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举报男机师裸飞遭报复 女副机师状告西南航空

Christine Janning said her colleague forced
her to take photos of the lewd stunt.https://t.co/7b9OIDZDgc

— The Daily Beast (@thedailybeast)
October 5, 2022

西南航空公司一名女副机师起诉东家、她所属的工会以及一名前同事,而该前同事去年已承认在一次飞行期间曾锁定驾驶舱门插销并在她面前脱光衣服。

根据美联社的报道,詹宁(Christine Janning)指控西南航空公司在她向公司及FBI举报哈克(Michael
Haak)后对她采取报复行动,令她停飞。詹宁指控尽管哈克据称有性行为不端的历史,但西南航空公司却继续雇用他,她并指控公司高管在备忘录中贬损她。

詹宁也指控西南航空技师协会(SWAPA)与西南航空公司合谋并拒绝支持她。此前,詹宁已起诉哈克性攻击,后者已于去年对一项实施猥亵、下流或淫秽行为的联邦轻罪指控认罪,并被判处缓刑。

哈克的律师5日称,他的当事人只是在詹宁鼓励他脱衣后才脱衣,而且从未做过任何别的事情,西南航空公司表示它支持詹宁,并称针对此项诉讼将全力维护自身利益,而技师工会尚未未此事发表意见。

根据上周在佛州橙县(Orange
County)所递交的诉状,詹宁在2020年8月份之前从未见过哈克,詹宁当时在从费城飞往奥兰多的一个航班中担任哈克的副机师。她说,哈克在前一天利用其资历权利挤走了曾被安排领飞的另一名技师,詹宁相信这是因为哈克看见一位女性已被安排担任其副技师。詹宁说,当飞机达到巡航高度时,哈克对她说,这是他执飞的最后一个航班,他有一件在退休前想做的事,随后锁定驾驶舱门的插销,接着又将飞机设置为自动驾驶的状态,开始脱衣服,并在自己的手提电脑上观看色情片,哈克在给自己拍照和录像的同时,实施了长达30分钟的淫秽行为。

而哈克的律师称,正是詹宁本人问哈克是否有在退休前想做的事,当哈克回答说他想裸体驾驶飞机时,詹宁告诉他可以,并在他脱光衣服后进行性挑逗,哈克予以拒绝,并坚决否认自己有猥亵行为。

在去年对哈克量刑的听证会上,哈克称此事件是一个失控的两厢情愿的恶作剧,而詹宁的律师则否认自己的当事人鼓励哈克或有任何挑逗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