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年度汉字,日本人选的竟然是这个字…

又快到年终岁尾了。

海叔注意到,日本、韩国一些人又纷纷公布了 ” 年度汉字 “。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不妨看看日本、韩国究竟公布了哪些年度汉字!

据一些日本媒体报道,12 月 12 日,日本京都最著名的寺院清水寺之高僧森清范挥笔写下了一个 ” 战 ”
字。这就是其公布的日本 2022 年度汉字。

森清范书写下 ” 战 ” 字

按照日本媒体的说法,日本汉字能力鉴定协会对 ” 战 ” 做了一番解释。其称,” 战 ” 与当下世界格局很相符合。譬如——

俄乌冲突,是 ” 战 “;

通货膨胀,物价飞涨,是 ” 战 “;

日本政府本月将出台《国家防卫战略》,亦是 ” 战 “!

在海叔看来,日本这么多年来公布所谓 ” 年度汉字
“,总体上说都是与当年的时事新闻有所搭界。而从新闻学的角度分析,确实——俄乌冲突也好,因冲突而起的西方一些国家的通货膨胀也罢,都是今年的新闻热点。而新闻学有一个
” 接近性 ”
原则。也就是说,对于身处日本的人们来说,总体上,俄乌冲突究竟怎么回事,大多数人没有感同身受。至于因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导致的物价上涨,当然是有一些体会的。

5 月 25 日上午,东京都江户川区的老年人设施入住者正在接种新冠疫苗第四剂
图:共同社

但对日本来说,终于有媒体,或者有社会人士认识到——日本正在着手修改《国家防卫战略》,将引日本向 ” 战
“,在海叔看来,足以引起日本方面有识之士的重视。

海叔在此前的文章《防卫省想通过 AI
主管舆论?》中已经深入分析了,岸田文雄当局想通过备战,以达到假以时日可以求战的地步。其准备的长程巡航导弹也好,新一代战机也罢,包括防卫省想通过
AI 主管舆论,背后的目的也许就是拖拽住美国,在台海求 ” 战 “。

如今,日本年度汉字竟然是 ” 战 “,希望不是一语成谶!

韩国方面,据韩联社报道,韩国三大教授团体创办的《教授新闻》评选的 2022 年韩国年度汉字成语为 ” 过而不改
“。

何所谓 ” 过而不改 “?

韩国评出年度汉字成语 ” 过而不改 “

这个成语出自中国的古籍《论语 · 卫灵公》:” 子曰:‘过而不改,是谓过矣。’ ” 意思是 ”
有过错却不去改正,这才是真正的过错 “。

对于 2022
年的韩国来说,梨泰院踩踏事故成为韩国人刻骨铭心之痛。这还不算,今年,韩国总统尹锡悦上任之后,将总统府搬出了富有传统的青瓦台,加之其带着夫人各种外访后,一些新闻媒体传出的各种有关第一夫人在外交场合衣着举止不得体的报道,总给人一种颇为尴尬之感。

在接见从卡塔尔世界杯归来的韩国球员时,尹锡悦秀起了球技

不过,从发展的角度看问题——尹锡悦似乎也发现了媒体在盯着他些什么。在韩国足球队从卡塔尔回到国内后,在欢迎宴会上,尹锡悦称,在他眼里,韩国队就是世界冠军。这样的热捧本届世界杯成绩不尽如人意的韩国队,并在宴会现场大秀球技,尹锡悦似乎也捞到一些民众对之的好感。

不知道这算不算 ” 过而改之 “?

仔细看日韩所公布的年度汉字——

日本称 ” 年度汉字 “,

韩国称 ” 年度汉字成语 “。

两相比照,似乎韩国所公布者,比日本更有学问。

不过,海叔要说,除了中国以外,如今仍将汉字当做官方文字使用的,大约只有新加坡和日本了。新加坡本身使用中文,并采用了汉字作为其官方使用文字,其《简体字总表》与中国的《简化字总表》尽管不完全一样,但总体上能够互认。

新加坡特有的简体字

日本社会虽然使用日语会话,但日文中保留了不少汉字。其中有繁体字,也有一些简化汉字。

至于朝鲜半岛,当代越来越少使用汉字了。在韩国,甚至有人担心,未来的韩国恐怕无人能够读懂本国的古籍了。

这并非杞人忧天之语!毕竟,在古代,在朝鲜训民正音出现以前,书面记录全部是使用汉字的。如今到韩国去旅游,在一些古迹仍能看到汉字,中国人一目了然。可韩国年轻人呢?

要知道,韩国如今颁布的年度汉字成语,其实是由其国内各大高校 935
名教授来评选的,这些人中,有些年长者少时是认认真真地学习过汉语和汉字书法的。但如今,又有多少韩国年轻人会去了解汉字呢?海叔在韩国所见,这样的年轻人确实不多见。

好在,起码韩国方面在公布年度汉字,且是大学教授级别的人士在公布年度汉字。这就传承了朝鲜半岛自古以来的一种风尚——认识汉字,并能通读汉字的,多为文人雅士,多为知识阶层。这就带动了一种社会风尚,以汉字为美。相信,随着包括韩国、日本,当然更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社会经济发展、文明进步,一定有那么一天,汉字得以在这几个东亚国家重新流行起来。

连中国空间站里的各路按键都是中文的时候,未来,相信能读懂甚至会写汉字的外国人将越来越多。曾经国内有不少人似中国读书人那样流畅使用汉字的日本和韩国,汉字文化之兴盛之日,相信会再次到来。