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百人于伦敦中国大使馆外抗议中国镇压公民权利

国际人权日
200人于伦敦中国大使馆外抗议中国镇压公民权利 https://t.co/eKvRbC7dij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December 11, 2022

在英国伦敦,因为乌鲁木齐大火的后续抗争,中国示威者在短期内举行了第四次示威,继续抗议中国的防疫政策及政治打压。

多个团体在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在伦敦举行示威,由首相府外游行至中国大使馆,抗议中国的“清零”防疫政策、对中国示威者和劳工、香港人以及少数民族的镇压,有约200人参与。

这次示威是大约一个月内第四次同类的示威。虽然示威在数个星期前已经计划举行,但是中国防疫政策开始放松、伦敦天气急剧转冷,当时气温只有约华氏35度,有示威者指这些因素或影响了参加意欲。

一名自称“红苹果”、戴上“V煞”面具的中国示威者对美国之音说,她希望跟香港人、藏人、维吾尔人、南蒙古人、女权主义者和工人站在一起发声,她指向示威者在中国大使馆外挂起的一系列压迫受害者名单。

她说:“受害者都已经多到挂不下了。这说明了一个,就是说,已经有太多太多的人被压迫,可能很少有人为他们发声。我们国内的朋友很努力的在发声,他们被抓了,然后我们在这里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所以我们来到这里,因为我们的良心告诉我们必须要做一些事情。”

来自德国汉堡的Civet对美国之音说,她在当地有参加乌鲁木齐大火死者的纪念活动
,并把当地的标语带到伦敦,展示团结。她谈到在中国参加“白纸运动”被捕的示威者时,显得有点咽哽。

她说:“我们被抓进去的手足们,这些我不认识的人,他们都还在失踪,他们当中不是每一个人都被放出来了,我不相信今天的这么多的不公…
这个运动还会不继续下去,也许他们以后会是别的形式,会去做别的事情,但是我不相信我们会停止反抗,我也不相信我们会在外面停止发声,因为我们的朋友都还没有被放出来,我们要抗争直到所有人都自由。”

在11月24日,乌鲁木齐市天山区吉祥苑小区发生一场严重火灾,有民众认为防疫封区阻碍了救援,使居民无法逃生,导致最少10人死亡、9人受伤。事件引发后来被称为“白纸运动”的多地抗争,中国政府以警察拘捕及审查手段打压。

不少在伦敦的示威者都表示因为担心还在中国的家人,于是以面罩遮盖面孔。即使愿意受访的,亦有些要求不露面,只留下声音。

在英国的中国研究生Bruce对美国之音说,他自2019年已经关心香港的抗争运动,但没有出来示威,他自言是“少数中的少数”。而乌鲁木齐大火成为了一个契机,令不少中国学生组织了起来。

他说:“我对中国人的忍耐性非常感到悲观,因为大家如果不是为了三年的lockdown(封锁),如果大家不是经济受不了的话,也不会出来抗议。就是很多人会想他是为了民主,但是我其实觉得很多国外的媒体可能都过于乐观,我不太乐观,因为大家只是想生存,只是想生活。”

Bruce说,即使中国防疫政策开始放松,中共的本质不会改变,只是近日的示威可能会促进不太对共产党有认识的人去多了解真相。

中国留学生朱先生把五星红旗的大星剪掉,在示威现场举起。他说,灵感来自1956年的匈牙利革命及1989年的罗马尼亚革命,认为中国人不需要共产党,也可以独立地过民主、自由、平等的生活。

跟留学生Bruce一样,他也认为“白纸运动”不会对中共有实际的政治威胁,但中国学生可以做他们能做的,例如是抵制作为中共代理人、在各地组织中国海外留学生的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以及不参与中国的各类庆祝活动,并参与示威。

他说:“我在意的是这个白纸运动给我们中国广大年轻人的一种教育意义,这个我觉得是比政治影响力是更加有用的,因为我们可以把希望放在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