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离上海3小时车程的小镇,正疯狂吸引年轻人

盐城市亭湖区黄尖镇距离上海3小时车程,

这几年,成了大城市年轻人心目中的宝藏之地:

它不仅是世界自然遗产——盐城黄海湿地核心区,

还是丹顶鹤的故乡。

丹顶鹤对自然环境非常挑剔,

这足以证明黄尖镇生态环境之优越。

32岁的昆西西,

户外运动博主,资深瑜伽教练,

2022年11月,她把价值几万的自行车拖来黄尖,

在这里完成了一次一个人的骑行。

她说,对于户外爱好者来说,

找到一条圈内人都不知道的运动路线,

比完成一次打卡更有成就感。

除了美如画的自然风光,

盐城市亭湖区黄尖镇以越来越文艺的气息,

吸引着更多热爱生活的年轻人。

从2021年开始,

陆续有百余位建筑师、设计师、艺术家,

来到黄尖潮间带艺术村,

很多人一呆就是半个月,潜心搞创作,

在这一片离上海最近的诗和远方,

年轻人得以实现宝贵的时间与精神的自由。

昆西西第一次知道黄尖镇这个地方,是在一部关于湿地的纪录片中。

“上百只雪白的丹顶鹤从天而降,湖面上是大片的芦苇,映着落日霞光——那个场面一下子就把我镇住了。当时我就想,长三角居然还有一个这么美的地方,我一定要去骑行一次。“昆西西说。

对他们这些玩户外运动的达人而言,最厉害的不是去哪个网红景点打卡,而是找到一条圈内人都不知道的宝藏路线。定下目标后,昆西西很快就针对黄尖镇做好了出行计划。

▲昆西西在黄尖镇骑行

“上海的很多骑友,平时都习惯往浙江方向骑行,但我做了一些调查后,发现黄尖镇真的非常值得一去。

首先是距离上海只有三小时车程,交通很便利,然后那里不仅有盐城黄海湿地,一个非常大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还有包括丹顶鹤在内的很多种珍稀动物。这么独特的湿地生态是非常少见的,而且湿地整体的风景特别美,周边很适合骑行。”

等昆西西真正来到黄尖镇后,发现惊喜还不止于此。

在紧邻丹顶鹤自然保护区的地方,还有一片面积辽阔的盐城林场。森林覆盖率高达90%以上,上百种树木与各类珍奇鸟兽一起,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氧吧”,让人能够全然忘却尘世喧嚣,与天地大美同在。

“黄尖不仅有潮间带湿地,还有森林、海滨……我觉得仅仅是骑行,还无法完全领略它的美丽。来到这之后,我有很多新的想法,想在林间露营,和朋友们一起点个篝火,再试试露天瑜伽……”

她还说,下次要把家人和朋友一起带来,在黄尖镇小住几日。因为在这里,生活节奏变得很慢、很放松,能够找到最为宝贵的时间与精神的自由。

张海翱是上海交通大学设计学院建筑系副教授,同时也是国内首部乡村改造纪录片的参与者,多年以来一直在探索着乡村改造与振兴。

在他看来,过去一些传统的改造方式,是将城市风貌强加给乡村;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真正理想的改造,应该是一种“共生”:在设计上尽可能地保留当地风貌,提升物质条件的同时,更要让乡村文化与自然环境和谐共存。

这也正是黄尖镇艺术村如此吸引他的原因。

“我第一次到黄尖镇,看到当地有非常大的一个自然保护区,很多鸟类在这里迁徙过冬。这里有起伏的芦苇、金黄的稻田,还有吹拂而来的海风,离自然是非常非常近的。我当时就想,如果要改造,必须保留这种自然的诗意,打造一个有黄尖镇特色的艺术村。”张海翱说。

而如今的黄尖镇潮间带艺术村,也并未辜负张海翱的期望。

专为艺术家入驻所设计的民宿,不仅“移植”了当地特色的茅草顶,也保留了海滨民居原有的样子:石子路、矮篱笆、家家户户的小院里都有鲜花、门口还有新鲜的蔬菜……

淳朴之中更带着古色古香,让整个艺术村能够和谐地融入当地湖光山色之中,充满自然与人文交融的魅力。

“我觉得潮间带艺术村非常好的一点是用了当地的材料。比如这个茅草顶,让它整体的设计保留了那种乡土的感觉,也能让当地的居民们、孩子们可以感受到那股温情,感受到艺术村仍然是黄尖镇的一部分,他们可以与艺术家们进行互动,而不是一个很突兀、很割裂的部分。”张海翱如此评价。

在潮间带艺术村,“艺术”不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名词,而“诗意栖居”的概念,更被融入了平凡的一墙一瓦、一草一木。

正如张海翱所说,“我觉得大家无论生活在哪里,最终还是要落到日常生活中,找到自己觉得有诗意的点,从平凡中去寻找伟大,那就是一种诗意地栖居。”

玻璃艺术家秦岭,曾经为不少公共空间创作艺术装置;在人与自然间寻找平衡,始终是他创作的母题之一。

初次到访黄尖镇,就让他对这里的生活状态产生了向往。

“黄尖有个别名叫‘鹤乡’,这里有大片的湿地,我当时最直观的印象,就是在这里,我们和大自然之间的距离感是零。不管是整个生态也好,人们的生活节奏也好,与城市都是全然不同的,非常平稳、和谐,没有太多外物的介入和打扰。作为一个艺术工作者,我对这种状态是特别向往的。”

秦岭希望能在自己的作品中体现出黄尖与自然零距离的美,为此,他还特地定制了NASA使用的光学镀膜材料,能够在不同时间段和不同天气,折射出不同的光色,与四季和时间发生关系。

这样的创作灵感,正是黄尖镇带给他的。

“我觉得不能只说是艺术介入乡村,其实也是乡村对我们的一种精神反哺,是一种双向的关系。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可能认为乡村是一个偏劳作的状态,但同时它也是非常贴近自然的。来到这之后,你的整个环境、心态都会有所改变,这种改变也会反映在作品里。”秦岭表示。

在他看来,中国的艺术乡建模式已经开启了许多年,但如何让艺术作品与当地发生更直观紧密的联系,而不仅仅是把在城市创作的作品搬到乡村,仍然需要探索。

而潮间带艺术村已经做出了属于自己的尝试。今年八月举办的“言之有文
鹤鸣故里”书画创作活动,邀请了9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书画名家,创作了400多幅作品,还现场创作了百米长卷,将黄尖当地的特色融入其中。

如今的艺术村,更像是一种文化的回归。

在秦岭看来,艺术家驻村可以把年轻人在当下的一种感受重新植入到乡村,这种植入并非单向,而是从当地的环境中汲取养料,将感受到的东西用作品来呈现,形成一种全新的互动式创作。自然环境得天独厚的盐城市亭湖区黄尖镇,如同一方世外桃源,吸引了越来越多年轻人,尤其是艺术家们的驻留。潮间带艺术村更像是一个理想生活的场所,在这里,“诗意地栖居”得以成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