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江泽民“魂归大海”,一个不该出现的时代终结了

夏言 2022年12月11日

前后三十年的江泽民时代本不该出现,只是它不幸地出现了,并让世界围著他转了一圈。(美联社)

江泽民死了,标志著一个特殊时代的终结。这个时代从89六四屠杀开始,一直到习近平“清零”政策的土崩瓦解而告终,它不仅影响了中国三十多年,世界也随之发生巨大而又非理性的变迁。

儘管习近平试图让自己的执政地位超越邓小平,其实,在未来的历史记载中,三次连任的习近平执政期也只能被视作“后江泽民时代”。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当德意日邪恶轴心挑战世界文明时,世界出现三大巨头,罗斯福、丘吉尔与斯大林,不论后人如何评价这三位巨头的功过,但在那个时代,他们确实像巨人一般联合起来,力挽狂澜地阻止全球化的生灵涂炭,扭转了文明世界的走向。

如今,在中共全面挑战世界文明的关键时刻,世界也出现三大巨头,习近平、普京与拜登,但这三位“巨人”几乎就是历史的笑话,他们正同时以不同的“清零”方式折腾国运,向江泽民时代告别,世界也因为这三个人而变得动盪不安,前景渺茫。

不得不承认,江泽民时代不仅影响了世界,也改变了世界,让世界拥有了一个刻骨铭心的时代。

经济上,江泽民成功地与美国合作,让中国加入到了世界贸易组织(WTO),开启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黄金期,又正好美国遇见911,中国在“闷声大发财”中崛起,大量的美国企业投资中国,江泽民当局利用一切机会儘可能地吸乾美国。与此同时,香港沉浸在最繁荣的经济岁月,台商大举投身中共怀抱。但江泽民执政期,却也成为中国历史上贪污腐败最严重、最肆无忌惮的年代。

道德上,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修炼团体运动,并以最惨烈的活摘人体器官等方式获取暴利,阻止人们对信仰的追求,迫使民众在利益面前放弃人类的一切道德底线,我们常说中共摧毁了中国的道德文化,其实直到江泽民才算是登峰造极。

外交上,江泽民以投资利益为诱惑,玩弄世界于股掌之中,他不惜国本地投西方所好,令西方各国为了利益而抛弃基本原则,纷纷选择拥抱中共,与狼共舞。并以割让国土的大手笔与俄罗斯成为最强的铁哥们。中共的供应链几乎成功地操控著民主囯与流氓囯的经济命脉。

维稳上,江泽民建立起中国历史上最强大的“东厂”组织,把对付国人的国安系统功能发挥到了极致,以致其继承者胡温当局自始至终都在江泽民体系的左右之中,政令出不了中南海。

而以上所有这一切,都获得包括美国总统在内世界各大政治体系,以及企业财团的默许或推波助澜。

直到“后江泽民时代”的习近平举著屠刀腾空出世,中国开始了全面“清零”运动,嘴上喊得是“中国梦”,脚上走的是回头路,只是到了新冠病毒的“清零”运动,人们才意识到习近平的清零运动已经持续了十年。

习近平更把“清零”推向高潮,罔顾科学,闭门造车,无论高低贵贱,个个失去了做人的尊严。(美联社)

在这个完全失去精神依托的社会里,习近平大力营造神一般的“一尊”地位,独揽大权,以反贪的名义肃清了江泽民体系的影响力,以减少贫富差距的名义大肆收割在江时代蓬勃兴起的民企。美欧企业退出中国,香港荣光一落千丈,台商狼狈逃回故里。

在世界舞台上,习近平成功地让中国重返孤家寡人待遇,四面楚歌,仅剩流氓当兄弟。

三年疫情大流行,习近平更把“清零”推向高潮,罔顾科学,闭门造车,无论高低贵贱,个个失去了做人的尊严,一律活在核酸与扫码之中;灾难此起彼伏,悲剧天天上演。淫威下的中国大地,就像六四屠城后的秋气肃杀,多少人噤若寒蝉,多少人义愤填膺,一场烈火正在燃起。

在这“后江泽民时代”,世界也无法倖免,全球各地怪诞不经,民主价值节节败退。曾经如日中天的霸主普京如今落得过街老鼠,复甦中的国家经济被侵略战争摧毁;曾经民主灯塔的美利坚变得暗淡不堪,傲视世界的美国总统成了一位痴呆老人。

江泽民发迹上海、扎根上海,最后死在上海。大上海因此而承受历史上首次封城打击,也算是为江泽民送行吧。

曾将习近平捧上天的那群人突然发现其愚蠢之极,他们望著灵车又思念起江泽民了,却早已忘了江泽民凶残、卑鄙及无耻的嘴脸。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是非常可怕的,而没有信仰的族群又习惯将自己的灵魂交给魔鬼来掌控就更加可悲。

有人说这是轮迴,我看不是,在这世界的发展历史中,前后三十年的江泽民时代本不该出现,只是它不幸地出现了,并让世界围著他转了一圈。遗憾的是江泽民的死过于平淡,也便宜了他,但时代的终结或将很惨烈,得到的都将失去,失去的很难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