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浙大博士送外卖:现在一天挣 150 元很满足

吃过一碗五花肉炖粉条,孟伟骑着赤红色的杭州市公共自行车,把餐品放在车前的篮子里,迎风唱着蹩脚的粤语歌,开始他送外卖的一天。

他长相敦厚,几道深深的抬头纹,常被当成 40 多岁的人,其实他才 30
岁。孟伟对九派新闻表示,送外卖是因为经济压力,而且时间自由,能兼顾学业。

2014
年,孟伟被保送浙江大学控制学院智感所直博,至今,他读了八年。前不久,因达到延迟毕业年限,他办理了结业手续。也就是说,被清退了。同时,他在社交平台写道:目前的学术生态就是导师拥有绝对权力。

但他也受到了同师门学姐的犀利质疑:读博八年,你为什么一篇论文都没有?

据《中国教育在线》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2003 年中国博士生延毕率约 46.5%,在 2012 年突破 60%,后仍不断上升,到
2018 年达到 64%。更有高校在 2021 年发布公告,125
名博士研究生被予以退学处理。这也是有据可查以来,中国高校公开清退博士生数量较多、力度较大的一次。

孟伟说,他现在的处境,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工作经验、30 岁还没有完成学业、只有本科学位的人。”
这绝不是只有我是个例,我们这个群体走向社会是非常困难的。”

在他的讲述中,延毕博士生不仅是教育部每年统计的数字,也不是清退名单上的一个个名字,而是一位迷茫学生的求学路。

浙大博士送外卖:现在一天挣 150 元很满足

孟伟在杭州街头送外卖 / 图源视频截图

【1】送外卖后,不再失眠

送外卖的想法,去年在医院陪我小孩时就产生了。

我的小孩 2021 年 6 月 4 日出生,10 天后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诊断为爆发性心肌炎,在 ICU
里待了整整两个月。我爱人产后在家休息,我一个人在医院陪着小孩,晚上睡在车上、医院的走廊上。在 ICU
的医药费一天动辄两万,我读博的时候有一点积蓄,妻子也给了我一些她的积蓄。当时对我这样没有工作的博士,是不小的压力。

今年过完年,我意识到我得先结业,再寻求博士学业破局的办法,同时自己得有一份固定的收入。

我一般 6 点多醒来,再躺一会儿,7
点起床。如果天气晴朗,就多跑几单。前两天,杭州一直在下雨,雨天客单价高很多,但是我淋得又湿又冷,身上很难受。后来,只要下雨我就不出去。晚上,如果体力富余,也会接一会儿单,一般一天跑
20 单左右,最多跑过 30 多单。

有时连续送了三个小时的外卖跑累了,我就找一家 KFC
或者星巴克,和家人视频聊一会儿,或者访问一些我关注的学术公众号,技术类的最新研究成果,人工智能方面的最新模型、算法。

我骑的是小红车——杭州公共自行车,租借费一天五元封顶。所以我花在路上运输时间要比别人骑电动车的长,开始跑就不能停下凑单。

最惊喜的是收到顾客打赏。那次,楼宇复杂,我对送餐的小区实在不熟悉,而且定位显示有问题,暗无灯光,我翻了很高的推拉门才进去,结果实际位置与定位差了
100 多米。送达之后,顾客说,” 谢谢你,大晚上的,都快 12 点了。” 还给我打赏了 6 元 6 角。太惊喜了。

以前,做不出科研成果,整天坐在屋子里不出去,人很消沉、灰暗。经常晚上失眠,焦虑得睡不着。现在骑车锻炼身体,晒晒太阳,和不同的人打交道。送完外卖,到了晚上
11 点半,很自然就入睡了,作息规律,再没失眠过。

很多人说,你都读到博士了,你为什么不去做家教啊?一个小时最少也有 100
块钱。可是家长问起来,我肯定要承认我是一个读博读了八年还没有毕业的学生,无论什么原因,我的学习是出了问题的,那不是误人子弟么。没有家长愿意一个学业出问题的人来教自己的孩子。

其实,也有同校师兄给我介绍过其他工作,比如投行的实习。首先,这个跟我专业不对口,我没有金融经济相关的经历。另一方面,我的时间没法保证。我现在的第一目标还是拿到博士学位,很多东西都要让位于这个目标。比如,投行要求我一周坐班三、四天,那我没法空出这样的时间。

选择送外卖最大的原因就是时间灵活,我还能随时兼顾实验室的科研。我一天不求多赚,100 块、150
块,我就满足了。这是我第一次在社会上挣钱,之前也小打小闹尝试过,可能一天一百块都赚不到。

带我入行送外卖的是一位跟我同岁的女生,她也在杭州,一边做自媒体,一边送外卖。她说,欢迎粉丝去杭州找她跑外卖。我找到她之后,正好她对我也感兴趣,说
” 我免费带你跑一天,把送外卖的技巧无偿告诉你。”

作为回报,我们合拍了一期视频。我知道学校很多同学在社交平台上质疑我传短视频这件事。短视频平台上延毕研究生的话题得到的关注并不多,我发视频只是作为生活记录。怎么说呢,做自媒体也得长得好看,得有颜,我先天就没有。在她的视频里,很多网友还说我怎么看着这么老,像
40 岁,其实我从 20 岁就长成现在这样子。

还有浙大博士生私信咨询我,说也想送外卖。有的是闲着没事,已经达到毕业任务,想出去锻炼身体、增加社会经历。有的是没有达到毕业要求,也延毕了,心情不痛快,想送外卖赚点钱,或者释放压力,都有。

有时送外卖到饭点了,我就故意接一单回学校的,尽量让自己在学校食堂吃。外面吃饭价格有点贵,我饭量大,要是吃饱可能要花三四十,在学校一般十几块就能吃饱。

目前为止,我对于我送外卖的选择没有过怀疑,没有后悔。我很接受现在的状态。

浙大博士送外卖:现在一天挣 150 元很满足

校友咨询送外卖事宜 / 图源视频截图

【2】到浙大来做什么?

进入浙大,我是参加了自主招生计划。我的高中是省重点中学,有校长实名制推荐名额,去参加清华北大的自主招生。我的成绩一直比较稳定,但是学校没有推荐我,我很郁闷、不开心。这时看到浙江大学有自主招生计划,就顺利拿到了名额,高考大概考了山东省前
1000 名,进入浙江大学工科实验班。

浙大人都了解 ” 竺可桢之问 “:” 第一,到浙大来做什么?第二,将来毕业后要做什么样的人?”

大一大二时,我们都对人生方向不是很明确,想着前面有无限可能,各种选择。我还想着本科毕业,直接工作。后来我认识的不少老师都说 ”
哎呀,你一定要读研,将来社会对学历的要求会越来越多。” 我就变动了,决定读研。

我甚至在大二的时候,准备过半年的
GRE(记者注: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资格考试)与托福考试,想申请出国留学。后来觉得,在国内读研也挺好的,我们专业在全国排名前几。老师说,有深造的打算,就安心把课程与毕业设计做好。我真的很用心,非常辛苦地完成我的毕业设计,不过导师给我的分数我不满意。我申请重新答辩,也被拒绝了。

毕业那一年,我们学院直博名额有二三十个,保研名额只有 4 个,有 130
多个人竞争,我竞争不过他们。我要读硕士的话,只能考研,但是我又那么忙,有辅修专业、企业的生产实践和毕业设计,没有时间去备考。

直博我也不排斥,虽然我本科没有辉煌的学术科研经历,只有类似科研的短期项目。但我觉得我有时间追上,5
年时间,我怎么也能做出一点自己的成果吧。

博一博二时,我主要在做横向(记者注:横向课题是相对于纵向课题而言。横向课题是指各级政府及政府职能部门、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等委托研究的课题。)带本科的学生参加竞赛,每天过得非常忙碌,早上
6 点多起床,凌晨两三点才睡觉,去政府,去环保局出差,去座谈会,去对接项目。

博二那年,我对自己的科研能力产生过怀疑,尤其是看着寝室三个室友,都发出了论文。我没有任何科研成果,一直在做横向。

博三开始,我抑郁了。那是 2017 年 11
月,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导师第一次对我提出,建议我转硕士。我当时内心很排斥,不愿意接受。我想着,和我同级的硕士都已经工作快一年了。我的三个室友拿公派留学经费分别去了美国、德国、瑞士。突然间,看着身边的人都走上正轨,而我还迟迟摸不到做事情的节奏。我每天一个人回去,整天看着寝室空荡荡的,心情低沉。

连续几天早上,我毫无征兆地恶心、呕吐。我察觉到是身体出状况了,就回到山东的老家,请一位朋友开了缓解焦虑的药物。服药几个月后,确实能让我感觉到一点快乐。但体内激素紊乱,我的体重从
160 斤飙升到了 230 斤。

我当时明确感觉到,我想要走的这一条道路已经绝无可能了,我要重新去考虑我该走的路。但是前途一片迷茫。

我的经历发到社交平台后,很多人质疑我心思没放在学术上,履历上都是学生工作(记者注:学生工作是在高校党委(教育厅党委)和行政(教育厅行政)的职能部门,负责高校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行为规范管理、成长成才服务。)

其实当时我对学术道路有点失望,做学生工作就萌生了一个想法——博士出来去考中央选调,我觉得我可以走这条路。

博四时,我还做过本科生的兼职辅导员。当时想着以后是不是可以留校,或者去高校的思政岗。博五我还跟学校就业中心有一些联系,当时也是考虑和自己就业相关。我觉得我的目的性、计划性还是很强的。

坚决不转硕士,是没有打算过一心去做非技术的工作,这可能是受我导师的影响。我的导师评上正高职称后,去做了自动化控制系的系主任。系改成学院后,他成了学院的第一任院长。再后来,他又成为本科生院的院长和竺可桢学院的常务副院长。他的这条路是对我有影响的。我觉得我单纯去做行政管理岗,没有学生会主席的光环,我没信心能做到。我需要有我的技术支撑——我是博士。我也想走他这样一条道路——先在学校做到教授,再去做校领导。

再者,放弃博士学位,从世俗意义上说,是失败的。我觉得我是有能力的,我不甘心、不愿意服输。说句可能得罪很多人的话,我觉得身边有些博士的悟性、理解力、创新力、学习力等方面是不如我的。

我一直做学生工作,拿一些荣誉,就是想证明给我的导师看,我有能力。我要证明我的能力,但是我在科研领域又迟迟得不到进步,得不到证明的机会,所以我去寻找其他方面来证明自己。

博五的时候,其实我手上有两篇小论文。研究方向是城市自来水管网,以及水质异常检测。这两个方向都很小众,合在一起就更小众了。我觉得也不像是自动化控制专业的人应该干的事。

而且,我的研究没有用武之地,到现在我也没有发现实际的应用价值。我心里很抗拒,觉得这个东西没有什么意思,但是我们水质检测的大方向没有什么新东西。我没有找到有意义的东西,又没有人指导,没有人交流。

我看社交平台很多人说我,八年了,怎么一篇学术成果都没有?手上的论文我从 3
点多影响因子开始投,最后创新性没有达到期刊要求。我又投了 1
点多影响因子,期刊方反馈了审稿意见,修改重新提交后,迟迟没有回应。导师让我写封催促函询问论文结果,编辑部当天回复:不予接受。这对我的自信心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没有一个好的开端。

后来想着投到更低的开源,开源版面是要付费的,课题组出一半,我自己出一半。学术界对开源的东西是有偏见的。后来,我不确定投了能不能作为博士的成果,也没有兴趣再投。

在做学术研究的过程中,我得到的一直都是负反馈,没有正反馈。

浙大博士送外卖:现在一天挣 150 元很满足

孟伟暑假参加社会实践到阿联酋宣讲调研 / 图源浙大微学工公众号

【3】梦到博士毕业,进了企业

我现在的处境,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工作经验、30 岁还没有完成学业、只有本科学位的人。我绝不是个例,之前有个博士读了 11
年狼狈离开,甚至还有读了 15
年,最后一个人形单影只地,拎着箱子走出校门。我即将不能享受在校的便利。学生卡到期后,进出校园有限制,校园网络用不了。退宿之后,我还没想好住在哪里。

今年过年后我办理了结业,还有一次换证机会,有三年时间去完成博士论文,通过达标,用结业证去换毕业证和学位证。

延毕的第一年我参加了校招,最后与南京的一家国企签了第三方协议,博士毕业就入职,年薪是 30~35 万。三年过去,offer
还保留着,企业的领导关心我,问我何时能够毕业。

身边的人也会来关心我,我不太愿意开口,说我遇到了一些学业困难,这个坎,我迈不过去。

这两天,我的堂哥联系我,说刷抖音刷到我了。问我怎么在送外卖,不应该有大好的学业么?缺钱就跟他说。我说没事,送外卖也没有什么,还没有到入不敷出的地步。

我爱面子,以前也虚荣,别人说一句就受不了,觉得面子挂不住。去年在医院陪孩子,有天晚上骑车去办事,被汽车远光灯一照,我一阵视盲,摔到在路边的渠沟里,旁边就是一根混凝土的钢筋。经历过这样的生死时刻,有些东西就看淡了,突然把一些不重要的东西放下了。

有些校友了解到我的情况后,想给我转钱,直接问我十万、二十万够不够。我说,我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只是需要维持我正常的生活开支,这么大笔钱对我没有什么帮助,不能接受。

送外卖挣的,够我日常开销。生病的孩子和家庭主要是我的父母在帮忙照顾,尤其是小孩生病的医药费,他们承担了一大部分。我的妻子也有收入。

我什么时候意识到,我居然读了这么多年书呢?最直观的来源就是我的妻子。她整天说你要不就出来工作,赚钱养家。可能我现在看起来不合她心意,但长远来说,我问心无愧。我有大好的学术前景,我需要去争取,去国企也好,我有这么一个博士学历,我创造的价值、产生的影响与贡献,都是有意义的。

我送外卖她知道,也理解,让我好好吃饭,别太疲劳。

我办理结业手续那天,也跟老师聊了一下。我说我将来可能会从事一些不是太光鲜,但能即时看到经济收入的工作。老师说,没关系,行行出人才,不分高低贵贱。

等拿到博士学位后,我应该不会考虑继续送外卖了。不然,我自己也觉得有点大材小用,对不起这么多年国家对我的培养与资助。

我有规划的习惯,也有写日记的习惯,坚持了近 15
年,每天做规划反思。如果说我的规划或梦想的话,学了这么一个专业,我希望将来能像爱迪生、瓦特一样,创造一些造福于社会、造福于世界的东西。这不是幼稚,有些东西要坚持。

但是规划是规划,现实就像罗翔老师在演讲中说的,”
人生中自己能够把握的是非常少的。我们登上并非我们选择的舞台,演出并非我们所选择的剧本。”

我现在有时晚上睡觉会做梦,梦到和以前老师同学接触的点点滴滴,什么梦我都做过,早上醒来发现枕头都是湿的,有内疚,也有委屈。我还梦到我博士毕业了,进了企业,早上醒来,发现还是要面对现实。

即时新闻:浙大博士送外卖:现在一天挣 150 元很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