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儿子,又摊上事了

作者:田亮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的儿子摊上事了。

1月31日,日本在野党阵营在日本众议院预算委员会对岸田文雄提出质询,批评其长子岸田翔太郎的行为“公私不分”。

原来,岸田翔太郎还是首相的秘书,上个月陪同首相到欧美访问,其间使用公车到旅游景点观光购物,引起日本上下议论纷纷。

半数阁员收到了礼物

今年5月,七国集团峰会将在轮值主席国日本的广岛召开。广岛是岸田家族的老家,为在家乡父老面前办好这次峰会,岸田文雄自然格外上心。

1月9日至15日,他率领秘书团队访问了法国、意大利、英国、加拿大和美国。日本外务省称,此次出访旨在推动相关国家为七国集团峰会展开合作。

这事本来无可厚非,起初也就过去了。可到了1月26日,日本杂志《新潮周刊》爆了黑料。

报道称,身为首相政务秘书官的岸田翔太郎,在陪同父亲出访期间,使用日本外务省的一辆公务车,到巴黎、伦敦等地的旅游景点观光,到百货公司购物,在埃菲尔铁塔下停留,并在加拿大出席晚宴时要求与加总理特鲁多合影。

这哪像首相的政务秘书官该做的?俨然公子哥作派。消息一出,日本一下炸开了锅,岸田翔太郎受到政界人士和民众的指责。

日媒爆料第二天,日本内阁官房副长官木原诚二在新闻发布会上不得不作出回应。他说,岸田翔太郎使用公务车的目的,是访问国际机构及相关人士,为首相购买公务用的纪念品,以及收集用于对外宣传的视频素材。

木原诚二还称,岸田翔太郎“完全没有以私人观光为动机的行为”,他本人没有进入观光设施内,也没有私人购物行为。

1月31日,事态进一步扩大,国会质询中专门提及此事。岸田文雄承认自己叫儿子去百货公司买礼物。给谁买呢?岸田文雄回答说,准备回国送给内阁大臣们。

在野党议员直接点名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你拿到首相的礼物了吗?”他承认了。事实上,约半数阁员承认收到了纪念品,但以“私人事务”为由拒绝透露具体细节。

被点名的松野博一辩解说:“出访中的政务秘书官有着多方面的职责,为首相购买纪念品可能也是其中之一。为确保全体随行人员的工作顺利完成,并妥善应对突发事态,根据需要调配公务车辆,以完成必要工作为目的使用是没问题的。”

这种说法似乎在理,但在野党阵营依然揪住不放。日本最大在野党立宪民主党干事长冈田克也说:“我认为每次出国都去购买纪念品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内阁大臣们应该对此作出限制。”

日本共产党委员长志位和夫指责岸田翔太郎的举动“公私不分”。日本国民民主党代表玉木雄一郎认为,日本政府应当利用这次事件的机会“摆脱旧政治”,“制止购买和赠送纪念品的惯例”。

日本确实存在这样的“旧政治”和“惯例”。20世纪70年代,时任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从欧洲出差回来时,常常带回来两大卡车礼物,送给内阁大臣们,甚至连门口站岗的警卫也有份。他说:“首相的活,都是大家一起干的”。

也难怪岸田父子会这么做了。

新手蹿升“首席秘书官”

岸田翔太郎是岸田文雄的长子,有两个弟弟。他出生于1991年1月,小时候在广岛上学,之后进入日本著名私立大学庆应大学,在法学部政治学科学习。

岸田翔太郎在社交媒体上展示的照片。

据他的大学同学透露,在读大学时,岸田翔太郎就对政治很感兴趣。当时,他参加了一个研究小组。小组在2012年12月有一次活动,可岸田翔太郎说,他父亲12月16日要参加众议院选举,他要去帮忙。

那天,日本举行了第46届众议院选举,岸田文雄所属的自民党于上届大选失败后重新取得胜利。10天后,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组建了自民党与公明党联合政权,岸田文雄出任外务大臣。

可见,这次选举对岸田家族而言很重要。尽管一位教授当着同学们的面批评了岸田翔太郎的临阵脱逃行为,但他还是放弃了研究小组的活动,转而为父亲奔走。

2014年大学毕业后,岸田翔太郎进入三井物产公司工作,在这里锻炼了6年。2020年3月,他进入岸田事务所,成为时任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的秘书。

2021年10月4日,岸田文雄当选为日本第100任首相。竞选期间,岸田翔太郎曾身披“候选人长子”的绶带,走上街头为父亲拉票。对于儿子所做的工作,岸田文雄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有一点,父子很像。岸田文雄被称为“永田町的酒豪”,东京都永田町是日本政治中心,国会、首相府、自民党总部等都集中于此。据自民党人士透露,岸田翔太郎与父亲一样酒量大、社交能力强。

2022年10月4日,岸田文雄在当选首相一周年之际,任命31岁的岸田翔太郎为首相政务秘书官,取代了跟随岸田文雄工作近30年之久的资深秘书官山本高义。

日本首相身边有8名秘书官,其中包括2名政务秘书官、6名事务秘书官,分别处理政务、财务、外务、经济、防卫、警察等领域事务。

日本首相身后常常跟着秘书团队。

政务秘书官负责调整首相日程、就重要政策与各部门及各党开展协调等关键事务,被称为“首相心腹”“首席秘书官”。

按惯例,这一要职由长年辅佐首相的秘书担任。而岸田翔太郎年仅31岁,还是个政坛新人。对此,不仅在野党指责岸田“公权私用”,就连自民党内也有议论,称“首相缺乏政治敏感性”“翔太郎无法胜任”等。

不少日本网友也感到不满,他们说:“不要再启用官二代了,招一些优秀的普通人吧。”“又埋下了批评的种子。”“在支持率不断下降的时候干这种事,岸田可真牛。”

岸田文雄回应称,这项任命是为了加强秘书团队的应对能力,不论在节假日或深夜需要危机管理时,岸田翔太郎都能迅速详细地汇报情况,且能负责社交平台发文等事宜。

自民党人士也称,岸田翔太郎和首相一起生活,能完全掌握首相的心意,而山本高义不具备作为“首相分身”的信赖感。

可连一个月都不到,岸田翔太郎就捅了娄子。10月24日,日本经济再生大臣山际大志郎与具有邪教性质的统一教有染,不得不提出辞职,成为岸田内阁第一位辞职的阁僚。

这对岸田内阁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官方本不想声张出去,可日本富士电视台独家报道了他将要辞职的消息。据媒体报道,正是岸田翔太郎将这一信息透露给富士电视台女记者的,他也因此被指指点点。

“世袭政治”在日本司空见惯

给父亲当秘书,岸田文雄也是这么干的。他1982年从早稻田大学法学部毕业后,在一家银行工作了5年。1987年,他在30岁时担任其父、日本众议院议员岸田文武的秘书。岸田翔太郎迈出这一步时是29岁。

岸田文雄的妻子和三个儿子,左一为岸田翔太郎。

南开大学日本研究院教授宋志勇告诉《环球人物》记者,这是日本政治文化的一种传统,在我们看起来还有一定的封建色彩,但日本很多政客都让自己的孩子当秘书,为孩子在政治上接班做准备。“这种现象在日本是合法的,安倍晋三、福田康夫都是这么上来的。”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28岁时给其父、时任日本外务大臣的安倍晋太郎当秘书,日本环境大臣小泉进次郎26岁时给其父、时任日本众议院议员的小泉纯一郎当秘书,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也曾出任其父、日本前首相福田纠夫的秘书。

1963年,日本众议院选举产生的511名议员中,只有15人来自政治世家。到了2017年,仅自民党议员中就有一半是“子承父业”,而整个国会议员中有三分之一是“世袭议员”。

岸田翔太郎已是家族第四代从政者,其曾祖父岸田正纪、祖父岸田文武都曾是众议院议员。

“日本国内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这不仅是政治文化,也是日本传统文化的一种表现。这种做法对日本的政治发展还是有很大的负面作用。有时候孩子借助父亲的地位、影响,做一些公众不认可的事,这种情况会不时出现。”宋志勇说。

岸田翔太郎用公车观光购物一事发生时,岸田文雄正积极推进增税计划,以强化防卫体制。但近期日本物价高涨,民众早已怨声载道。今年1月,东京不含生鲜食品的消费者物价指数创42年来新高,其中燃气和电费涨幅分别达39%和24.6%。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岸田翔太郎的举动引来不满和揶揄:“首相父亲要求民众增加税收时,身为秘书官的儿子却在浪费税收。”“为了让首相的儿子能够出国观光,增税是必要的。”

捅出此事的《新潮周刊》报道称,这件事很可能使岸田内阁的支持率进一步降低。2022年12月的一次民调显示,岸田内阁的支持率为33.1%,创下自2021年10月上台以来的新低,不支持率则已超过50%。

近几个月,岸田内阁的支持率逐渐走低,不支持率越来越高。

“就现在来看,这件事还不至于成为导致岸田文雄倒台的主要因素。岸田内阁支持率之低,参照日本政治史,已经触及要倒台的红线。但最近似乎没有明显的要赶他下台的势力站出来。”宋志勇说。

“一般来说,这种时候会出现比较强势的反对势力。即使不强,也会有几个反对势力联合起来推动首相下台。但现在日本的反对势力不太强,也没有要推倒他的动向。”宋志勇说。

不少网友都在观望:岸田翔太郎会不会把首相父亲的支持率拉得更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