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人权理事会否决新疆动议 维吾尔人发出质疑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6日以些微票数否决针对新疆人权情势进行辩论。海外维吾尔人表示失望,并对人权理事会的公信力提出质疑。专家认为,投票结果凸显中国话语权的影响力。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日内瓦时间周四(10月6日)投票否决针对中国新疆地区人权状况进行辩论的动议。这个决议是由西方国家所主导,但最后在中国积极游说理事会成员国的情况下,以19票对17票否决提案。

该动议是由英国、加拿大、瑞典、丹麦、芬兰、冰岛、挪威、澳大利亚与立陶宛提出。他们认为人权理事会通过动议的机会不高,所以直至投票前一刻仍试图争取其他国家的支持。

最终,中国与古巴、巴基斯坦、卡塔尔、印尼、苏丹和塞内加尔等人权理事会中的几个亚洲、非洲与拉美成员国一同投下反对票。巴西、墨西哥、乌克兰与印度等国则投下弃权票。在投票结果出炉后,海外维吾尔社群与人权团体纷纷谴责投下反对票与弃权票的国家。遍布全球20国的66个维吾尔团体在一份联合声明中,呼吁联合国机构与专家在新疆议题上,采取实际行动来履行责任。

这个动议是人权理事会16年历史中,首次提出与中国人权纪录相关的动议。部分人士认为,针对新疆议题进行辩论本来已是人权理事会能采取的行动中,批评力道最小的作法。但对不少人权理事会成员国来说,批评中国恐带来潜在问题。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西方外交官告诉美联社:“对各国来说,投票反对一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总是很困难的。”这位外交官补充道,对部分国家来说,这个困难主要碍于他们与中国的经济关系。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6日投票前,中国驻联合国大使陈旭警告,中国坚决反对并断然拒绝西方国家提出的动议,并批评西方国家对自身人权问题“视而不见”,反而对其他国家指指点点。美国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特使泰勒(Michele
Taylor)则对投票结果表示失望。

她说:“任何国家都不应该幸免于人权理事会的讨论。我们将继续与伙伴密切合作,为包含新疆维吾尔人在内,受到人权迫害的受害者寻求正义与问责。”

国际人权服务社的布鲁克斯向德国之声表示,各界6日在日内瓦目睹了中国话语权的威力。她说:“中国持续将西方国家的问责描述为充满政治动机的行为,即便这些批评是基于普世原则的。他们长期将西方国家问责塑造成‘政治化’与‘关闭对话’的能力,也使包含墨西哥、卡塔尔与印尼等国6日在日内瓦发言时,运用类似的话术。”

布鲁克斯认为,这个说法让其他想要避免支持西方国家动议的政府,能以此作为他们的藉口。她说:“他们这么做毒害了人权理事会的环境,也为该理事会带来更大的生存问题。”

目前在日内瓦担任国际人权律师、曾在联合国服务多年的张佳康(Kevin
Chang)告诉德国之声,6日的投票结果可被视为中国的外交胜利。他说:“中国多年来一直在努力削弱联合国人权机制,利用公共和私底下的压力来阻止国际行动。像这样讨论严重人权问题的程序性动议通常不会被否决,尤其是关于联合国高专办公室所发布的联合国报告。”

张佳康提到,中国利用政治力量扼杀人权理事会成员国辩论的能力,显然破坏了人权理事会的机构完整性,因为人权理事会必须能够讨论涉及任何国家的人权问题。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选择无视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公室的调查结论,导致一个国家能被置于国际监督的范圍之外,并创造了一种双重标准,破坏了基于相互问责的国际体系的可信度。

不过他也告诉德国之声:“我们也应该注意到的是,这是一个激烈的投票结果,不少国家投票赞成审视一个超级大国的人权纪录。这表明,中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并非不受监督,而有鉴于媒体持续对新疆人权状况的关注,以及相关公众意识的提升,未来相关的努力可能会达成目的。”

维吾尔倡议者不满

世界维吾尔大会的主席艾沙(Dulkon
Isa)在声明中表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错失了一个机会以跟其他国家同样的標准来要求中国。国际社会不能辜负受到迫害的维吾尔受害者。”

过去几年持续为遭中国政府判刑的弟弟与其他维吾尔人倡议的维吾尔人权律师阿萨特(Rayhan
Asat)告诉德国之声,今天对全世界的人权来说是一个黑暗的日子,因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国拒绝讨论联合国人权高专8月底发布的新疆报告。

她说:“部分人士说外交与合作应该是一个解决方案,而非对抗手段。但这些国家可耻的回应让我想提出一个疑问:这些国家是否利用外交手段来影响中国,使其停止实施暴行?”

姐姐遭新疆法院判刑20年的维吾尔倡议者阿巴斯(Rushan
Abbas)则说,她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未能针对联合国8月发布的新疆报告展开辩论感到非常失望。她向德国之声表示:“今天的投票表明中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全球范围内拥有压倒性的影响力。人权是一种普世价值,而当部分国家拒绝站在正义这一方之际,他们投下的反对或弃权票使中国更容易迫害维吾尔人,并阻碍了实现真正的正义和问责。”

长期在日内瓦观测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情势的“国际人权服务社”(International Service of Human
Rights)项目主管布鲁克斯(Sarah
Brooks)告诉德国之声,投下赞成票的国家做出了秉持原则的决定,而他们的举动也反应了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来说真正重要的价值。

她说:“有几个没投赞成票的国家,其实应该投票支持该动议,这个结果令人失望。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些国家所做的政治谋算。对于部分平常致力于人权但6日投下弃权票的国家,我们呼吁他们以行动来实现他们曾作出的承诺。”

人权理事会公信力受考验

维吾尔人权律师阿萨特告诉德国之声,6日的投票结果确实破坏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可信度与完整性。她说:“这些国家无疑受到了中国的胁迫和恐吓的影响,而这就是为何我们必须振作起来,捍卫保障人权普世价值的国际体系和机构的完整性。”

维吾尔倡议者阿巴斯则说,虽然联合国独立专家和特别报告员呼吁人权理事会针对中国在新疆迫害人权的情况进行调查和采取进一步行动,但人权理事会已经明确无误地受到了“侵蚀”。

她向德国之声表示:“在前联合国高专延后发布新疆报告后,作为一个维吾尔受害者的家属,我对联合国的信心已被动摇。今日的投票结果表明,若你够强大,世界将对你的罪行视而不见。”

国际人权服务社的布鲁克斯认为,6日的结果显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国必须是愿意认真看待其责任的国家。她提到,联合国大会10月将投票选出新一批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预计将有三分之一的现任成员国退位。

她告诉德国之声:“这是个可以选出真正愿意确保理事会按其创建方式运作的成员国之机会。他们必须尊重对话与合作,也该关注各国情势与紧急人权危机。”

布鲁克斯指出,除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外,联合国的人权体系还包含了专门监督各国履行其条约义务的条约机构、特别程序与独立专家。她向德国之声表示,这些专家与机构过去已多次对新疆与中国整体的人权状况表达关切,而公民社会团体应该将这些机构视为工作上的伙伴,并持续与这些联合国机构分享人权案件的资讯,让他们能继续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

她告诉德国之声:“我们也期待新任的联合国人权高专可确保其办公室的独立性,充分促进和保护人权。我认为他其中一个重要任务是确保中国、其他国家、国际机构与企业施行新疆报告所提出的建议。联合国政治机构的失败并不代表联合国高专办无法继续执行其任务。”

张佳康指出,目前没有任何程序可以阻止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之后的会议上再次投票辩论新疆报告的调查结果。此外,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还有其他措施,包括针对新疆议题召开人权理事会特别会议,而这只需要三分之一的人权理事会成员同意便可召开。成员国也可以通过人权理事会的决议,建立一个独立的联合国调查机制。

他告诉德国之声:“重要的是,国际社会需要提供平台,让受害者和倡议人士的声音能够被直接听到。在中国人权问题上一直保持沉默的联合国秘书长,也有权任命一名特使来监督这一情况。同时,企业必须尽最大努力,调查其业务和供应链中的人权情势,避免助长新疆的人权侵犯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