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纽时:升息让美元独强 美国恐将通膨输出世界

美元是世界大部分贸易与交易的首选货币,联准会升息会让美元升值,连带造成其他国家的经济动盪。(图/ 路透社)

美国联准会决心以升息遏制国内通膨,却让世界其他各国跟著受苦-物价攀升、外债变高并加剧各国严重衰退风险。有经济学家忧心美国在家抑制通膨,却将通膨输出世界。

美国联邦准备理事会(Fed)今年已5度升息,且最近3次连续升息3码,预期年底前可能还会升息5码;日前的预测显示,几乎全体联准会官员都预期年底前利率区间会升到4%至4.5%。

“纽约时报”指出,美元是世界大部分贸易与交易的首选货币,联准会升息会让美元升值,连带造成其他国家的经济动盪;在英国和大部分欧陆,美元急升正助长当地通膨。

英镑兑美元26日跌至历史新低,日圆兑美元也在10年新低,欧洲19国所使用的欧元6月时已贬至与美元汇率几乎1比1,是2002年以来仅见。

纽时根据金融数据公司FactSet资料所整理的图表显示,3个月来人民币、加币兑美元均贬值约6%;日圆贬值近7%、瑞士法郎贬近4%、欧元贬值约9%、英镑贬值约13%。

非洲已然面临饥荒危机的奈及利亚与索马利亚,强势美元正推升食物、燃料、医药的进口价格;美元走强更让债务缠身的阿根廷、埃及和肯亚推向违约,也威胁到外资前往印度、韩国等新兴市场投资。

有多本货币著作的康乃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普拉萨(Eswar
Prasad)说:“联准会除採更激进方式控制通膨外别无选择,对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就是注定要输的局面。”

纽时指原因出在美元扮演世界的储备货币角色,跨国公司和金融机构无论在何处,最常用于商品定价和结算者就是美元,能源和食物买卖在市场上多以美元计价,开发中国家许多债务也是如此。国际货币基金(IMF)一项研究显示全球约40%的交易以美元进行。

升息确保更佳回报,让美元对投资者更具吸引力,另一方面则使投资者减少对新兴市场投资,给后者带来进一步压力。美元升值也意味他国购买石油、小麦、药品等基本进口民生物资或偿还外债时须付更多钱。

仅一年前,100美元的石油或外债约合1572元埃及镑、11万7655韩元,如今则为1950埃及镑与14万3158韩元。反观美国买家则受惠美元升值,去年从英国买12英镑的茶需花16.44美元,现只需13.03美元。

当年欧巴马政府首席经济顾问、现为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的佛曼(Jason
Furman)表示,这是美国以强势美元抑制自身通货膨胀,然后将通膨输出到世界,“我已记不清前次美国这样做是何时了”。

美国输出通膨最倒楣的是脆弱的经济体。穷国通常别无选择只能用美元偿还贷款,美国利率飙升是1980年代拉丁美洲灾难性债务危机的导火线。针对强势美元衝击新兴国家的最新研究显示,这会全面拖垮新兴国家的经济发展。

美元升息也引发连锁反应,即使通膨并不高的国家,当地央行也感到有升息来支撑本国货币和防止进口价格飙升的压力。阿根廷、菲律宾、巴西、印尼、南非、阿拉伯联合大公国、瑞典、瑞士、沙乌地阿拉伯、英国和挪威都在上週升息。

与此同时,全球范围内的升息引发人们对升息过快的担忧。世界银行(WB)本月警告,各国同步升息正将世界推向衰退,并将开发中国家推向一系列会造成持久伤害的金融危机。

一些经济学家和外交决策者认为,联准会职责固然是照看美国经济,但也不能完全不顾自身决策对世界其他地方的衝击。

曾任5届联准会主席的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1998年时就说当世界处于压力累增时,美国就不可能独善其身不受影响。

研究强势美元衝击新兴市场的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经济学家欧布思费尔(Maurice
Obstfeld)指出,金融和贸易全球化使经济比以往更加互赖,“我不认为联准会或各国央行在行事时能不考虑国外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