻读生物科技,身边朋友常常聊创业,她后来就把车库变身成工厂,在里面调制药品包装去卖,”思维完全不一样”。

这样的思维,让许多有过矽谷经验的人,都把这一次的下坡,看作是又一次的淬链,存活下来的新创企业,或许有机会,能再次创造下一个像是惠普、苹果、Google、脸书、Uber和Airbnb等引领趋势的传奇企业。

《华尔街日报》分析,这一波科技业裁员,或许最终会成为新创公司的福音;因为释出的人才,会为新创产业注入新血,激荡出不同创意,一如Google在2000年时,雇用了一群被大企业解雇的工程师,最终蜕变成长。

这个冬季,外界等待着”下一个矽谷”出现时,也同样在期盼和观望,这个身经百战的创意王国,能否在全球竞争激烈的新创战场上,再写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