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人生死不明 武汉军运会前新冠病毒已泄露?

左为前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右为前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图片来源:网络)

越来越多专家公开呼吁,针对COVID-19(新冠病毒)起源进行一个像切尔诺贝利核灾难后般广泛、独立的分析。有观察人士认为,早在2019年武汉军运会前,中共当局就已经掌握病毒状况,并准备好就其传播甩锅美军。而被指是关键人物的原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如今情况不明。

武汉军运会是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7th CISM Military World Games)的简称,于2019年10月18日在武汉开幕,来自109个国家的9308名军人报名参加。就在这场运动会前一个月,2019年9月18日,武汉海关进行了一场突发事件应急处置演练,其中一项内容是模拟如何处置在入境旅客中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临床诊断病例”。2019年9月26日,中共湖北省政府网站引用了《湖北日报》的相关报导。

自由亚洲电台《夜话中南海》栏目上周五(7月2日)的文章提到,上述消息由湖北官媒《楚天都市报》刊发在2019年9月18日的头版位置,然而值得关注的是,自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初疫情逐渐在武汉扩散这段时间内,中共官方对外一直使用“不明原因肺炎”一词,直到2020年1月7日才首次宣布“专家组认为,本次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的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

文章说,如今面对来自整个世界的彻查病毒是否源自实验室的日益强大的政治和外交压力,习近平当局最担心的具体问题之一就是,如何对外解释2019年秋的武汉军运会之前就已经由湖北和武汉当局上演了一出防止外军运动员携带“新型冠状病毒”进入武汉的所谓“紧急处置”秀。时任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是这场“紧急处置”秀的总指挥。

《夜话中南海》这篇文章认为,有关武汉海关针对“新型冠状病毒临床诊断病例”进行应急演练的报导显示,至迟在2019年9月17日,时任中共湖北省委书记、省长及武汉市委书记、市长4人至少都已经清清楚楚地知道:第一,什么是“新型冠状病毒“;第二,这个”新型冠状病毒“的危险性和危害性。

文章认为,最为诡异的是,从2020年2月,原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被宣布免职至今,一年零四个月过去了,马国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根据世卫网站,中共官方提供的资料指首宗病例出现在2019年12月8日。但越来越多资料显示,COVID-19在中国开始传播的时间远早于此。

《法兰克福汇报》去年5月曾报导,意大利击剑运动员、前奥运冠军塔利亚里奥尔(Matteo Tagliariol)透露,自己在参加武汉军运会期间以及返回意大利后出现新冠肺炎的典型症状。

《夜话中南海》指,在武汉军运会前,中共当局已经掌握了新型冠状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露并开始在武汉地区零星传播的情况,这才公开导演了一出防止外军人员入境携带“新型冠状病毒”的“应急处置”表演,日后则授意赵立坚利用中共中央政府发言人的身份嫁祸美军。

中共外交部前发言人赵立坚去年3月在推特发文称,“新冠病毒可能来自于美军”,引美国国务院抗议及全球舆论哗然。

目前就COVID-19实验室泄露假说展开调查的呼声越来越高。

数天前31名科学家发表联署公开信,呼吁对病毒起源进行全面调查,希望中方能够参与合作,但是如果北京政府拒绝配合,各国应寻求”第二条道路”,在其它组织和机制的协调之下进行溯源调查。

德国之声上周五发文指,多位科学家表示,鉴于中美之间的政治紧张,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病毒溯源调查不可能找到可信的答案,目前需要的是一个更像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灾难后那样广泛的、独立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