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多款“隔离险”仓惶下架:承诺隔离1天赔200元

“隔离不用愁”、“只要9.9元,1天能领200元”、“人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59元管一年”,这些由保险公司打出的营销口号在2021年盛行,而其所指的正是“一炮而红”的“隔离险”。如今,在疫情反反复复的情况下,险企推出的“隔离险”产品设计时的风控考虑与当下的现实情况并不符合,导致产品出现“赔穿了”的情况,因此险企不得不逆势下架。

“在3月之前,国内疫情防控已经有效得到控制,隔离这种情况基本上很少会出现。但最近这段时间,各地疫情反复出现,小概率事件变成大概率事件,也就是发生率产生变化,所以隔离险现在赔穿了,从而对保险公司不利。”谈及昔日热门险种“隔离险”,一位精算师直言。

3月30日,多款“隔离险”下架的消息登上热搜。自去年年底“奥密克戎”出现以来,保险公司的“隔离险”已相继消失在大众视野。比如,众惠相互惠无忧意外险于3月17日正式下架;众安保险爱无忧意外险已于3月15日在自有平台、支付宝等多渠道下架;此前复星联合健康的爱无忧意外险也于去年年末下架。

农历虎年过后,新冠疫情反复,消费者对“隔离险”产品的需求自然“水涨船高”,但一度热销的“隔离险”产品却在此时选择下架。隔离险有何“难言之隐”?

探寻背后深层次原因一方面是由于监管的趋严,另一方面是产品设计时的风控考虑与当下的疫情形势并不符合,不断提升赔付率,导致产品盈利情况不尽如意。更为关键的一点或许在于,作为创新险种,险企缺乏足够的定价依据,暴露出该产品的设计缺陷。

被抛弃的隔离险

所谓“隔离险”,是指投保人若在保险期内因新冠肺炎疫情被隔离,可在隔离期内享受津贴补助,每日金额上百元到上千元不等。

新冠疫情出现后,隔离成为老百姓们日常不可避免提及的话题。2021年,部分险企们借机推出“隔离险”,随后众多保险公司的“隔离险”产品纷至沓来。

保费低、赔付率高,是切中消费者痛点的隔离险一经问世就迅速走红。比如,太平保险推出的“安心保”,保费一年仅69元,保障内容却是新冠肺炎确诊津贴1000-3000元,新冠肺炎强制隔离津贴200元/天等;复星联合健康的爱无忧意外险强制隔离津贴与确诊津贴跟太平的隔离险一致,保费最低为43元/年。

保险公司为了宣传隔离险产品,也为其广开门路。市面上的隔离险大多是线上自助下单,有的产品还可直接在支付宝、微信、航空公司等第三方平台下单,投保便捷。

不过昔日的网红“隔离险”如今风光不再,在黑猫投诉平台搜索“隔离险”,目前已有近两千条相关投诉,主要投诉理由是“理赔困难”、“宣传不符、拒绝赔付”、“不予解决”等。

多款“隔离险”仓惶下架:承诺隔离1天赔200元

▲ 图片来源:黑猫投诉

有关隔离险的质疑越来越多,监管开始下场整治。今年2月,银保监会财产保险司下发《关于规范“隔离”津贴保险业务经营有关问题的紧急通知》(下称“通知”),要求险企对隔离险相关业务进行自查整改。

通知要求,在产品宣传和销售过程之中,保险公司不得以欺骗、隐瞒、诱导等手段,对保险产品的保护责任等重要情况进行误导性宣传、说明,不得为吸引消费者注意而进行片面宣传和恶意夸大、炒作。

“当红产品”摇身一变成为“问题标的”,险企开始重新审视隔离险产品:曾经设计时的风控考虑与现下的疫情形势相符吗?

自去年“奥密克戎”出现以来,传播速度之快席卷世界各地。今年3月以来,疫情继续反复,据数据显示,截至3月30日9时,上海全市累计排查在沪密接35847人,均已落实管控。

一般而言,隔离险在推出之时,全国疫情尚处于可控阶段。有险企人士也直言称,前期为开拓市场,各保险机构都把“隔离险”产品的保费压得很低,推高赔付率。

然而事与愿违,如今疫情蔓延的速度大大超过险企的赔付速度,直接导致隔离险产品在本就盈利较低的情况下雪上加霜。

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摆在险企面前,时至今日,隔离险已经不再适合。

小概率变大概率,

隔离险“赔穿了”

“隔离险”的本质还是意外险产品附加隔离责任,简单来讲,就是意外险产品中附加因疫情防控而强制隔离的津贴或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的津贴。

如今,在意外险的基础上延伸出的创新险种“隔离险”,不得不逆势下架,也侧面反映出其在产品设计时存在诸多问题。

某险企精算师对老虎财经表示:“隔离险的定价主要是根据疫情情况进行的大数据定价,这也意味着隔离险所依据的过往数据有限,相对缺少精算定价基础,但通过近两年的理赔数据和公共数据,目前行业已积累一定的精算数据,虽不完备,也是保险公司积极开发“隔离险”的底层基础。

众所周知,影响保险产品定价的三个因素分别为预定利率、预定发生率、预定附加费用率。通俗的来讲就是,保险公司要计算出来一种事件出现的概率,在此基础上设定保费和赔偿金,再加上产品设计中出现的人工、营销费用等成本,就能得出一款产品的价格。

他补充道,隔离险的底层逻辑就是集中足够多的钱为“隔离”这一小概率事件提供赔付。在3月之前,国内疫情防控已经有效得到控制,隔离这种情况基本上很少会出现。但最近这段时间,各地疫情反复出现,小概率事件变成大概率事件,也就是发生率产生变化,所以“隔离险”现在赔穿了”,从而对保险公司不利。

不仅是中国内地,香港的保险公司也是如此,在今年年初疫情爆发时期,不少当地保险公司纷纷推出可以赔付集中隔离津贴以及确诊赔偿的相关保险产品,其中恒生保险表示,在指定时期内成功投保,若至4月30日期间不幸在香港确诊,将可获提供一笔10万元现金赔偿。

在1月6日前获恒生保险签发并仍然生效的现有个人保单之客户,若在香港确诊并入院接受治疗,可获得住院现金保障每日1200元(最多45日)或一笔1.8万元(以较高者为准)。

但随着疫情的发展,恒生保险修改保障内容,据媒体报道,从2月11日开始投保的人士,额外赔偿的计算方法则改为已缴总保费的25%,最低赔偿额为2800元,显然低于此前的赔付额。

从上述描述之中不难看出,“隔离险”存在一定不足之处,该产品的赔付并非宣传中所说的“只要隔离即可赔付”。

“隔离险”真能躺着赚钱吗?

在隔离险产品销售过程中,甚至有的保险公司喊出“只要9.9元,1天能领200元”、“在家躺着数钱”的营销口号,表面上看,似乎隔离险的赔付十分容易,但该产品的赔付实则暗藏玄机。

目前市面上关于“隔离险”的产品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仅针对交通工具密切接触导致隔离的产品。

以众惠财险的“全民疫保通意外险(互联网专属)”为例,被保险人必须在乘坐交通工具(如火车、轮船、飞机、公交车等)时,同行乘客有新冠核酸检测为阳性,投保人被相关部门要求进行集中隔离,可获得一定赔偿。

另一类则是不限制是否乘坐交通工具,只要被保险人与确诊病例发生密切接触,被要求集中隔离即可获赔的产品。例如太平财险的“太平畅无忧”、现代财险的“爱无忧意外险”以及众安保险的“爱无忧意外险”等。

以众安保险推出的“众安爱无忧意外险”为例,责任免除条款中明确有8条均不属于理赔范围,而且在非直辖市的其他省、市、自治区,只要所在城市有中高风险地区,整个城市人群不可投保,由此可见其责任范围限制之多。

多款“隔离险”仓惶下架:承诺隔离1天赔200元

▲ 图片来源:众安保险

不仅如此,对于居家隔离的情况,只有众安保险推出的“众安爱无忧意外险”,将居家隔离作为保障范围,其余产品均没有将居家隔离纳入保障范围。

从多款“隔离险”产品的说明中发现,都没有将次密切接触者,从中高风险地区回家隔离,全区域隔离管控以及境外回国等条件作为理赔范围。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与养老金研究中心研究负责人朱俊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产品定价逻辑上来讲,产品的保障责任和除外责任等都是与产品的价格对等的。“隔离险”价格低廉,责任范围必然会有一些限制。这些除外责任很大程度是为了保费能够更加低廉。

即时新闻:多款“隔离险”仓惶下架:承诺隔离1天赔2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