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马季唐杰忠当年害死刘宝瑞?曲艺圈恩怨何时了

(image)

马歧,今年八十有二。

几个月前,马歧在直播时说到广播说唱团的“马唐赵”,引起刘全刚的不满。刘全刚是广播说唱团相声演员,担任过说唱团书记,已退休多年。最近,马歧跟刘全刚正面刚。说这事之前,萧陶先说一说马歧是谁。

1

马歧原名马增祥,生于1940年。他父亲马连登是曲艺名家,进广播说唱团比侯宝林还早。马连登有三子三女,个个都干曲艺。长子马增锟,说书弹弦;次子马增奎,弹弦说书;三子即马岐。长女马增芳,唱西河大鼓;次女马增芬,唱西河大鼓;三女马增蕙,早年唱西河,后唱单弦。值得一提的是马连登与马增芳、马增芬一起创立了西河大鼓的新流派——马派。马增芬和马增蕙也都是广播说唱团的演员,进团都很早。马增蕙就是歌手谢东的母亲。

马歧于1957年考入北京曲艺团第一届学员班,班主任侯宝林,副班主任高凤山。毕业后,马歧留在曲艺团担任伴奏员,副业是说评书。他评书门的师父是陈荣启。陈荣启原本也说相声,他逗哏时不骂人,捧哏时怕人骂,坚持不说伦理哏以及低俗段子,后在同行相逼之下放弃相声,改说评书。可以说,他是中国相声界反“三俗”第一人,而且宁为玉碎,不为瓦全。1957年,侯宝林在一次座谈会上说:“我们今天更要反对低俗的包袱,净化语言,要向陈荣启先生学习。”

说回到马歧。他在北京曲艺团干了一辈子。退休前,他担任过团里的艺术顾问,现为北京市西城区非遗评书传承人。马歧的妻子马静宜是京韵大鼓演员,于2017年去世。

(image)

伴奏员为马小祥

马歧和马静宜育有一子,名叫马小祥。马小祥也是北京曲艺团学员班的学员,但是最后一届,跟于谦、李伟健、武宾、刘颖同学。马小祥一直在北京曲艺团工作,被誉为“三弦王子”。据马歧透露,马小祥当官了,当上了北京曲艺团书记。

2

今年4月,马歧在直播时说,广播说唱团里有三位激进分子,他们就是马季、唐杰忠、赵连甲,简称“马唐赵”。在自传《一生守候》中,马季承认自己跟唐杰忠和赵连甲的关系不一般,还说在那个特殊时期他们三人曾一起被人孤立过。至于刘宝瑞的死跟他们三人有没有关系,马歧也是道听途说,最多算一家之言。

(image)

刘全刚曾跟刘惠搭档

上个月,刘全刚在与其徒弟对谈中,针对马歧所说的“马唐赵”一事不点名地抨击马歧。

刘全刚生于1958年,中学时期开始学习快板书和相声表演。1979年,21岁的刘全刚被特招入伍,成为广州军区某部队文工团的相声、快板书演员。1986年,刘全刚转业到地方,进入广播说唱团。两年后,他拜唐杰忠为师。刘全刚曾跟李建华、刘惠等人搭档。这里萧陶多说一句。2004年郭德纲拜侯耀文为师,拜师会就是刘全刚主持的。

在对谈中,刘全刚说:“‘马唐赵’这个话题,是以讹传讹,无中生有。年轻人,你哪知道1968、1966年的事?老的人,他也糊涂了,他也是为了拉点点击量,他不说实话,说昧心话,造谣生事。”刘全刚说的“老的人”指的应该就是马歧。

刘全刚又说:“现在年轻人,你就别跟着起这哄了;老年人,你别添枝加叶,混淆视听,以讹传讹。本来我们这个‘马唐赵’是我们艺术团的灵魂,这都是大腕,让你说得一文不值,将来追究你法律责任,是诬陷罪。”

3

马歧得知后,动怒了。在直播时,他说:“你这刘全刚正面攻击我,好像(要)我甭管说唱团的事,我比你有权利,你知道说唱团什么事?(我)最恨的说那(个),告你,整团告你,好啊,太好了,你要不告我,我到法院谈谈,我痛快了,我拿那(儿)当讲台。”

对于刘全刚的威胁,马歧一点都不惧怕,反而欢迎来告。萧陶判断,刘全刚说要追究法律责任,也就是过过嘴瘾。真要告马歧,也轮不到他。

(image)

(image)

(image)

除了正面刚外,马歧还用上了《三十六计》中的第十九计,釜底抽薪。他直接否认唐杰忠是刘宝瑞的徒弟。要是唐杰忠的师承有问题,刘全刚的师承自然也就有问题。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谁都懂。毫无疑问,这是一损招。

据《相声大词典》“唐杰忠”词条记载:唐杰忠于1949年入伍,1958年调入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成为一名专业相声演员。1964年进京拜刘宝瑞为师。他创作表演了《柳堡的故事》,师父亲自为他捧哏。”可马歧却说:“说如果刘宝瑞坐这儿,唐杰忠跪地下:师父,我给您磕头。没这事儿!你们这是怎(么)加上的?家谱上塞的,谁塞的呢?殷文硕。”

4

殷文硕原名殷昊,生于1943年。据《相声大词典》“殷文硕”词条记载:“约二十岁时拜刘宝瑞为师”。也就是说,殷文硕拜师的时间应该是1963年。殷文硕比唐杰忠小11岁,却是唐杰忠的师哥。

(image)

殷文硕长得像马季,声音像刘宝瑞

1970年,27岁的殷文硕调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文工团,在新疆一干就是十多年。要说模仿刘宝瑞,殷文硕无疑是天下第一人,惟妙惟肖,以假乱真。殷文硕为观众所认识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电视台时常播放他说的单口相声。

马三立曾对模仿他的晚辈赵津生说过这样的话:“学我者死,似我者生。”言下之意,相声演员不能单靠模仿,要有自己的特点,而殷文硕恰恰是没有自己的特点。模仿固然能火,但只能火一时,火不了太久。殷文硕最悲催的是,不是没能火太久,而是没能活太久。

1993年,殷文硕因病去世,去世时还未满50周岁。唐杰忠的徒弟韩占军透露说,有一年殷文硕去外地演出,搬道具箱时不小心把右手大拇指剌破了,当时没在意,后来破的地方反复出问题,甚至到了要截肢的程度。殷文硕曾慕名去山西某部队医院治病,但医生回天乏术。

(image)

当年的新闻报道(截图)

当年陪殷文硕去山西的就是唐杰忠的次子唐小弟,可见殷文硕跟唐杰忠的关系不一般。这里萧陶多说一句。12年后,唐小弟也离开了人世。至于死因,当时媒体说了四个字:死因不详。

5

殷文硕生前办过两件大事,其中一件是整理出《相声师承关系总表》。这应该就是马歧说殷文硕把唐杰忠的名字“塞”进相声家谱的原因。不过,有句话马歧没说错,那就是唐杰忠拜师时并没给师父刘宝瑞磕头。不是唐杰忠不想磕头,而是那个时候已经不让磕头了。现在说他们是师徒,当时就是师生。

(image)

摄于马连登灵车前,崔琦和李金斗都是马连登义子

为了证明唐杰忠的师承有问题,马歧点名王文林,让王文林来为他背书。马歧说:“王惠林还活着,人证物证,在法院跟你(指刘全刚——萧陶注,下同)对刚。”他说的对刚,应该是对质的意思。

王文林原名王惠林(也有人写成王惠麟),他是相声名家王长友之子。王文林8岁时拜刘宝瑞为师,那是1955年。可在殷文硕整理的《相声师承关系总表》里,王文林却排在殷文硕的后面,师哥变成了师弟。这或许就是马歧点名王文林的原因。当然,他俩也有交情。

马歧说:“(刘宝瑞徒弟里)真正说相声是他(指王文林),但没大红大紫。”不可否认的是在刘宝瑞徒弟中,真正说相声的并不太多,但不是只有王文林一人。马歧这么说自然有抬高王文林之嫌。不过,就算再有交情,王文林应该不会淌这浑水。

相声界特别看重师承,但以磕没磕头作为判断师承关系的唯一标准,不仅不切实际,而且有点矫情。别说那个特殊时期,就是现在,拜师也不是非要给师父磕头。马歧之所以这么说,说白了就是冲着刘全刚去的。刘全刚会不会回应,如何回应,外人不得而知。要萧陶说,就别回应了,不是说马歧“为了拉点点击量”吗,干吗要成全他呢?

结束语

马歧是是圈内大佬,又是广播说唱团的家属,他把自己所知道的历史讲述出来本是一件好事,但现在看有些变味。这应该不是他的初衷,但愿曲艺圈少一点恩怨,多一点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