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在爱情里没办法专一的人,也没法喜欢自己

  一位好友的三年恋情,最近因对方出轨而结束。仔细了解后更发现,对方从很早之前就已经出轨,出轨的对象甚至换了一个又一个。

  困惑和迷茫甚至盖过了痛苦,成为好友现在主要的情绪。她问我:

  “你搞心理学的,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是因为我不够好吗?”

  当然不是因为她不够好。事实上,仔细研究你会知道,一个人出轨,和眼前人是怎么样的,通常都关系不大。

  我相信,应该还有很多被出轨过的人有过“ta为什么要这样”的疑问。

在爱情里没办法专一的人,也没法喜欢自己

  人们可能会用“追求新鲜感”、“低道德感”来解释这种现象。

  但我觉得这样的解释太轻巧,对忠诚的人也不公平。那些一辈子忠诚的人,难道只是因为对新鲜感没那么多追求吗?难道只是因为接受了良好的道德教育吗?

  对被出轨的人来说,更不公平。难道被伤害了以后,还要陷入“我无法提供新鲜感”的自我怀疑中去吗?

  也有人会觉得,不忠的人是一群追逐“性快感”的人。但和我们的感知相反的是,有许多研究都得出结论:单一性伴侣的人,普遍比多个性伴侣的人,对性更满意。

  因此,为了好好回答朋友的问题,我做了一些研究,也去和心理咨询师聊了聊,今晚想把一些发现和结论,分享给大家。

  在无法专一的人眼里,永远有备选才叫“稳定”

  有一种常见的说法是:动物本能决定了人不可能只爱一个人。这是一个误会,它把性欲望和人的情感本能混在一起说了。

  其实,性学研究者 Justin Garcia(2010)曾表示,生物本能产生的性欲望和浪漫依恋的深层感情是可以独立运行的。

  说白了就是,作为动物,人是会想要乱搞没错;但人不是普通的动物,人进化出了情感,而情感其实会驱使着人寻求稳定、有安全感的关系。

在爱情里没办法专一的人,也没法喜欢自己

  无法专一的人也不例外。但ta们眼中的“稳定”和大众语境下的不一样。

  大众语境下的稳定,通常是指高承诺度的关系、一个可以预期在一起很久的爱人、简单的感情生活等。

  而不专一的人对“稳定”的需求,可能意味着:永远有退路,有其他备选,有可掌控的空间。

  所以一个人不专一,可能并非出自“解放天性”。反而,ta们在“危险关系”中,寻求稳定。

  他们会如此理解“稳定”,通常来自几种原因 ——

  -有人可能从小就没有真正地建立过“关系”,无论和父母还是同学。

  Ta们从未在情感联系中感受过自我价值,可能一直没有特别要好、在乎自己的朋友,也没有感受过父母无条件的爱。Ta们获取价值的方式,是通过不断地获得“成就”。比如用考取第一名来换取父母的奖励、同学的崇拜。

  收获别人的爱在ta们眼中,也被当作“成就”的事情,ta们通过这样来获取稳定的价值来源。

  -有人对主导权有过度需求。

  这类人有可能已经处于一个更符合大众定义的“稳定”中,习惯对自己的生活、包括生活中的其他人,有比较大的主导权。

  在家庭、事业、甚至友谊中,ta们都是主导者,是佼佼者。因此,也会期望把主导权在爱情中延续。

  然而,一旦进入单一、深度的关系里,高承诺度在ta们眼中,意味着要为感情里的各种不确定性负责,而在爱中“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笼子里”,也让ta们认为自己把感情的主动权拱手让给了对方。

  显然,ta们更愿意通过发展多段浅层的关系,好让自己在情感中,也有稳定操作的感觉。

  -还有人没能力解决亲密关系中必然存在的问题。

  这类人有可能是小时候见过父母之间的争吵、矛盾、甚至背叛,又或者自己长大后曾经亲自经历过,因此习得了不同程度的“亲密恐惧”。把不忠、矛盾、剑拔弩张,看作是亲密的必然。

  没错,任何亲密关系肯定都会有不愉快时。大部分人都不会否认这件事,而且会想办法去应对。

  可惜,无法专一的人却只停留在承认这种必然性的阶段,而不知道如何解决。只好重复进入浅层的关系里,不断地刷新手副本,让伴侣承受创伤。

  无法专一的人,把关系当成一种工具

  无法专一的人,往往把关系与爱高度“工具化”。

  在一段恋爱内,“关系”会成为无法专一者手中,用来填补这段恋爱的补丁。

  有研究调查过人出轨时的内心活动,发现有两种情况比较普遍。

  一种是出轨时往往未想过结束恋爱,只想用出轨来弥补在恋爱中的遗憾:

  “在一个人身上得不到的东西,我在其他人身上得到,那我就可以继续和这个人谈恋爱了。”

  比如以下这两个匿名分享 ——

  我是在恋爱的第五年出轨的,当时我们都无法从对方身上感觉到性吸引力了。我就想,能从其他人身上满足性欲的话,也许就可以安心和伴侣继续安稳地生活下去。

  我女朋友是和很不一样的人。她任何方面都非常好,但我们的爱好却很不一样。于是,我和跟我有同样爱好的人出轨了。我在需要共鸣时,从其他人身上得到满足,也就不再苛求女友和我共鸣了。

  另一种人,出轨时往往是想过要结束恋爱的。出轨在ta们看来,是一种对原有关系失望、甚至绝望后的找补。

  我觉得我的伴侣实在太窝囊了。我忍受了他好多年。最后实在忍无可忍,于是我和一个特别优秀的人出轨了。我只是觉得,我也值得被优秀的人爱着。

  和我的另一半恋爱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争吵中度过的。我很确信我们爱着对方,但我也累了。我出轨的对象,是个情绪很稳定的人。和这个对象在一起时,我会感觉过去几年那个疲惫的自己,终于被安抚了。

  总之,当恋爱有了裂痕、或者已经破碎时,ta们就用其他关系做补丁,缝在这段恋爱的中间或结尾,也缝在自己主观感受的缺失处。

  而在一段恋爱外,只对于个人而言,“关系”会被无法专一的人当作勋章。

  这也分情况。有人是因为从小生活在爱的匮乏中,所以需要这块勋章。比如前文提到的,从小只能用成就来获取价值感的人。Ta会把建立关系,也当成是一项成就。

  还有一些人,其实从小不缺爱,甚至被溺爱。Ta们一直是某种“既得利益者”,从不需要做成什么事,就能获得很多。Ta们可能也很需要这块勋章。

  这样的故事其实有很多。

  比如一个出身在富豪家庭的男生,从小到大要什么有什么,从不需要花费自己的力气,就能够到对许多人而言遥不可及的东西。Ta看起来啥也不缺,但仔细想想,没有一样东西是给自己的嘉奖 —— 都不是因为ta的能力和品质得来的。

  于是,ta们也许需要不断地收集外界的爱意,来填补自身空洞的价值感 —— “抛却那些不用我努力就能获得东西,我自身的能力,是否足够获得别人的爱和尊重呢?”Ta们也许一辈子都在回答着这个问题。

  不幸的是,有人会选择通过事业、通过输出社会价值、通过自己的才华去回答,而ta们选择了通过狩猎爱情。

  说到底,无法专一 是关于“自尊”和“自我”的问题

  无论是把“稳定”看作一种需要在多段关系中反复横跳才能维持的动态平衡,还是把“关系”当成与人博弈、为己自证的筹码,你或许也都能感受到,无法专一的人之所以有这些奇怪的理解偏差,似乎都和ta们自身的“自尊”和“自我”息息相关。

  有一种无法专一的人,被称为“浪子综合征”人群。

  有“浪子综合征”的人,往往自尊水平很低,不确信自己值得被爱,因此需要源源不断的爱,最终发展出“不健康的自恋” —— 看着是到处释放魅力,实则内在自卑。

  为什么不是直接不敢去爱呢?Ta们既然选择了不忠,就意味着ta们并不抗拒爱。那些真正不敢去爱的人,事实上都怀着对爱的某种“恐惧”。

  “浪子”们是一边相信爱,一边低自尊。

  当浪子综合征人群追求别人时,ta们并不是真的爱对方,而只是索求爱,来证明自身的价值。如果没有人爱慕自己,ta们会感到自己一无是处。

  越是难以被攻克的人,越能引起ta们的兴趣,因为征服对方带来的成就感会更大、更能证明自身的优越性和力量。

  而自我不稳定,或称内核不稳定,是不忠的另一个核心原因。人的成熟是分不同的自我发展阶段的。自我不稳的人,通常处于发展阶段的较为前期,尚未与大多数成年人那样进入“公正阶段”,没有形成较为清晰的自我认知。

  其结果就是,ta们首先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于是见一个爱一个。

  另外,没有清晰的自我认知还意味着价值判断的僵化与二元 —— 有人爱我我就是好的,没人爱我我就是坏的,爱我的人不够我就是不够好的;恋爱必须完美才是对的,恋爱有缺憾就是错的,出现问题是无法容忍的…..

  这正是那些不专一的人,一在感情里遇到问题,就无法应对的原因。

  当人没有形成稳定的自我内核,面对复杂的现实,理解力会显得相当有限,自然也无法处理多变的感情。

  而且,对于自我缺失的人而言,不断获得的新关系,是ta们用来寻找自我的镜子。因为没有能力建立起完整、稳定的自我,所以转而从碎片化的关系和感情中拼凑。

  只是,ta们似乎不会理会,世上哪有人,有义务去做另一个人拼凑自我的碎片呢。

  假如不忠无法改变,就离爱情远点

  成年人的感情,讲求“知情同意”。比不忠更致命的,是欺瞒。

  的确存在着一段关系中允许“多边关系”存在的情况,如果这一切都发生在知情同意的基础上,而关系里的所有人都达成了共识,没有人可以对此多做指摘。

  所以,无法专一者需要把自己、把对方都当作成年人看待,共同坦诚地面对现实。如果无法做到,就不应该非要进入到以诚实和承诺为基础的爱情叙事当中。

  爱情是属于忠贞者的礼物。深度的感情连接带给人的幸福体验,无法专一的人是永远无法获得的。

  能建立深度的感情连接,意味着彼此的自我能“被看见”。这需要双方以足够的坦诚,用足够多的生活细节,去走入对方的内心。这个过程想必有乐,但也有苦。看见彼此真实的自我往往意味着看到对方脆弱、不完美的部分,也意味着需要越过一些落差感、矛盾、分歧。

  无法专一的人首先回避面对真实的自己,往往也抗拒面对真实的对方,于是,对承诺的背叛、对事情败露的焦虑、对爱意的贪婪,注定了ta们只能在最流于表面的亲密关系间不断游弋,爱得机械、苍白,永远无法真正地“看见”。

  当两个人处在一段可以彼此“看见”的关系中时,这是一个难能可贵的疗愈过程。因为只有在这样的关系中,我们最内在的脆弱和伤疤才能得到一个确定而安稳的答案:“这都可以被接受,也可以被拥抱”。

  无法专一的人流浪很多张双人床后往往依然备感孤独,可能就是因为藏在最深处的自己,其实依然从未被拥抱过。

即时新闻: 在爱情里没办法专一的人,也没法喜欢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